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她们和小姐感情虽好,但这些事上还是逾越不得的。
  绿桔建议的开口道“秋阳有些热了,小姐马上就要去学府了,晒黑了就不好了。”
  小姐心情不好,再逛下去没有什么意思,她们丫鬟也没了逛街的心情,还不如早早的回去,免得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
  李玉情在自己的领地里面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但一出了门,从头到脚都搭配的妥妥当当,细致极了。小姐是在外是爱美的,肯定不想被晒黑。
  果然,李玉情从袖子里掏出来成个丝帕,放在脸色仰头看了看天上高挂着的秋阳。
  的确很炽热,亮的人晃眼。
  “走罢,回府去。”
  几人从春芽院的角门回去了,自从这里的角门修好后,春芽院的人出门办事都从这出去了。
  守门的杨二见了李玉情一行回来了,连把角门的铁木门栓打开后,赶脚跑过去迎接小姐,见了碧荷几人手上空空,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有些哈着腰怯怯的问了一句
  “小姐今日怎么这样早就回来了?”
  往如小姐出去玩,定是一大早就出去,傍晚近入夜了才提着大包小包恋恋不舍的回来,如今这样面色不愉快,也没买什么东西回来,还是头一回见。
  李玉情摆摆手,示意自己很疲惫,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进了客厅,腿脚一蜷,就窝在了柔软非常的沙发上。
  雯香听见响声,喵了几声,从卧室里挺着腰竖着尾巴哒哒的跑了出来,见了沙发上的李玉情,敏捷的动着自己肥胖的身子跳了上去,挨着李玉情躺下了,半眯着眼打着呼噜,很舒适的模样。
  李玉情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抚摸着雯香光滑柔亮的皮毛,雯香的呼噜声立马扬了起来,脑袋趁了趁李玉情的手。
  李玉情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像喵这种充满灵性的生物,果然是治愈的,撸一撸就能让人心情好起来。
  没一会儿,杨嬷嬷就过来了,碧荷几个菜回来就立马找着杨嬷嬷把李玉情今日的异况给说了
  杨嬷嬷听了半响没说话,把手里剥着的核桃,仔仔细细的剥出一个完整的核桃肉来,拍了拍手上沾着的碎屑,才问道“是怎么回事?”
  绿桔把她知道的情况说了一下,杨嬷嬷眉峰一挑,有些威严的说“下回这样的事就别跟我说了,如今也回了京都,你们跟在姐儿身边也这样久了,该教的我都教了,剩下的就由你们自己历练了,你们要学着自己拿主意。我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有多少年能走,就算还能会活个一二十年,但人老了,眼睛花了,耳朵不好使了,思维也会乱了,到时候能拿出个什么好主意呢?”
  杨嬷嬷挥了挥手,“你们自己判断吧!以后这样的事少找些我,自己多想想,多看看,兰若静你们退下吧!”
  “早食吃的还好吗?爱吃的跟祖母说,下次再来祖母这吃早食就给你们备上。”
  黄如宴和黄如筱柔柔一笑,妹妹开口道“祖母备的自然是好吃的,这次我们在祖母这吃过了,下回祖母来我们这吃,我们给祖母准备一下北方的吃食,让祖母也尝个鲜!”
  周氏自然是笑的高兴,一手楼了个孙女,连称三个好,“好!好!好!你们有这份孝心我就满意了!”
  小周氏对着母亲有些腼腆的抿了抿嘴,从身后的贴身大丫鬟手里拿过来了一个织金面着长寿仙鹤的包袱。
  亲手展了开来,拿出个布料绵软,做的精细的暖手抱筒,颜色鲜艳,上面用珍稀的雪狐狸毛做了个兔耳朵,很娇俏漂亮。
  小周氏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母亲,这是我给您做的,这些年我都不在你身边尽孝,实在是觉得有些羞愧,我小时常被你说女红不好,这些年我嫁去北方黄族,有时时常梦见儿时的回忆,尤其梦见母亲,我又为宗妇,时常忙碌,多年不得归京都一趟,想念母亲时没什么好做的,就拿着针缝缝补补,想着再见时能给您几件亲手做的衣物用具,您用时想起我,这样我们母女之间的联系就在这物之上了。”
  小周氏顿了顿,又接着说“不过女儿愚钝,这些年针线不缀,却也没能练出多好的手艺,做出多精致的衣物用具,这暖手筒是我唯一拿的出手的,这回来京都便一起带上了。”
  周氏听了有些嚅嗫,颤了颤嘴唇,手抖着,一把抱住了亲女“辛苦你了!乖汝!是娘没用,让你远嫁了,我这些年也只看过你两回!”
  周氏母女两个互诉了回衷肠,直到外面来了人通报,说太老爷请表小姐,表少爷们过去。表少爷在外院不用请。
  小周氏打住了情怀,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又
  不然跟她抢右边的院子可是不好了。还会凭白无故留下话柄。
  这番动作弄完,李玉情又给几位大师们增加了报酬,新木斋的尝鲜卡。
  李玉情一行从李府的正门回府,守门的小童很高兴的把门打开迎了进去,碧荷和粉樱一人给一个小童塞了几块小鱼模样的碎银子和一包点心。
  两个小童笑的牙不不见眼,态度更殷勤了,嘴里还热情的说“七姑娘,这边走,几位姐姐也小心着些。”
  小童直把李玉情送到了二门口,才折返回去,两人高兴的看了看油纸包里面的点心,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块就又仔仔细细的包上了,大点的小童轻快道
  “这可是新木斋的点心,早就听说过它们家的很好吃了,如今一吃可真是人间美味,我老子娘还没吃过呢!我带回去让他们也吃一回!”
  小些的嘴里塞点鼓鼓的,跟着不住的点头,两人又发出感慨“七姑娘平易近人,手里有钱又大方,真希望她每日都出来一回!”
  “想什么呢!这好处也就这几日了!我特意去打听过这几天春芽院装修,院子里还会加个角门,到时候就要从那边出门了!春芽院是偏僻,但春芽院出去转个角就是京都最繁华的大街了,七姑娘出门自然是从自己院子里出去方便!”
  “啊!这样子啊,真是,唉!我都想去给春芽院当差了!”
  “想想吧!我们门童过几年才会换人,等着我们大些到许是有些机会,只不过那时春芽院的人还会少吗,我们估计很难进去了。珍惜珍惜现在的好处。”
  两个门童坐在门边的石槛上望了望天,想着怎么样才能多在春芽院的主子面前露露脸,说不准眼熟了他们,到时候也能有个机会。
  他们虽然还小,但自小在府里长大,办事也有几年了,心智自然是比一般的小孩要成熟许多,晓得跟着什么样的主人最好。
  李玉情这个体贴下人,身份贵重的七姑娘自然是他们想要跟的人。
  *
  果湘王家的大公子殷俊今日跟着七皇子一块出来游玩。
  二人一大早就去城外的林场跑马,跑了一身热汗出来,殷俊洗了个澡出来,脸上有些红,从小厮哪里拿了个镜子和眉黛,开始描画起了眉毛。
  七皇子只是在一边颇有兴趣的看着殷俊的一举一动。殷俊对盯在自己面上的热切目光有些无语,要不是眼前的这人是个脸盲,再怎么看也不会看出个什么花样出来。不然凭着这样热切的目光,他都会以为七皇子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李玉情看了眼面上对她殷勤讨好的二姐姐,手不动生色的挣开了。
  殷俊脸上的骨骼轮廓还是肖他的亲父亲国湘王为多,骨骼深刻,如刀削刀颗,是个英挺男孩的长相。但眉毛这一块却是随了其母果湘王妃,眉若细柳,在这张硬挺的面上格为不搭。
  殷俊刚开始也没注意过自己的眉毛,直到身边的兄弟和他不对付的人时常打趣或是讥讽他的眉毛,他才发现自己眉毛长的分外女气,和整张脸不搭。
  殷俊偷摸的去看了医师,吃了不少药,敷了不少膏药,眉毛却纹丝不动,没有办法的他某日看着自己母亲化颜,突然来了主意,让母亲给自己画个硬挺的眉毛出来,结果效果很是好。
  殷俊就开始了每日给自己画眉的日常行动。
  殷俊仔仔细细的用眉黛把自己的眉毛描成了自己理想着的形状,又对着镜子欣赏了会自己帅气的眉毛,确认了没什么纰漏后才抬起头,看着面前仍是盯着他瞧的某人“看什么看,你还能看出个花样来?”
  七皇子挑了下灵气非常、秀美又坚毅的眉,眼中的眸光轻泄,认真盯着人的模样竟有些深情的意味,配着那张美是不似凡人的脸,殷俊还是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
  这张脸…生的真是好啊!美的让人心惊胆战,还是男女通杀的长相,小时候同样犯了错,他就是凭着这张脸让人不敢高声呵斥,所以,受苦的就是他们这些不够好看的人。
  只不过长着这样一张面的人,却是个面盲。
  只听见玉石相碰的声音“怎么,不能看你?你又没有多好看。我也发现不了你的美。”
  殷俊被被这话气的半死,却又无从反驳,只是道“算了算了!懒得给你扯,走吧,去街上吃个饭。眼睛不中用,嘴巴总是中用的吧!”
  殷俊嘲讽自己表弟,殷玄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他,无动于衷的模样让他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但他这人最多的就是毅力,眼见说话不能激怒他,也就想起了其他办法。
  “表弟,最近特别火的新木斋你是不是还没有吃过,我们就去那里吃饭吧!就是人有些多,你同不同意,同意可别半路反悔啊!”
  殷玄朔没说话,只是往前走着,殷俊就知道这位貌若天人,矜贵冷傲的七皇子表弟这是同意了。
  两人骑马往街上走,街上女子的目光大都若有若无的黏在殷玄朔身上,只有少数几个目光放在了殷俊身上,殷俊热情的朝着姑娘们挥着手,也同看自己表弟的姑娘们打了亲手展了开来,拿出个布料绵软,做的精细的暖手抱筒,颜色鲜艳,上面用珍稀的雪狐狸毛做了个兔耳朵,很娇俏漂亮。
  小周氏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母亲,这是我给您做的,这些年我都不在你身边尽孝,实在是觉得有些羞愧,我小时常被你说女红不好,这些年我嫁去北方黄族,有时时常梦见儿时的回忆,尤其梦见母亲,我又为宗妇,时常忙碌,多年不得归京都一趟,想念母亲时没什么好做的,就拿着针缝缝补补,想着再见时能给您几件亲手做的衣物用具,您用时想起我,这样我们母女之间的联系就在这物之上了。”
  等着殷俊寒暄完了之后,两人才往新木斋去。还远远未到时,就见着新木斋的队排到了几里路开外。
  殷玄朔瞧着密密麻麻的人,面色有些不好看。
  索性是秋高气爽的时节,殷玄朔站在队里就像自带了华光一般,所在的地方天地都眷宠着,光线都明亮了几瞬,周围的百姓或是排队的贵族们也是安安分分的,京都有谁不知道这位好看的不似凡人的七皇子殿下。
  这可是翟朝的第一美男啊!书铺的新闻小册子里面他的脸都传遍全翟朝了!
  但是众人惊叹归惊叹,去却不敢造次,谁都知道这位殿下不好惹,才九岁就将给他开药的医师给吓的尿了裤子,骑射和刀剑在学府里可是数一数二,为人又桀骜不驯,恼了他怕是要不小心被…
  殷玄朔安详的站在队伍里面,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冷了下来。
  殷俊瞬时觉得没有意思了,表弟的气场太强大,他的光芒都要被掩盖了。
  “这怎么说?看着都不算差,这府里也就是春芽院的那个比不上了。春芽院的那个,在青螺镇住着,也不知怎么教成这副样子的,手段容貌不凡,你的两个女儿要叮嘱一下别跟她作对,我…也不太看的出这丫头的深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