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修炼
  砰,啪!
  叶仙在练剑。
  劈柴练剑。
  木柴放在书本之上,一剑劈下,不伤书本,这就是叶仙【斩剑式】的修炼内容。
  五年坚持,每日劈柴百根,留下堆成小山一般的柴堆,叶仙总算是练成了这一剑。
  除了【斩剑式】,这五年来,叶仙还修炼了一招【刺剑式】,直径至少三十厘米的大树上,用笔划一道五厘米长的竖痕。
  对这这条竖痕,每日刺剑百下,便是【刺剑式】的修炼内容。
  同时,竖痕另一侧贴了一张白纸,若是有朝一日叶仙能够一剑沿着竖痕刺穿大树却不伤白纸。,那么他这刺剑就算练成了。
  可惜,到现在为止都还没练成。
  剑法方面,除了将武当的剑法套路练熟,叶仙主要就修炼了这两个基本功。
  至于其他方面:
  内功,五年来叶仙一直在用睡功以基础调息之法巩固自身,温养自身,一直没碰《纯阳无极功》,不过现在感觉基础差不多了,他准备开始修炼。
  虽然这比最初想的三年多了两年,虽然这让叶仙在内功方面落后宋远桥许多,可感受着体内扎实沉稳沉甸甸的真气与身体的完美协调,叶仙觉得很值!
  拳脚,主要修炼了武当绵掌,目前效果一般,没有完全掌握绵之真意,用起来,要么是真气过量,失去绵意,要么是火候控制不足,软绵绵没有杀伤力。
  轻功,这是叶仙修炼最好的一项,武当梯云纵,一跃三连跳,最高能到二十米,健步如飞,奔腾起来,可踩踏树顶枝叶而行,转瞬即逝,可以说,武当除了张三丰,轻功方面,无人能比叶仙更强。
  真要发生点什么,硬钢什么的都是扯淡,跑路保命才最重要,所以,叶仙用在轻功方面的心思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精力,自然也更为精通。
  “师兄,师父回来了。”看着被劈成两半的木头以及下面丝毫无损的书本,叶仙正满心欢喜地准备用石头代替木头,升级一下【斩剑式】的修炼方法,这时,宋远桥跑了过来。
  五年的时间,二人都长大了。
  如果说叶仙长得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一举一动充满了出尘的仙气并带着一股书卷气,那么宋远桥就是国字脸,一脸坚毅,言行举止颇有一股穷人家孩子早当家的成熟气场。
  “还给咱们带回了一个小师弟。”宋远桥有些大喘气道。
  “小师弟?走,快去看看。”收起长剑,叶仙笑道。
  大殿内,张三丰身后跟着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粗布麻衣少年,少年脸上带着几分胆怯与畏惧地打量着叶仙和宋远桥。
  “仙儿,远桥,从今以后莲舟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了。”笑呵呵地拉着俞莲舟,张三丰为二人介绍,“你们小师弟的家人为百损道人所害,为师见他孤苦无依,又有着不弱的练武资质,所以便收归门下,你们要好好照顾他,让他早日走出悲伤。”
  “师父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小师弟的。”叶仙点了点头,笑呵呵地揉着俞莲舟的小脑袋,然后看向张三丰,“师父此行可算顺利?峨眉之危可解?”
  峨眉遭到百损道人的袭击,前来求援,此次张三丰下山,正是为峨眉而去。
  “为师已经将百损道人毙于掌下,峨眉之危已解。”张三丰轻声道,“风陵师太会在三个月后前来武当亲自感谢,你们要准备好迎接客人。”
  “师父放心,二师弟一定会安排妥当的。”继续蹂躏着俞莲舟,叶仙保证道。
  张三丰和宋远桥的嘴角微抽,好在二人都已经习惯了叶仙的作风,都懒得说他了。
  倒是俞莲舟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江湖门派之间的交流,自然是少不了比武交流的,仙儿,你身为大师兄,可要担起重担啊!”拍了拍叶仙的肩膀,顺便检查了一下他体内真气的修炼情况,张三丰语重心长地说道。
  “师父,您是知道的,论修为,徒儿可要比二师弟差上不少的,听说峨眉这一代弟子出了个天才,弟子恐怕不如,不如到时候就让二师弟出战,赢了,代表我武当厉害,输了,也能说我武当礼让,毕竟我这个大师兄没出手。”叶仙很认真地说道。
  然后就挨了张三丰一记很认真的暴栗。
  “嘶~~~疼!!!”
  捂着脑袋,叶仙大叫,是真的很痛,自家师父下手相当有分寸,让你疼还不让你受伤,更让你躲无可躲,叶仙也是无奈啊。
  叶仙无奈,张三丰更是无语地看着叶仙。
  不如人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自己这徒弟…..张三丰自己都很佩服。
  是真的佩服,佩服叶仙的心性。
  胜败荣辱,完全不在心上。
  为了扎实基础,为了日后修炼不出丝毫差错,竟然整整修炼了五年的基本功,《纯阳无极功》放在旁边,每日翻阅,却从未真正修炼,这种心性,张三丰从未在任何江湖人身上看到。
  坚持自我,耐性超凡,悟性超绝,每日练剑,风雨无阻,别出心裁的练剑之法,不拘一格的修炼心得,每每总是直指本质的疑问,虽然看起来资质平庸,修炼的速度慢了些,可在张三丰看来,自己这大徒弟才是真正的不可限量。
  再加上从小养到大,犹如亲子,喜欢的不得了。
  就是这性格…..
  有点调皮,这无所谓,慢慢长大就好了,最让张三丰无语的是太过谨慎,或者说怕死了!
  去峨眉,本想带着他一起去,让他长长见识,看看漂亮姑娘,谁知道,这小子一听说去打架,立马就不跟着了。
  理由更是简单直接:功夫未成,那种混乱的场面,您老人家一个注意不到,徒儿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挂了!
  下山采买更是得拉着自己师弟,一定要两个人一起。
  脑中思绪一闪而逝,一张大手扣住叶仙的脑袋,张三丰没好气道,“别乱叫了,一点都没有大师兄的样子,也不怕让你小师弟笑话。”
  恰在此时,俞莲舟的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听到张三丰的话后,瞬间消失。
  “师父,您看,小师弟好不容易笑笑,就这么让您给扼杀在摇篮里了。”叶仙一脸无奈可惜地说道,“您啊,是真不了解我这个当大师兄的良苦用心。”
  “就你话多,三个月后,风陵师太前来,若是比武切磋,你小子必须上,为师倒是想看看你自己琢磨的剑法到底怎么样了。”说罢,张三丰又是一个很认真的暴栗。
  敢这么说你师父我,真当老夫没脾气?
  PS:两天前发文,今天审核才过,今明两天暂时一更,后天开始正式每日两更,新书,还请书友们支持哈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