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第454章 大年初二
  看着父亲气急的模样,顾铮不再说什么,今天提起娘来,又说了这么多,也算是给了父亲一个心里准备,当然了,娘不见得会再回来。
  顾盈开了个话题,一时,气氛又热闹起来。
  下午时分,一家人都在院子里玩,年前的大雪还没有融化,姐妹几人在院子里索性堆起雪人来。
  卫氏拿着烫婆子坐在椅子上看着女儿们玩闹,顾鸿永则和儿子大姑爷之间聊着朝政,时不时的会传来端王爷三个字。
  卫氏眉目之间的轻松被愁绪所取代,看着和姐妹们玩雪玩出了童趣的三女儿顾盈,想到她虽顶着端王妃的头衔,但与寡妇又有何异?就算端王回来了,盈儿和端王之间的感情也无法修复。
  一下午的玩闹,顾铮三人的鞋子都有些打湿,三人干脆脱了鞋露出白嫩的脚来围坐在碳火旁聊天。
  “真气人,连脚都是大姐姐的最好看。”顾瑶看着自个的胖呼呼的小脚,再看大姐姐白嫩细长的脚,三姐姐的脚也好看,就只有她的不好。
  “天生丽质自难弃啊。”顾铮一脸得意的道。
  顾盈捂着嘴笑:“其实这味儿都是一样的。”
  顾铮,顾瑶:“......”
  相互看了眼,三人都嘻笑出声。
  守在门外的秦妈妈和孙妈妈听着里面的欢笑声,老脸也都是欣慰的,走到了一旁的卫氏身边,秦妈妈道:“主母,三姑娘你就别担心了。”
  “是啊,这些日子在王府里,老奴看着三姑娘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着。”孙妈妈也道。
  卫氏在心里叹了口气,明白心里的创伤只能靠盈儿一个人去抚平,她想帮也是有心而无力。
  天色一黑,小赵临开始认生,怎么也不要别人抱,只粘着顾盈一人,还时不时的闹着脾气。因此吃过晚饭,顾盈就先回去了。
  顾鸿永一直和着沈暥在说话,顾铮留的较晚。
  小偏堂内,卫氏看着顾铮的肚子笑问:“阿铮,你这肚子什么时候会有个动静啊?”
  “是啊,大姐姐,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大胖外甥,像临儿那么可爱的。”顾瑶很喜欢小赵临,虽然不是三姐姐的骨血,但却很亲得进去。
  顾铮沉吟了下道:“三年之内,我没法生孩子。”
  “为什么?”卫氏奇道,随即担忧的问:“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
  顾铮摇了摇头,将文房四宝的事说来,赵元澈的事她没必要隐瞒,也不用替他隐瞒。
  卫氏的脸铁青,放在膝上的手被气得手指直颤,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个赵元澈,盈儿毁在了他手里,连阿铮他竟然也想得出如此下三滥的招术来。”
  “母亲,您消消气,事情已经过去了。”顾铮和顾瑶赶紧上前安慰,生怕卫氏像上次那样被气的昏了过去。
  “我们顾家是欠了他什么啊?”卫氏厉声道:“他要这么对我的两个女儿?”
  顾鸿永,顾正钦,沈暥进来时,卫氏的脸色还是不见好。
  “这是怎么了?”顾鸿永奇道:“谁惹你生气了?”
  看着丈夫,卫氏想到自己这些年努力扮演着贤妻的角色,这个男人这些年来一直想着升官有权,结果十多年过去了,连个正经有权的朋友也没交上就来气:“你就是个拎不清的。”
  “我,我怎么拎不清了。”顾鸿永气瞪眼,好好的怎么就说到他头上来了?招谁惹谁了?
  好多事都不能说给这个男人听,要是在外面喝醉了一个口风不紧,不,就算不醉酒,这个男人也不见得能担大事,想到这里,卫氏觉得生气也没什么用,疲惫的道:“你很好,你最好了。”
  顾鸿永:“......”
  顾铮和顾瑶看了这个父亲一眼,也是什么都没说。
  到是顾正钦,似是能明白一些,那芬妾室的事母亲和三妹妹都是瞒着父亲的,在她们心中,父亲的肩膀并不是那么能抵风浪的。
  离开顾家,沈暥与顾铮并没有回沈家,而是回了沈府。这么晚了,他们还是离家比较近。
  素兰绿丫看到春红很高兴,拉着她一起去睡。
  梳洗完,顾铮舒服的躺进了被窝里,道:“母亲说了,我如今身为嫡长女,过年是要见见顾家的亲戚,可能会有些不自在,问我想不想走?”往年走亲戚,她和王庶娘从未参与。
  沈暥也进了被窝,侧着身看着她:“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不想去,母亲说那她就帮我挡着,反正来的没几个是真正跟我们交好的。”说着,顾铮有些莞尔,想到卫氏说到顾家亲戚时那一脸微妙的表情。
  “如今你已经出嫁,也不可能总是过来,亲眷们也能理解,不过见个一次还是要的。”
  “我知道,要是我真不去,肯定会有闲话出来,我便跟母亲说了,初六亲眷们过来时,我们也会回来。”
  沈暥点点头。
  在这个时代,过年是极为热闹的。只要成了亲的都会待客,一家一餐,所以每天都是在各家亲眷里用餐,要是碰上个大家族,过了元宵还能吃个几餐。
  沈家也是如此,几个伯父那儿吃过后就是堂兄们家里。
  沈暥过年休息的日子只有三天,因此只能去了几位伯父家里,堂兄那儿就不去了,沈二伯家今年出了方芸娘的事,因此初三一天,沈家人都在二伯家热闹。
  当顾铮和沈暥到时,看到二伯家的院子是一地的红,三伯母笑着说,这是几位伯父买来冲晦气的,开了红炮,今年肯定就是平顺的一年。
  这种吉利的事,顾铮喜欢。
  “刚刚打出来的热年糕来了。”沈梅儿堂姐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正给孩子们分糖的顾铮,大笑说:“我就纳闷了,门口怎么一个小鬼也没有,以往都会等在门口,原来是阿铮来了。”
  “有热年糕可以吃啊?”顾铮眼晴一亮:“堂姐,有腌萝卜和腌熟地吗?”
  “有,这可是绝配怎么能没有呢。”沈梅儿笑道:“你等着,我给你去拿。”
  就在顾铮将糖给孩子分完时,风来跑了过来,低声道:“夫人,十二皇子今天启程去南境。这会已经要到城门了。”
  “这么快?”顾铮讶道,她以为十二皇子自请去边境历练,怎么说也要过完了元宵,现在就让他去,皇帝也未免太绝情:“四妹妹肯定是要去送的,我去跟相公说一下,咱们也去看看。”
  “不用去了。”沈暥从柴屋里出来刚好听到风来所说的话,看着妻子着急的面色道:“这事我早就知道,昨天已经跟岳父说了要瞒着瑶儿,就算瑶儿知道了也不许她去送。”
  顾铮想一想就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了,皇帝本就不想俩人有所交集,一来他已经借皇后的口说了不同意瑶儿和十二皇子的婚事,瑶儿要是去送就会触怒龙颜,二来对正钦和顾盈怕也会有所不利。
  “不知十二皇子此次去南镜会有何际遇。”顾铮对十二皇子的未来倒是有些期待,但对他和瑶儿的未来反倒忧心。
  “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来来,吃热年糕了。”沈梅儿堂姐的大嗓门响起时,已经拿着腌萝和腌熟地从灶房里出来。
  看着小孩子们一窝蜂上去,顾铮已经没了吃的食欲。
  “大姑娘,吃热年糕啦。”春红将一块热呼呼的年糕放到顾铮手中,又给了她几颗腌萝卜,这才看向沈暥:“大姑爷,你吃吗?”
  “我不吃。”沈暥从小吃这个长大,并不馋。
  “那剩下的我给沈贵堂兄拿去了。”说着一蹦一跳的朝正在柴房砍柴的沈贵走去。
  沈贵原本就不太爱笑,方芸娘的事后就更不会笑了,但在见到春红红扑扑可爱的小脸时,还是给了面子笑了笑:“我不吃,你们吃吧。”
  “你做的都是体力活,容易饿,吃点吧。”春红再次递给他,笑意盈盈。
  沈贵收下了,看着春红那孩子一般高兴的脚步,倒也染了几许的快乐,几口将热年糕吃下又开始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