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切磋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这一日,一手拂尘一手倚天剑的风陵师太带着大概二十多名峨眉弟子来到了武当山。
  带着厚礼,郑重感谢。
  上午,闲聊话事,回忆往昔,探讨如今的江湖。
  跟在张三丰身后,听着二人的聊天,叶仙倒是了解了不少两派秘闻以及现如今江湖上的一些情况。
  中午,双方休息,并约定下午进行一场友好切磋。
  “师弟,一会儿你先上,然后师兄我再上。”午休的时候,叶仙对宋远桥说道。
  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剑法套路,叶仙想要先看看,了解一下敌情再上,否则…什么都不了解就往上冲,容易出事的。
  “哦哦!”傻傻地点了点头,宋远桥的神情有点呆。
  叶仙知道,这家伙看到美女后有点心神失守了。
  虽然峨眉的女子也不都是美女,不过一身干净的纯白衣衫,一身内家功夫保养的白嫩肌肤以及寻常女子所不具备的几分英姿,这样的女人就算不是特别漂亮也相当吸引人了。
  宋远桥这个青春懵懂的少年动心也很正常。
  捅了捅宋远桥的腰眼,叶仙眉开眼笑道,“看上哪个了?告诉师兄,师兄帮你撩。”
  “师..师兄,你在胡说什么呢!”听到叶仙的话,一向中规中矩的宋远桥顿时很是紧张的拒绝反驳,表示自己没有。
  可在叶仙看来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过他也就是说说,撩妹,他也不擅长,而且,一向离麻烦远远的叶仙怎么会去自找麻烦。
  女人是麻烦,尤其是漂亮女人,越漂亮,麻烦越大。
  “大师兄,我觉得那个穿绿色衣服的小姐姐最好看,你能帮我说说吗?等我长大了,要娶她。”宋远桥木讷不语,叶仙正要结束这个话题,旁边的小不点俞莲舟却是开口了。
  叶仙有些惊奇地看着自己这个瘦高略微有些马脸的小师弟,小小年纪就想着媳妇,这小家伙可以啊!
  “呵呵…..”一声轻笑,叶仙使劲儿地揉着俞莲舟的发髻,一直到揉乱,“小师弟,这种话应该你自己去说,大胆的去说,师兄支持你!”
  “可…我不太敢。”纠结着小脸,俞莲舟很是不好意思地挠着已经被叶仙揉乱的头发。
  “没什么不敢的,喜欢就说出来!”
  这时,张三丰突然走了过来,笑意吟吟地看着自己三个徒弟,“仙儿,别光说你两个师弟,你就没有看上的?”
  撇了撇嘴,叶仙道,“女人,麻烦,徒儿可是要求长生的,可不想沾染麻烦,而且,这些庸脂俗粉徒儿还看不到眼中。”
  “为师觉得方艳青不错,要不,为师和风陵师太说说,给你们定一下亲事?”张三丰自顾自地说着。
  听到自家师父的话,叶仙全身的汗毛都炸起来,“师父,您要真定了这门亲事,那就别怪徒儿大逆不道,连夜逃离武当山了。”
  方艳青,灭绝师太的俗家名。
  师父,您老人家能不能不乱点鸳鸯谱。
  有些诧异地看着反应如此激烈的叶仙,张三丰疑惑道,“不愿意就不愿意吧,你小子干嘛这么大反应?”
  “没什么,师父,咱们还是别讨论女人这个麻烦的话题了,说说倚天剑吧。”叶仙开口道,“倚天不出,谁与争锋,江湖上好大的名头,不过一把剑而已,它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在为师眼中只不过是一把锋利的宝剑而已,不过对于江湖上一般的高手来说,倚天剑的威力确实很大。”狐疑地看了看叶仙,见到叶仙反应如此极烈,张三丰便也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倚天剑是用当年神雕大侠的玄铁重剑夹杂西方精金和君子玉女二剑所铸,除了本身锋利无比,削铁如泥之外,倚天剑的锋芒更是可以增幅用剑者剑气的威力,所以若是日后与倚天剑交锋,一定要小心,注意它的剑气范围,不可大意。”
  “师父放心,若是日后真的遇上的,徒儿在倚天剑出鞘之前就解决战斗。”叶仙认真说道,“不过师父,一会儿比试的时候,峨眉那帮娘们应该不会用倚天剑吧?”
  “只是切磋而已,用什么倚天剑。”敲了一下叶仙,张三丰没好气道,“你小子嘴下留德,若是让人家听到了,像什么话!”
  “娘们,亏你说的出口。”
  “哦哦。”叶仙乖巧点头,然后紧接着道,“师父,刀剑无眼,这可不比自家人切磋有分寸,您一会儿可别光顾着唠嗑,盯仔细点,千万别让徒儿有个万一。”
  无语地揉了揉额头,张三丰郑重地对叶仙道,“若是一会儿你输了,为师一定会让你有一个万一的。”
  很快,时辰到了,武当玄武殿外的广场上,切磋比试开始。
  武当方面,张三丰只有叶仙、宋远桥以及还是少年的俞莲舟三个弟子,而峨眉方面的风陵师太也只有方艳青和孤鸿子两个徒弟。
  所以,双方的比试也就二对二,倒是正好合适。
  第一场,宋远桥对阵峨眉方艳青。
  二人年纪倒是相差不太大,一个十五,一个二十刚刚出头,功力也相仿,互相之间你来我往,打的倒是很精彩。
  剑光霍霍,闪亮人眼。
  可不知为何,叶仙看在眼中,总有一种菜鸡互啄的感觉。
  或者说,一招一式,他们用的实在古板,招式的痕迹太重。
  五十招过后,宋远桥一个松下迎客猛然爆发纯阳无极的强横真气,震掉了方艳青手中的长剑。“承让。”宋远桥很客气地抱拳礼让。
  “刚刚我大意了,下回我不会输给你。”相比与宋远桥的礼让,方艳青却是小嘴一撅,很不客气。
  笑了笑,宋远桥下场,什么也没说。
  第二场,叶仙对孤鸿子。
  拔出手中长剑,双手握剑,竖在眼前,此刻,在叶仙眼中,一身长袍,大概二十五六的孤鸿子就是平时待砍的一块木头。
  “请!”孤鸿子耍了一个自认为很漂亮的剑花,一副你小你先来的样子。
  “你先。”叶仙淡淡说道。
  “那好,师弟小心了。”
  孤鸿子一番废话之后,一剑刺来,峨眉的【峨眉金顶】一招,从上而下,带着浓厚的真气,威压而来。
  这一剑,相比于锋芒,更侧重于势的攻击,厚重的威压直接作用全身。
  感受着身上的压力,看着孤鸿子越来越近的长剑,叶仙没有动。
  而是运转着体内的真气,真气快速运转,顺着手掌,全部注入长剑之中,长剑之上,锋刃处闪烁着莹莹剑芒,就在孤鸿子的长剑即将落在叶仙额头上之时,叶仙突然出手了。
  双脚微微张开,身体前倾,双手举剑,然后猛然落下。
  一刹那,孤鸿子只感觉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极速而来,快的有些超过他的反应,连忙回剑抵挡,可是这道寒光竟然乒地一声斩断了他手中的长剑,然后顺势而下,就要落在他的额头之上。
  惊慌抽身后撤,可却发现自己根本来不及避开。
  旁边观战的风陵师太连忙起身,想要阻拦,可晚了。
  叶仙一剑落下,孤鸿子的额头眉心留下一道血痕,鲜血滴答,落在了他落地的断剑上。
  刹那间,满场静寂。
  PS:新书求收藏,大佬们给支持一下呗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