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既来之,则安之。
  暮春三月,天晴风暖。
  延安府,青螺镇上。
  辰时未过,街上都是熙熙攘攘的行人。
  临街的小贩们叫着,喊着,带着转儿的吆喝着,诱哄着赶早集的人们的注意力,好将自家的物什儿给卖出去,多添一二分收益。
  太阳已经露出脸来了,走动间人们额上已发了层细汗,在阳光下隐隐约约的闪着光。
  武平街口处是一家卖包子的,这家的包子个大皮薄,馅料的味道也调的好,在镇上很受欢迎。
  “客官,您要点什么?”
  店门口站着收钱的老板娘长的很是喜庆,脸庞圆圆,柳眉大眼。
  身体微微发福,头上包了个白布巾,防着发丝掉落,影响食物的干净。
  眼前是一个十来岁左右的小丫头,梳着双丫髻,杏眸明亮,粉面如桃,一袭粉色旧衣,端的是娇嫩可爱。
  “五个肉包,十个荠菜馅的,共二十五文,钱给您!”声音清脆。
  “行咧!包子姑娘您拿好了!”
  老板娘扫了一眼那粉衣丫头的衣裳下摆,衣料颇为难得,想来是那哪家府上的丫鬟出门办事。
  那粉衣丫头,拿着包子出了武平街,拐去了安陆巷,停在了第三个宅子门前。
  敲了几下门,出来一个深蓝色粗布裳的老妇人把她迎了进去。
  一路向里走,宅内古旧,像是很久未有修缮,也没有假山桥榭那些景致。
  家俱只是正常,不华贵也不精致,只是实用而已。
  唯有满宅散布各处的花草生机勃勃,竟冲淡些许陈旧破落。
  一女子细步迎面走来,姿态端庄,脸蛋是水乡女子常见的温婉。
  穿着件暗紫色八成新绣花春衫上衣,花纹细腻秀雅。
  下身是条棕色襦裙,隐约带着银色丝线的光华,显出女子身份的特殊。
  面庞并不老,却打扮的分外古板老气,约莫刻意的缘故。
  “紫墨姑姑。”那粉衣丫头朝着女子见礼。
  “快去罢,莫让小姐等急了。”语调温和,似是这人没有什么脾气。
  “是。”
  粉衣丫头又是一揖,态度十分恭敬,随即起身,快步继续向前走。
  “嘎吱”一声,小院的门被推开了。
  院内春意正盛,缠蔓的植物竞相攀爬着院墙向外伸,似想是要出墙窥探行人一般。
  院墙脚下种着一簇簇的花,木兰,海棠,迎春,梨花,芍药,含笑,各样的都有,虽不甚名贵,却春意浓厚,院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花香,沁人心脾。
  又见墙角旁放了一把躺椅,旁有一架小桌子,放着壶茶并几碟点心。
  椅子中有一人慵慵懒懒的,春阳温煦,似把她照化了一般,照成了一瘫春水。
  脸颊艳若桃腮,肤白柔嫩光滑。
  气色极好,却并不十分美貌,只担得起一句清秀佳人。
  但配着鹅黄色的春衫,那般慵懒的情态,似形中含情,宛若一抹灿烂的春阳,令人眼前一亮。
  李玉情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娇娇俏俏打了个呵欠。
  舒展着身体从躺椅上起了身,问向来人“买回来了?”
  “小姐,买回来了。”
  那粉衣丫头杏儿,步调轻松的走了过来,把包子递了过去。
  带着点喜悦与骄傲,十分熟捻的说道
  “还好我聪明,早早的就去了,要是小早那个呆头鹅去,你现在还吃不上包子喱!”
  “小姐不知道那包子店人可多了,队都排到街上一两里去了!!”
  说着做着怪样子,夸张的瞪大眼睛,好叫人知道她说的是亲眼所见。
  “噗嗤”李玉情被逗笑了,这丫头古灵精怪,从她三个月前穿到这具身体里就已经深有体会了。
  “哪有这么夸张,就会做怪样子。”
  李玉情戳了杏儿鼓鼓的脸颊,嗯,软软的好舒服,再戳几下。
  “小姐!你怎么又戏弄我,脸都要被你戳坏了!”说着闪着身体,躲了过去。
  心想小姐自从三个月前生了场重病好了后就越来越不正经了,紫墨姑姑说这是好事。
  小姐先天未有不足,后天照顾有杨嬷嬷,紫墨姑姑这些贴心仔细的人,虽没有在富贵荣华的李宅长大,但也是娇养着的姑娘。
  可小姐早慧,思虑过多,又郁结于心,因而这些年总是病气缠身,久久不好。
  身体也每况愈下,以至于三个月前生了重病,请来的大夫们都说这病药石无医,其症在心。
  那些天紫墨姑姑和杨嬷嬷都是垂着泪红着眼,衣不解带的伺候着小姐。
  其他丫鬟们也求神拜佛,希望给小姐积福。
  许是心诚则灵,小姐挺了过来,之后身体越来越好了。
  紫墨姑姑说小姐是从鬼门走了一趟,黄泉奈何见过了,知道生的不易,想通了,整个人也灵透了。
  这场病对于小姐来说是大福,小姐是有大福气的人,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杏儿不太明白这些话,只知道小姐身体好了,越来越漂亮了。
  不,也不是便变漂亮了。
  小姐的五官没变,但身上多了些道不明的感觉。
  “发什么呆呢?被我迷住了?”
  李玉情调笑道,来这里几个月了,已经越来越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没有!没有!”杏儿摇着头,心里又是羞又是懊恼,小姐也太坏了!自己怎么发起了呆呢!
  “我吃饱了,这些你去和小早一起分了,小早不是最喜欢这家的包子了。”
  李玉情吃了两个肉包,三个荠菜的,这个身体十一岁了,正长身体,每顿都挺能吃。
  “嗯,好!”杏儿拿着包子,抿着笑。
  “小姐,我们吃了就来陪你!”快出院门时,杏儿回过头叫道。
  李玉情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接着躺回椅子上,继续晒太阳。
  李玉情垂眸,长长的睫毛在如玉的脸颊上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想着这几个月的发生的事。
  三个月前的那一天,自己从超市回家,小区停了电。
  家在十七楼,好不容易爬到十六楼时,突然心脏一疼,身体失去了控制,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接着是无尽的痛,最后没了意识,睁眼就到了这里。
  自己在现代也叫李玉情,一样的名字,不知道是否和来到这个世界有关系。
  还有爸爸,不知道伤不伤心,在那个世界上最牵挂的人就是他了,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没了我,他该怎么办?
  眼泪顺着脸颊滴落,李玉情看着自己的手发懵。
  这些天,脑海里多了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她知道这是身体原主的,身体已经和自己的意识融为一体了。
  这代表她再也回不去了,她就成了这个世界的李玉情了。
  “我该怎么办?”
  脑海里现代记忆像走马观花一般浮来游去,温情的,快乐的,难过的,兴奋的……
  越想越是痛苦,越是痛苦越难取舍。
  李玉情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几只鸟飞过屋檐,叽叽喳喳的结伴而去。
  云彩洁白轻柔,蓝天在春日暖阳之中显得澄透温暖。
  周围的花下香萦绕鼻尖,好像整个世界都被温暖甜蜜包围着。
  何必呢?
  李玉情问自己。
  何必如此纠结呢?
  这个世界何处尝不是予我的馈赠呢?现代的我已经死了,难道我愿意回去做一抹幽魂?
  这个世界这么美好,值得好好去生活。
  “既来之,则安之。”她喃喃道。
  浅淡又坚定,散入了春风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