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小姐心情不好,再逛下去没有什么意思,她们丫鬟也没了逛街的心情,还不如早早的回去,免得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
  李玉情在自己的领地里面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但一出了门,从头到脚都搭配的妥妥当当,细致极了。小姐是在外是爱美的,肯定不想被晒黑。
  果然,李玉情从袖子里掏出来成个丝帕,放在脸色仰头看了看天上高挂着的秋阳。
  的确很炽热,亮的人晃眼。
  “走罢,回府去。”
  几人从春芽院的角门回去了,自从这里的角门修好后,春芽院的人出门办事都从这出去了。
  守门的杨二见了李玉情一行回来了,连把角门的铁木门栓打开后,赶脚跑过去迎接小姐,见了碧荷几人手上空空,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有些哈着腰怯怯的问了一句
  “小姐今日怎么这样早就回来了?”
  往如小姐出去玩,定是一大早就出去,傍晚近入夜了才提着大包小包恋恋不舍的回来,如今这样面色不愉快,也没买什么东西回来,还是头一回见。
  李玉情摆摆手,示意自己很疲惫,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进了客厅,腿脚一蜷,就窝在了柔软非常的沙发上。
  雯香听见响声,喵了几声,从卧室里挺着腰竖着尾巴哒哒的跑了出来,见了沙发上的李玉情,敏捷的动着自己肥胖的身子跳了上去,挨着李玉情躺下了,半眯着眼打着呼噜,很舒适的模样。
  李玉情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抚摸着雯香光滑柔亮的皮毛,雯香的呼噜声立马扬了起来,脑袋趁了趁李玉情的手。
  李玉情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像喵这种充满灵性的生物,果然是治愈的,撸一撸就能让人心情好起来。
  没一会儿,杨嬷嬷就过来了,碧荷几个菜回来就立马找着杨嬷嬷把李玉情今日的异况给说了
  杨嬷嬷听了半响没说话,把手里剥着的核桃,仔仔细细的剥出一个完整的核桃肉来,拍了拍手上沾着的碎屑,才问道“是怎么回事?”
  绿桔把她知道的情况说了一下,杨嬷嬷眉峰一挑,有些威严的说“下回这样的事就别跟我说了,如今也回了京都,你们跟在姐儿身边也这样久了,该教的我都教了,剩下的就由你们自己历练了,你们要学着自己拿主意。我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有多少年能走,就算还能会活个一二十年,但人老了,眼睛花了,耳朵不好使了,思维也会乱了,到时候能拿出个什么好主意呢?”
  杨嬷嬷挥了挥手,“你们自己判断吧!以后这样的事少找些我,自己多想想,多看看,兰若静你们退下吧!”
  碧荷几个顺从的应了声是,就赶忙走了,离开了杨嬷嬷的视线后,几个丫鬟面面相觑,彼此大眼瞪小眼。
  绿桔作为这几个大丫鬟里面的领头人,还是先说了话:“杨嬷嬷说的也没有错,日后总是我们跟着小姐身边的日子为多的,杨嬷嬷年纪大了,再想做些事情也是力不从心,这些事情的重担早晚会压在我们身上的,如今我们就先练着手,自己多看多想,事情实在拿不了主意再去跟杨嬷嬷求教。
  我们也是太过依赖杨嬷嬷了,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想着去问的就是杨嬷嬷。”
  碧荷她们几个纷纷点着头,嘴里应道明白了,随即四处散了去找些端倪。
  杨嬷嬷虽然说不管这些事了,但都听到了,自然有些不放,心,仍操着心去了李玉情那边。
  厢房的客厅对着的是一面琉璃墙,
  “这怎么说?看着都不算差,这府里也就是春芽院的那个比不上了。春芽院的那个,在青螺镇住着,也不知怎么教成这副样子的,手段容貌不凡,你的两个女儿要叮嘱一下别跟她作对,我…也不太看的出这丫头的深浅!”
  小周氏把茶盏给放了下来,在桌案上发出脆冷一声,“是不如!我都是一样教的,这两个女儿就是不像我,她们正赶上好时机,却是道行修炼不到家,尊享殊荣,怕是难的很!只期盼能脑瓜子灵活些,能网个不错的!”
  如今皇家的几个皇子都年纪不算小了,皇储还未立,这几个皇子是都有登顶的可能的,这时候女孩子去跟着一块上学,勾住一个,便是今后的路都亮敞了。
  翟朝的皇子都不会差,能力都是从小被当代的皇帝培养的,除了被立为皇储、将来要称皇的皇子,其余的皇子被封了王爷,也能掌实权。
  成为哪个皇子的皇子妃,都是不会错的投资。
  这四五年进紫灏学府的女孩子运气都很好,正赶上了好时候,要是哪个机灵些,出众些,有手段,能谁便笼络住哪一位,就是这去上学的最好收获。
  科考什么都不重要了,这是一步登天的捷径,比其余的都更要紧。
  到时候就算不能正得皇子正妃的位置,但这情有了,以后进府或是进宫的日子都不会差。
  内院呀,特别是皇家的内院,身份做不了什么的,重要的事是男人的心,偏向谁了,那谁就是后院的主子了。
  周氏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半响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了,把小周氏带去了厢房,脸色难看道“这两个女孩子也算出色,但比起春芽院的那位来,却真是不如的!”
  亲手展了开来,拿出个布料绵软,做的精细的暖手抱筒,颜色鲜艳,上面用珍稀的雪狐狸毛做了个兔耳朵,很娇俏漂亮。
  小周氏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母亲,这是我给您做的,这些年我都不在你身边尽孝,实在是觉得有些羞愧,我小时常被你说女红不好,这些年我嫁去北方黄族,有时时常梦见儿时的回忆,尤其梦见母亲,我又为宗妇,时常忙碌,多年不得归京都一趟,想念母亲时没什么好做的,就拿着针缝缝补补,想着再见时能给您几件亲手做的衣物用具,您用时想起我,这样我们母女之间的联系就在这物之上了。”
  等着殷俊寒暄完了之后,两人才往新木斋去。还远远未到时,就见着新木斋的队排到了几里路开外。
  殷玄朔瞧着密密麻麻的人,面色有些不好看。
  索性是秋高气爽的时节,殷玄朔站在队里就像自带了华光一般,所在的地方天地都眷宠着,光线都明亮了几瞬,周围的百姓或是排队的贵族们也是安安分分的,京都有谁不知道这位好看的不似凡人的七皇子殿下。
  这可是翟朝的第一美男啊!书铺的新闻小册子里面他的脸都传遍全翟朝了!
  但是众人惊叹归惊叹,去却不敢造次,谁都知道这位殿下不好惹,才九岁就将给他开药的医师给吓的尿了裤子,骑射和刀剑在学府里可是数一数二,为人又桀骜不驯,恼了他怕是要不小心被…
  殷玄朔安详的站在队伍里面,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冷了下来。
  小姐心情不好,再逛下去没有什么意思,她们丫鬟也没了逛街的心情,还不如早早的回去,免得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
  李玉情在自己的领地里面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但一出了门,从头到脚都搭配的妥妥当当,细致极了。小姐是在外是爱美的,肯定不想被晒黑。
  果然,李玉情从袖子里掏出来成个丝帕,放在脸色仰头看了看天上高挂着的秋阳。
  的确很炽热,亮的人晃眼。
  “走罢,回府去。”
  几人从春芽院的角门回去了,自从这里的角门修好后,春芽院的人出门办事都从这出去了。
  守门的杨二见了李玉情一行回来了,连把角门的铁木门栓打开后,赶脚跑过去迎接小姐,见了碧荷几人手上空空,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有些哈着腰怯怯的问了一句
  “小姐今日怎么这样早就回来了?”
  往如小姐出去玩,定是一大早就出去,傍晚近入夜了才提着大包小包恋恋不舍的回来,如今这样面色不愉快,也没买什么东西回来,还是头一回见。
  李玉情摆摆手,示意自己很疲惫,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进了客厅,腿脚一蜷,就窝在了柔软非常的沙发上。
  雯香听见响声,喵了几声,从卧室里挺着腰竖着尾巴哒哒的跑了出来,见了沙发上的李玉情,敏捷的动着自己肥胖的身子跳了上去,挨着李玉情躺下了,半眯着眼打着呼噜,很舒适的模样。
  李玉情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抚摸着雯香光滑柔亮的皮毛,雯香的呼噜声立马扬了起来,脑袋趁了趁李玉情的手。
  李玉情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像喵这种充满灵性的生物,果然是治愈的,撸一撸就能让人心情好起来。
  没一会儿,杨嬷嬷就过来了,碧荷几个菜回来就立马找着杨嬷嬷把李玉情今日的异况给说了
  杨嬷嬷听了半响没说话,把手里剥着的核桃,仔仔细细的剥出一个完整的核桃肉来,拍了拍手上沾着的碎屑,才问道“是怎么回事?”
  绿桔把她知道的情况说了一下,杨嬷嬷眉峰一挑,有些威严的说“下回这样的事就别跟我说了,如今也回了京都,你们跟在姐儿身边也这样久了,该教的我都教了,剩下的就由你们自己历练了,你们要学着自己拿主意。我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有多少年能走,就算还能会活个一二十年,但人老了,眼睛花了,耳朵不好使了,思维也会乱了,到时候能拿出个什么好主意呢?”
  杨嬷嬷挥了挥手,“你们自己判断吧!以后这样的事少找些我,自己多想想,多看看,兰若静你们退下吧!”
  碧荷几个顺从的应了声是,就赶忙走了,离开了杨嬷嬷的视线后,几个丫鬟面面相觑,彼此大眼瞪小眼。
  绿桔作为这几个大丫鬟里面的领头人,还是先说了话:“杨嬷嬷说的也没有错,日后总是我们跟着小姐身边的日子为多的,杨嬷嬷年纪大了,再想做些事情也是力不从心,这些事情的重担早晚会压在我们身上的,如今我们就先练着手,自己多看多想,事情实在拿不了主意再去跟杨嬷嬷求教。
  我们也是太过依赖杨嬷嬷了,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想着去问的就是杨嬷嬷。”
  碧荷她们几个纷纷点着头,嘴里应道明白了,随即四处散了去找些端倪。
  杨嬷嬷虽然说不管这些事了,但都听到了,自然有些不放,心,仍操着心去了李玉情那边。
  厢房的客厅对着的是一面琉璃墙,
  “这怎么说?看着都不算差,这府里也就是春芽院的那个比不上了。春芽院的那个,在青螺镇住着,也不知怎么教成这副样子的,手段容貌不凡,你的两个女儿要叮嘱一下别跟她作对,我…也不太看的出这丫头的深浅!”
  小周氏把茶盏给放了下来,在桌案上发出脆冷一声,“是不如!我都是一样教的,这两个女儿就是不像我,她们正赶上好时机,却是道行修炼不到家,尊享殊荣,怕是难的很!只期盼能脑瓜子灵活些,能网个不错的!”
  如今皇家的几个皇子都年纪不算小了,皇储还未立,这几个皇子是都有登顶的可能的,这时候女孩子去跟着一块上学,勾住一个,便是今后的路都亮敞了。
  翟朝的皇子都不会差,能力都是从小被当代的皇帝培养的,除了被立为皇储、将来要称皇的皇子,其余的皇子被封了王爷,也能掌实权。
  成为哪个皇子的皇子妃,都是不会错的投资。
  这四五年进紫灏学府的女孩子运气都很好,正赶上了好时候,要是哪个机灵些,出众些,有手段,能谁便笼络住哪一位,就是这去上学的最好收获。
  科考什么都不重要了,这是一步登天的捷径,比其余的都更要紧。
  到时候就算不能正得皇子正妃的位置,但这情有了,以后进府或是进宫的日子都不会差。
  内院呀,特别是皇家的内院,身份做不了什么的,重要的事是男人的心,偏向谁了,那谁就是后院的主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