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清明至,青螺肥。
  天将大亮,雨丝细密。
  小镇仿佛被加了层面纱,空气带着沁心的泥土芳香,显的柔和又清爽。
  温度不凉不热,恰恰能使皮肤每丝毛孔感到舒爽慰贴。
  这样的天,最适合困觉了。
  “姐儿,姐儿,该起身了。”
  一面盘圆润,容色平平的中年妇人,在李玉情耳畔温声叫道。她着一件半旧湖碧色洒花绸罗绉裙,头发挽起,梳的简单大方。
  来人是李玉情的奶娘杨嬷嬷,自小照顾她,情分不一般。
  只见她双手灵巧轻柔的将绣着猫戏海棠的粉杏色床幔拉开挂好,再慈爱的看着床上的姑娘。
  李玉情动了动,仍闭着眼睛,不肯醒来。
  她才不想起呢!今天肯定是下雨了,正适合来睡觉呢!
  在没穿过来之前,每到雨天没有课的时候,她都会美美的睡个一天。雨天时干湿合宜的空气,微微携带着花叶泥土清香的味道。和着缠缠绵绵的雨声,配着柔软的大床,有谁能拒绝呢?
  “不要,嬷嬷,让我再睡一刻钟!”李玉情向着奶娘撒娇,随即用被子蒙住了头,转过身继续睡。
  “姐儿近的来可真是爱上赖床了!”语气颇为嗔怪,不过眼里却是宠溺慈爱。
  姐儿如今这个样子,才是鲜活灵透,有些人气了。那场病,果真是姐儿的大福!
  杨嬷嬷自顾感慨着。
  两个穿着藕荷色长裙,茜色印花马甲的丫鬟推门而入,皆豆蔻年华,是李玉情的两位贴身丫头。
  身材纤细,似柳枝窕窕,鹅蛋脸,眉目清秀的是碧荷,最是开朗爱笑。
  另一个子不高,微胖,挺鼻丰唇,眼尾上挑,自带一股风流意味的叫绿桔。平日里老实忠诚,倒和那副妖娆妩媚的长像不符。
  二人进来后,轻手轻脚的将洗漱用的牙盐,热水,手巾等归置好。
  “小姐还要等会儿再起吗?”碧荷走到杨嬷嬷旁,细声问。
  说罢捂着嘴笑“小姐一下雨就赖床,这春雨滋润无声,房内的窗夜间也是闭上的。”
  “小姐看不到外面,也听不到雨声,可是只要下雨,小姐必定赖着不起。”
  “小姐是怎么知道下了雨?莫不是小姐像神仙一般掐指会算!”语气是满满的惊叹。
  杨嬷嬷正在插花,用的是海外来的一种琉璃瓶。花是两朵白海棠,几朵粉月季,再并些黄色小野菊。
  今晨下了雨,花沾了些春雨,显得格外鲜嫩多汁。
  “就会取笑你家小姐,给小姐做的帕子绣好了没?这些日子小姐惯坏了你们这群小蹄子了,都会背后编排主子了!”杨嬷嬷语带笑意训着碧荷。
  绿桔抿起嘴,也笑得眉眼弯弯。
  片刻后。
  “嬷嬷,我起来了。”李玉情起身坐着,随手将头发撩到背后。
  这头发也太长了,很是厚重累赘。她本想剪短一些的,杨嬷嬷和紫墨都拦着不放,说是闺阁小姐们都是这样的。
  由着绿桔碧荷服侍着洗漱完,李玉情挑了件月牙白色的棉布裙,棉布柔软,也没有花纹。
  杨嬷嬷阻拦了半天又是说这衣服太素淡,说这材质粗糙不合身份的。李玉情还是坚持穿了,在家当然要穿睡衣了,只有这件看起来舒适又简洁,宜居家。
  早餐是一蛊鸡肉青菜粥,几个小南瓜馅饼,几碟爽口小菜。
  食过后,在廊下走了几圈当做锻炼,平日未下雨时都是在院子踢踢用鸡毛做的毽子,做套瑜伽,再逛逛宅子。
  原主的身体很差,如今运动几个月,已初有成效了。
  有人服侍,行动自由,李玉情只觉得这生活很是惬意慵懒,要是再来只猫撸撸就更健康快乐了!
  算着日子,原来快到清明了,怪不得近来老下雨。
  春雨吹,青螺肥。
  她所居的青螺镇,河边溪里有种当地特有的螺。壳青亮,个头大,人们将它起名青螺。
  然而青螺镇最有名的却是镇中养的鸡鸭等禽类,用富含多种营养的青螺投喂,因而养的肉嫩味鲜,常被运往各地销卖。
  当地人不食青螺,认为螺肉带有一股土腥味,很是难吃。
  而用青螺镇命名,则是当年的县令认为用禽畜名很是不雅。青螺嘛,好歹有个“青”字沾点风雅,青螺两字一连,还颇有些野趣!于是这镇名就这样流传了下来。
  其实螺并不难吃,只是这里的人不会处理。
  李玉情不禁想起了从前吃过的爆炒田螺,辛辣的香气扑鼻直入,刺激的人味蕾顿开。
  咸香劲道的螺肉微微弹牙,螺肉的味道,有着海鲜一样的鲜嫩,略捎一点腥,宛若带着记忆,恰到好处的让人想起静水深流,螺半掩在泥土中,任水流冲在壳上的画面。
  一颗一颗嘬着,先吸出里面的汤汁,再吃螺肉,你会觉得最大的满足莫过于此,简直不想停下。
  如此一想,唾液已溢满口腔,不得不吞咽一声,心动不如行动。
  李玉情当即叫了外院跑腿的周全来,命他去渔民手中购几斤青螺回来。
  周全约莫十一二岁,半大的少年,是杨嬷嬷在灾荒年间从人贩子手上买来的,现在正做一些采办跑腿的活。
  田螺的做法,可有多种。
  可以敲掉壳,取其头,不要见水,同沙糖浓拌,腌上一顿饭的功夫。再洗净,成批用葱,花椒,酒腌一会,再用清鸡原汁氽熟食用。也可用盐拌小茴香浸上三五天后,蘸清醋吃。
  李玉情觉得最好吃的是爆炒田螺,用辣椒,花椒,胡椒,八角,并葱姜蒜一起大火爆炒,中间加入些许料酒。
  点睛之笔就是最后出锅前加入紫苏叶小炒一会,这样炒出来的田螺不仅没有土腥味,而且带有一种特别的清香,绝妙之极!
  对照历史,这里不是中国古代的任何一个朝代,却有很多和古代相似的地方,但更加丰富多元,更具包容性。
  像调味品,已经十分丰富了,油盐酱醋,孜然,胡椒,花椒,辣椒等也早早的入了百姓的饭堂上。土豆,西红柿已在这片土地上有了多年的历史了,只不过换了个名称。
  等到青螺买了回来,李玉情将其放入水中一昼夜,让它去泥吐沙,腹内干净,尝起来便没有杂质。
  美食是值得等待的,第二天早上,李玉情和碧荷绿桔她们一起,用钳子把青螺尖尖的尾部剪掉一截。
  这样既除掉了肉质不太好的螺蛳尾部,又让它变的更加好嘬。
  中午的时候李玉情下厨了,近些日子她经常自己捣鼓一些吃食,周围人已经习以为常了。
  按照杨嬷嬷和紫墨姑姑的想法,这是好事儿,小姐厨艺好说亲时也有可夸奖的地方不是么?
  不过今天,大家的表情有些复杂,小姐要挑战镇里最难吃的青螺,要不要捧场?不捧场打击了小姐学厨的自信该如何是好?
  杏儿瞅着正在做青螺的李玉情,小脸都纠结成一个包子了。
  直到阵阵扑鼻的香气传来,大家一齐咽了口唾沫。李玉情不得不感慨这大中华美食的魅力啊!
  端上桌后,碧荷闻了闻,小心翼翼的试吃了一个,这一吃,便道“小姐,这也太好吃了,这是什么神仙美食啊!”
  李玉情内心暗笑,碧荷这丫头喜欢看神仙之类的话本,这话说的颇有现代网红语的风格了。
  最令她惊讶的,紫墨姑姑竟也喜爱上了这道炒青螺。
  还和杏儿碧荷这俩馋丫头抢最后几个青螺,要知道紫墨姑姑平日可是最端庄,最优雅的一个人啊!
  饭后,紫墨姑姑还婉转的说道“姐儿,这青螺价贱,平日里多食,可节省不少开支,叫周全去多买些罢?”
  李玉情内心早就笑翻了,偏要装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姑姑说的对,叫周全多买些。”
  背过身去,却笑的花枝乱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