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李玉情一行从李府的正门回府,守门的小童很高兴的把门打开迎了进去,碧荷和粉樱一人给一个小童塞了几块小鱼模样的碎银子和一包点心。
  两个小童笑的牙不不见眼,态度更殷勤了,嘴里还热情的说“七姑娘,这边走,几位姐姐也小心着些。”
  小童直把李玉情送到了二门口,才折返回去,两人高兴的看了看油纸包里面的点心,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块就又仔仔细细的包上了,大点的小童轻快道
  “这可是新木斋的点心,早就听说过它们家的很好吃了,如今一吃可真是人间美味,我老子娘还没吃过呢!我带回去让他们也吃一回!”
  小些的嘴里塞点鼓鼓的,跟着不住的点头,两人又发出感慨“七姑娘平易近人,手里有钱又大方,真希望她每日都出来一回!”
  “想什么呢!这好处也就这几日了!我特意去打听过这几天春芽院装修,院子里还会加个角门,到时候就要从那边出门了!春芽院是偏僻,但春芽院出去转个角就是京都最繁华的大街了,七姑娘出门自然是从自己院子里出去方便!”
  “啊!这样子啊,真是,唉!我都想去给春芽院当差了!”
  “想想吧!我们门童过几年才会换人,等着我们大些到许是有些机会,只不过那时春芽院的人还会少吗,我们估计很难进去了。珍惜珍惜现在的好处。”
  两个门童坐在门边的石槛上望了望天,想着怎么样才能多在春芽院的主子面前露露脸,说不准眼熟了他们,到时候也能有个机会。
  他们虽然还小,但自小在府里长大,办事也有几年了,心智自然是比一般的小孩要成熟许多,晓得跟着什么样的主人最好。
  李玉情这个体贴下人,身份贵重的七姑娘自然是他们想要跟的人。
  *
  果湘王家的大公子殷俊今日跟着七皇子一块出来游玩。
  二人一大早就去城外的林场跑马,跑了一身热汗出来,殷俊洗了个澡出来,脸上有些红,从小厮哪里拿了个镜子和眉黛,开始描画起了眉毛。
  七皇子只是在一边颇有兴趣的看着殷俊的一举一动。殷俊对盯在自己面上的热切目光有些无语,要不是眼前的这人是个脸盲,再怎么看也不会看出个什么花样出来。不然凭着这样热切的目光,他都会以为七皇子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小周氏打住了情怀,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就道“父亲要见我们,我们就去了!”
  周氏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路上黄如筱和黄如宴欲言又止,三番两次的要说些什么话,时不时的瞧小周氏的脸色。
  小周氏板了脸下来,这两姐妹定是有什么事要求她。
  小周氏教子女严厉,黄如筱和黄如宴两姐妹是打小就有些怕周氏的,虽然怕,但母女之间相处的也算祥和,小周氏会时不时的给两位女孩子处理事情的,厌烦这些,却也很尽母亲的责任,正应如此,两姐妹有问题多会征求小周氏的意见。
  小周氏随意看了眼路边的景色,这府里这些年大致都没变,甚至假山亭谢还是原来的一批。
  皱了眼眉,语气有些不耐,对着女儿们道“说吧!你们又有什么是,别吞吞吐吐的,我这会子可没心思去猜!”
  黄如宴和黄如筱听了这话憨傻一笑“就知道母亲最好了,会愿意听我们两个的事!”
  黄如筱有些神叨叨的睁大眼睛,濡慕的看着小周氏道“母亲,您觉得今日的早食怎么样!”
  这样一说,小周氏立马明白了女孩子们是不喜欢这府里的厨子,嫌做出来的饭食不好吃。
  小周氏出们时府里的饭食还是名厨做的,这会回来了就换了了人,想来是孟太姨娘这些年掌家为了捞取钱财,赶走了原先的好厨子。
  想到这里,小周氏面上就十分不悦了起来。端庄秀美的眉拧了拧,拧成了一个有些严厉威严的弧度来。
  孟太姨娘真是越来越吃相难看了!这厨子就是一个府里宴会的脸面,做的好不好,来的客人一吃就知,这个样子,只会白白给京都圈添些笑料来。
  如筱,你们两个就区和你们的七表妹商量一起住在春芽院的事,你们都不小了,也有自己的主见,这事就你们自己去跟你们七表妹商量!”
  黄氏两姐妹应了声是就向李言福了个退礼出去了。
  等着黄氏兄妹们就走光了,李言才开怀道“渺渺,你教了几个好孩子呐!我的孙女孙儿们都优秀的紧,特别是清皎,我一看就喜欢,学识也考教了一二,回答的也极为出色,照我看了来,清皎这孩子在这一辈的孩子里面是数一数二的!”
  李言身为内阁次辅,也是靠科举成名的,自身又有家学渊源,所以学问这一道上还是破位在行的,这夸人的话自然是含金量很高。
  小周氏双眸发亮,明显是很高兴李言说这句话,“父亲也别这样夸清皎这孩子!说过了,他就要以为自己真是多厉害,不自谦了…”
  李言连连摆手,示意女儿想多了“唉唉!你这话就说的不对,我当着你这个做母亲的人面上自然是会夸夸的,可对着清皎却不会这样说,我会说比起前面名垂青史的人,你还是不够的,要多加努力!渺渺你也不要担心清皎的学业,我平日休息时就会来指导他一二的!”
  “那真是太好了!父亲!”小周氏小的眉眼温润,像个小女孩似的亲密的挽住李言的手,道“我这些年没法孝顺您,只好在这些俗物上补偿一二了,我这回来了,给您带来我这些年特意给您收罗的明前雨后的春螺茶,足有四五斤了,够您喝一段时间的了。还给您带了烟熏的星罗草,我是知道您雨天腿就会饮影约约的痛的,这草熏腿的效果最好。…”
  小周氏又零零碎碎的说了许多自己带给李言的东西,不得不说小周氏很会做人,这样的来了一出,将父女过年来有些生疏的感情给拉近了。
  李言就很受用,道“辛苦你了!你的心意我领了,凭着这些我就晓得你是个孝顺的,这份孝心着实难得,你过几日就放心回北方去吧,你的几个孩子我会替你照料好的,尤其是清皎,我会为你仔细培养他!”
  李言也自是有自己的考虑的,黄清皎为北方黄氏大族的嫡宗嫡长孙,又是这样优秀,这黄家以后的掌权人就说不准是他的,自然是在他羽翼未丰之时示好最妙。
  黄氏大族在北方就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又占有金矿,在朝廷很有话语权。这样的大族后人自然是要好好结交的了。
  黄如筱和黄如宴见了祖父后,就往春芽院去了。
  一路上两个人叽叽喳喳的说着李玉情的不是,计划着什么时候能让李玉情出个差错最好。
  就不一样了,我不想我的女儿跟我一样。我的乖女儿,要是你过的不好,我的心里真是痛的滴血啊!”周氏说着这话,七情上面,眼圈霎时间红了,秦嬷嬷赶忙拿了张丝帕给周氏把脸给捂着。
  小周氏也有些动容,脸颊轻轻抽动了下,张口欲说,还是没出声,只是顺从着拍了拍周氏的背安慰了一会儿,母女两个沉默了下来。
  周氏缓过神来,见了底下两后院的工匠们此时还没吃饭,正在二楼的工作室里研究如何印画。
  工作室是李玉情按照现代办公室设计的,屋里摆的多是课桌课椅,每人一套,两个匠人一组对面坐着工作。只在屋子中央加了一个饭馆餐桌似的长条木桌,供他们围桌开会。
  李玉情上去时,办公室大门紧闭着,旁边特地辟出的休息室里放着大盘大碗的肉菜和杂面馒头,已经凉透了,却仍是没人来吃。一个穿蓝布袄裙的妇人正忙忙碌碌地收拾饭菜,好拿回厨房再热一遍。
  这妇人是一名叫作黄杨的雕版工的妻子,前两天全家随着丈夫搬进来,看东主家主仆三人都是男子,没个妇人打理家务,就主动替他们打扫煮饭。李玉情见他们光身搬进来,没几件像样的家什和衣裳,就先预支给他们一个月工钱作搬家费,连黄大嫂也有五百文铜钱月钱。
  李玉情给的是黄黄的真铜钱,不是外头那些掺了铁的低钱,六百多钱就够换一两银子,因此这对夫妇十分知足图报,干起活来早起晚歇,不惜力气。
  她对着李玉情福了福,叫了声“小姐”,要进去替他叫工人出来。李玉情说“大嫂去热菜吧,我去跟大哥们说说雕版的事,一会儿就叫他们吃饭。”
  黄大嫂端着菜下楼,工匠们听到他在外面说话,也停了手里的活计,起身相迎。
  天色不早,黄大嫂又热了饭菜上来,工匠们才在休息室吃了,各自回家。
  李玉情在工作室里要了些画笔、颜料、胶矾、界尺回去,到了正院自己房里,就见到粉樱坐在他的书桌前,借着烛火抄写书稿。
  入秋后天已短了,外面半黑不黑的,烛火昏暗,正是看书最难受的时候。碧荷撂下东西过去剪了烛芯,又加点上两根蜡烛,自己也罕有地坐到桌前,翻出几本通州官绅送的画本,看里面刻的绣像。
  粉樱撂下笔,关心地问了一句“小姐怎么也看书了,不是说近日事多,不看书了吗?”
  李玉情笑着反问他“那天你不是夸我画栗子画得好?我如今也觉得自己有天份,想看看别人画的绣像,自己仿着画几幅美人图夹在书里,你看好么?”
  粉樱不假思索地应道“你画的肯定好。”说完看了一眼她手里摊开的那页绣像,见上面人物繁多、屋宇精丽,不由得皱了皱眉,婉转地劝道
  “要么咱们画个简单点的,只要个美人,不要太多……恐怕那些匠人头一次印套色的书,印不好他。”
  李玉情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不要紧,我以前只是没画过,照着这些多练练就好了。”
  绣像本里的插图不多,看图又比看字简单省力得多,没花多少工夫就都印成了。然后她也借着烛火翻出最便宜的黄竹纸,用勾线笔蘸上淡淡的墨汁,从右上角开始,一排排往下画着长短曲圆的线条,慢慢找回线描的手感。李玉情觉得这话有些怪,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一时也不能深思,便顺口接道
  周氏点点头,含了个和蔼舒心的笑来“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在这府里像根杵着的木头似的,过的辛苦我却是不怕的,常年礼佛心也平淡下来了,但是你李玉情见了这样,就晓得这位嫡姐只是好奇名匠建出来的的屋子能是什么模样,倒没有打探情况的嫌疑。
  李玉情便弯了眉眼,这笑容极美,只把面前几人给恍惚的失神了几霎。“约莫三四日就建好了,我建好后可是会请府里的姐妹们一块来看看的,到时候二姐姐和三姐姐可以常来玩!”
  听到李玉情这样说,二姑娘李玉婉倒是很高兴,伸手过去挽住了李玉情的手,语气分外亲热
  “那敢情好,我等着春芽院休整好了就去看望你!这几日我也是想去见见妹妹你的,叫人去问了,说你每日要出去玩,偶尔中午回来一趟,我想着你中午回来要吃饭午歇,我倒不好去打扰。晚间你回来时又太晚了,我去又不合适!”
  二姑娘李玉婉的身生母亲是孙姨娘,孙姨娘是京都小官的女儿,孙姨娘到李府没几年,父亲就去世了,兄长也是个没本事的,不仅不能立着给孙姨娘母女做些依靠,还要时不时靠孙姨娘母女来接济一番,所以二姑娘李玉婉这些年过的并不算好。
  没有母亲的娘家扶持,母亲不得父亲喜爱,自己也结交不到那些高贵高傲的贵女,如今李玉情来了,她认为是个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