453.第453章 大年初一
  午夜时分,所有的烟花绽放在了天际,这是一年当中天地间人类最美的交响曲,直到这曲凑完,世间才归于安静。
  大年初一,是顾铮和沈暥回娘家的日子。
  这天大家都是在快午饭的时候起的床,沈父沈母早已准备好了早饭,瘦肉粥和一些腌制的小菜给填填肚子,以及红纸包。
  用过早饭,风来牵出马车时看到马车里放了很多的东西,磨糍胖,番薯干,笋干菜,炸过的罗汗豆,还有几好大袋的肉干等等:“这么多东西都是给顾府的吗?”
  走过来的顾铮笑说:“是啊,四妹妹特别爱吃这些,罗汗豆和肉干是给父亲下酒吃的。”
  此时,沈暥和沈父沈母,春红也走了出来。
  春红一咕噜的爬上了马车,过年了,她自然也是要回顾府拜年的。
  “阿铮,替我谢谢你爹娘送的酒。”沈父乐呵的说。
  “知道了公公。”顾铮应着。
  “快走吧,亲家他们该等急了。”沈母见时间已经不早,催促道。
  众人上了马车离去。
  马车内,春红一脸激动的打开了自个的压岁钱红包纸,里面是个小钱袋,一声惊呼:“哇,有十两啊。”这可相当于她大半个月的月银呢。
  “我也有。”风来边驾着马车边说。
  “你们俩个都是小富婆。”顾铮笑道,特别是风来,其母亲给她留下的家产不少啊。
  一路有说有笑的回了顾家。
  顾家的总管早就在门口候着了,看到大姑娘的马车出现后马上进去禀报,因此当顾铮几人下车时,顾家人已经在大门口等着。
  还没等顾铮和沈暥上前行礼,顾瑶就埋怨道:“大姐姐,大姐夫,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都在等你们呢。”
  一翻行礼后,顾铮才笑着说:“起晚了。”见到顾盈怀里的赵临时上前就去抱过来,这孩子也不怕生,流着小哈喇子乐呵着,被赵盈养的白白嫩嫩,可爱的紧。
  “哎哟,好重。”顾铮没想这不满周岁的孩子竟然如此重,意外的喊了声。
  顾盈扑哧一笑道:“大姐姐,这是孩子正常的重量,看来得让大姐夫多给你补补才是。”
  一大家子人都笑起来。
  “正钦,礼部待得怎么样?”沈暥和顾正钦说着话。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咱们大越有如此多的礼章,平常咱们自个在做的礼仪、祭享、贡举其实都是简化了的,真正的这些那是无比的庄严和隆重。”顾正钦一脸感叹的道。
  “这些礼章老百姓要是事事都按着章程来进行,显得劳民伤财。”沈暥道:“所以才简化了。”
  “大姐夫说的是。”
  “亲家带了这么多好东西啊。”顾鸿永的目光落在下人从马车上拿出的罗汉豆和肉干上,这是他最喜欢下酒的菜,他身为伯爵,这些东西哪能没吃过,但沈家人做出来的东西味道格外好吃。
  “父亲,这些是野味肉脯,是公公婆婆从猎手那买来制成的。”去年四妹妹吃过一袋,后来她说被父亲拿走了,这事顾铮也就跟公婆说了一下,他们竟记住了,真是有心。
  “好好。”顾鸿永高兴的很:“来来,都进去吧。”
  卫氏一大早就让婢女们精心准备了午膳,都是子女们爱吃的。
  “母亲,外祖不在吗?”顾铮没见到外祖长平候。
  “你外祖去老部下的家里喝喜酒了。”卫氏让大家都坐下,知道顾铮不会喝酒,贴心的将一壶果酒放到了她的身边:“都快坐下,咱们边喝酒边说话。”
  孙妈妈过来将小赵临抱走了,顺便把春红和风来也叫去外面热闹热闹。
  “过年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跟平常的感觉啊就是不一样,来来,今天,我给儿子和姑爷倒酒。”顾鸿永起身给入了仕途的儿子和沈暥倒满酒。
  “谢父亲。”
  “谢岳父。”
  顾正钦自入了仕途就学会了喝酒,酒量大了不少。
  “大姑爷,你比正钦早入官场几年,以后正钦在官场上还要靠你多多教导啊。”顾鸿永道。
  “正钦自入了礼部后,各位大人对他都是赞誉有加,岳父不必过多的担心。”沈暥打心里就喜欢 这个小舅子,一身正气且温和有礼。
  “那就好,要是正钦能去户部,或是工部,哪怕是其它的部门也好啊。”儿子殿试第二名的成功,结果只是去了礼部,整天跟礼章打交道,顾鸿永这心里总有些遗憾。
  “爹,我才入仕途,您别急。”顾正钦了解父亲的心情。
  “是啊,父亲。”顾铮在旁边道:“二弟弟这年纪在礼部锻炼一下也是好的,总不可能一辈子不换位。”
  “这大过年的,你能别说这些吗?”卫氏瞪了丈夫一眼,“儿子这才去了礼部没几个月,你也太着急了点。”
  “对,对,是我着急了。”顾鸿永哈哈一笑:“来来,吃菜,吃菜。”
  “要是每天像过年一样那就好了。”顾瑶道:“一家子团圆,每天都乐呵乐呵的。”
  “咱们都在越城,”顾盈笑看着四妹妹:“你还想怎么团圆?”
  顾盈俏皮的吐吐小舌。
  自淑妃被赐死,赵元澈被贬之后,顾盈的神情不再是以前的毫无生气,伤痛过后,她一点点的走了出来,将王府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自她来了后,总见她是笑眯眯的模样。
  顾铮心里是松了口气。
  顾鸿永在此时突然道:“对了,阿铮啊,我已经重新派人去找寻你王庶娘了。”
  众人的目光一致都落在了他身上。
  “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顾鸿永奇怪的道,这群人是怎么回事?这眼神都怪怪的。
  顾正钦是觉得父亲终于有点自觉,想起了他还有一个妾室,心里动容,他一直视为王庶娘为家人,想着等有了能力他就可以派人去找王庶娘:“父亲,早该如此了。”
  众人的目光又落在了顾正钦身上。
  顾正钦:“......”有什么不对吗?
  “父亲,你怎么突然想找庶娘?”顾铮奇了,娘‘出事’了这么久,把燕将军的孩子都生了父亲却要去找了?
  “这,你不想找吗?”顾鸿永反问,他这大姑爷以后的前程不可量,虽然知道大女儿也是在意着这个弟弟,但要是能找回王庶娘,这亲情自然更加牢固了。
  做为妻子,卫氏太了解丈夫的相法了,只觉得额头一阵抽疼。这个男人啊,不管做什么事总不在点上。
  “当然想找。”顾铮赶紧低头喝上一口果酒,勉强得被父亲看到脸上的不愿,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顾盈和顾瑶闷头吃菜,两姐妹筷子刚碰上桌子那一盘绿油油的菜时,收回筷子去夹了另一盘。
  沈暥品着酒,脸上挂着淡淡笑容,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那就是了,这回我给了不少的银子,人家肯定会好好找,一定要把人找到为止。”顾鸿永道:“等王庶娘回来了,这才是真正的团圆了嘛。”
  “父亲说的是。”顾铮应和,顾铮和顾瑶也应和着。
  “王庶娘流落在外那么久,夫君啊,”卫氏详装一脸伤感的道:“要是找回来发现她为了生存而嫁了人,你说该怎么办呢?”
  顾铮,顾正钦,顾盈,顾瑶四人的目光瞬间都落在了顾鸿永脸上。
  沈暥看着大家面色各异的表情,嘴角一抽。
  “这,这怎么可能呢?”顾鸿永对王庶娘谈不上在意,不过总归是家人,还生了个女儿,要是她嫁了人,呸,身为男人,他绝不会答应。
  “爹,要是王庶娘真嫁了呢?”顾盈轻声问了句。
  “不可能,她真要在外面敢胡来,名节受损了,那活着还不如......”死了两字当着大女儿的面他说不出来,且大过年的,说死字不吉利:“不管如何,我都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爹,这不是你允许不允许的事,”顾瑶直性子,清脆的声音道:“王庶娘在外面孤苦零丁的,她又长得那么漂亮,要是被别人看中了强娶去做妻子,她也没办法啊。”
  “你这孩子,”顾鸿永铁青了脸,非常后悔讲起王庶娘的事来,他本是为了让大女儿高兴,怎么说着说着就讲歪了,气恼的道:“要真如此,那,那......她活着就行。”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父亲,这可是您说的,要是庶娘真的还活着且嫁了人,您就给她一纸休书吧。”顾铮给父亲夹了块最喜欢吃的酱肉,她本想说和离书,不过王庶娘只是妾,她也应该尊重身边的主母卫氏。
  顾鸿永瞪向大女儿:“哪有亲生女儿这么说自个母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