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议画样,说民风。
  李玉情将样稿拿给众人一一看去,一摞是原初的,一摞是改动过的。
  “你们看哪边的好些?”
  绿桔拿着一张小老鼠上烛台的画稿左看右看,不舍得放开。“小姐,这个好看,我太喜欢这个了,明天就把这个花样绣在荷包上。”
  碧荷抱着一张不撒手。
  杨嬷嬷也凑了个热闹,指着绘着小猪拱白菜的图,眼睛弯起
  “平日里觉得这畜生颇为肮脏,今天看姐儿这样画出来,竟很是讨喜,让人从心底里喜欢,这就是小姐说的那个什么来着?”
  “可爱!”紫墨接道,手里挑了几张。
  要说最喜欢这些的,莫过于杏儿和小早两个小丫头了。看这个喜欢,看那个也喜欢,每看一张,嘴里还惊叹个不停。
  外院跑腿的半大小子周全,也被杏儿拉过来鉴赏。
  他对着一幅有着彩色鱼尾,系着红色喜庆肚兜,睁着大眼睛的人鱼小崽子,红透了脸,落荒而逃。
  李玉情偷笑,该是被萌到了,第一次接触这么可爱的生物,即使是男孩子也毫无招架之力啊。
  百来张画都看完后,大家都认为原初的更可爱。可爱还是杨嬷嬷说出来的,特意说了好几遍,来表达她学会新词的自豪,雷的李玉情脸上有些崩不住。
  那些李玉情特地添改,加了本朝的元素,让这里的百姓更容易接受的,大家反而觉得没有那么惊喜,过于普通了。
  李玉情心里默默吐槽,这朝代的人们接受能力可真强,还惯会寻刺激,想来是国家安稳太平久了,娱乐有些跟不上。
  像是这青螺镇上,虽是小小的一个镇,书肆录着各地新奇见闻的小册子却卖的极为火热。
  人们无聊想要八卦的心,从最新的报册一到,百姓疯抢的行为中可见一般。
  话本也非常受欢迎,各类的题材都有百姓喜欢。写手文采稍好,话本更是被卖的脱销,书肆门槛都要被狂热的书迷们磨平。
  一些富户和达官贵人们甚至会打赏写手,催促连载新章,更有甚者还会邀写手来家中宴饮,一齐交流话本中的人物。
  翟朝的百姓,大多都是识字的。本朝注重教化,朝廷在各地都设有识字堂,专教普通百姓识字通文,还普及一些简单的律法。
  入堂的费用不高,孩子七八岁时送去,三年就可结业。出来就能看账记账,会读会写,签文书合约也不会被人诓骗。对于百姓来说,这极为合算,就是那些家境不好的人家,也愿意送孩子去。
  况且送去还有两个好处。堂内设有补贴,若成绩优异,就可得到。如果学生习文十分有天赋,堂主会推荐他到学府,那里的学员才是有资格参加科考的。
  可以说,识字堂是平民百姓想要跃入贵族阶层的纽带,不是唯一的,确是最有希望的。
  ----
  杨嬷嬷把画稿收了起来,谁也不准碰,一个人轻手轻脚的,用了块贵重的红绒镶金丝布料包着。
  在她看来,这已经不是一堆纸了,而是闪光的银子。
  李玉情…
  晚食后,李玉情和碧荷绿桔在院里闲聊。
  已是傍晚,现在白天越来越长,天色到现在只微微暗。
  白天的喧闹淡了下来,在晚风的吹拂下,静谧又柔和。
  李玉情不时从身畔的桌上捻几个草莓,看着天边壮丽的火烧云,有些喟叹,没了工业污染,这里随意一个景象都是一幅画,那些画师摄影师穿到这里,岂不会是尖叫到失音?
  这样想着,脸上便带了笑,惹得正在看话本的碧荷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没事儿,莫看我,看你的神仙话本去。”
  碧荷最喜欢神仙类的话本,常常谁在某方面厉害了一点,她就会冒出这可真是神仙一样!或者是神仙都没你厉害吧!引得众人发笑。
  绿桔在绣她的被罩。
  如今入了夏有些日子了,天气热了些,厚棉被晒洗过后早早收进了箱笼,换上了轻薄的丝被。
  她嫌之前的被罩不好看,要换了绣上自己画的花样。她画的是一只呆萌的在海面上喷水的鲸鱼,颜色浅淡,看起来很清爽,最适宜夏日了。
  绿桔看了也很喜欢,说准备帮小姐绣完后,自己也绣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