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出远门
  孤鸿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阵刺痛,一行鲜血混合着冷汗落在手心。
  见到孤鸿子无事,风陵师太刚刚窜出来的身影再次坐回原位。
  “师兄,你没事吧?”静寂过后是喧嚣,方艳青更是直接跳上擂台,来到孤鸿子身边,关切地看着他。
  “没..没事。”孤鸿子脸色难看地拉住了方艳青想要摸他额头的手掌,望向叶仙,“刚刚,多谢小道长手下留情。”
  一剑之下,可割伤皮肤,自然也能穿透人脑。
  一向骄傲的孤鸿子发现自己竟然被小自己十岁的少年一招击败,心中的憋屈,有如天大。
  微微颔首,嘴角微笑,收剑而回,缓缓离开擂台,年轻的叶仙一脸的风轻云淡,仿佛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英雄出少年啊!”坐在上位的风陵师太不禁对张三丰感叹道,“剑刃一线,剑气之凝实即便是与当世一流高手相比也不遑多让,还有这毫厘之间的控制力,恐怕就算江湖一流的高手也没多少能做到。”
  “恭喜张真人,武当后继有人了!”
  “只是稍微有点天赋罢了,当不得如此夸赞。”风陵师太发自内心的感叹让张三丰很开心。
  客套应付的同时,他内心也很是惊讶。
  张三丰对于徒弟的教学很开放,该教的都教,有疑问的都答,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发展,并不过多干预,甚至鼓励有自己的想法与创造。
  虽然每年都有检验考核,可之前几年考核的时候,叶仙的剑法表现也只算一般,基础扎实,剑法不拘泥,变化多端,可也仅止于此,还做不到让张三丰眼前一亮的程度。
  而今天叶仙的表现却是让他有种闪亮的感觉。
  刚刚那一剑,不动则已,一动便如同雷霆万钧,迅猛极速,剑气之锋利,掌控之精准,着实难得!
  大佬们说话的时候,叶仙已经走下擂台,走到宋远桥身边,拉着他的手,二人低声说着话,看似像是师兄在教育师弟,实则….
  叶仙有些脱力了,在向宋远桥借力。
  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要以最简单的招式最快的速度解决对手,至于玩耍一般的你来我往,叶仙可没兴趣。
  有这样的态度,叶仙出手自然就会全力而为。
  一剑之下,他体内的那点真气直接倾泻而尽,此刻,完全是外强中干的状态。
  峨眉来访三日,之后便离开了。
  除了让宋远桥的心中添加了几许没有回应的思恋,并没有在武当山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继续往日的修炼。
  【斩剑式】的修炼,从木头升级到石头,相比木头,石头难断,需要更精确地掌控剑与剑气才能做到一剑斩断石头而不伤纸。
  除此之外,《纯阳无极功》的修炼也已经正式开始。
  五年打基础,五年翻阅推敲,五年观察宋远桥的修炼,叶仙对《纯阳无极功》的各种特性可谓了如指掌,修炼入门并不费劲。
  不过由于身体资质一般,再加上他本人又讲究平衡,只是在早中晚之时各修炼半个时辰,从不像宋远桥那般整日沉浸于此,所以,整体的修炼速度也只有宋远桥的三分之一。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宋远桥就比叶仙强很多,最起码目前来说,在内功上大家都是菜鸡,强一点弱一点差距不大,关键还在剑法等武技上。
  而叶仙对剑法的悟性着实要比中规中矩的宋远桥强上许多。
  转眼又是五年,这一日,张三丰找来已经二十的年轻帅气的叶仙。
  “峨眉的风陵师太去世,仙儿,你代为师走一趟峨眉。”捋了捋已经完全变白的胡须,张三丰说道。
  “去峨眉?”摇了摇头,叶仙直接拒绝,“师父,这种事还是让二师弟来吧,他少年老成很适合做这样的事,徒儿还要修炼,不想下山。”
  “远桥还有别的事去办,难不成你想让莲舟去?还是说你想让为师亲自去?”张三丰没好气道。
  整个武当山,他布置任务,也就这个大徒弟动不动就拒绝,一点都不给他这个师父面子。
  “仙儿,武学修炼不能一味闭门造车,走一趟江湖,体验一番人情世故,对你的修炼很有好处。”
  “得,师父,您就别忽悠我了,我去还不成嘛!”打断了自家师父的洗脑,叶仙虽然不屑所谓的江湖历练,可如师父所说,现在山上老的老小的小,除了自己确实也没适合的人了。
  至于江湖历练,江湖历练,不外乎多管闲事,然后惹麻烦上身,最后厮杀战斗,危机之刻本能爆发进而加速功法运转或是豁然顿悟武技境界,那么危险的历练,他才不干呢!
  叶仙的修炼向来坚持勤能生巧,一年两年三年不行,那就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水磨工夫,就算磨也能把功法磨成,何必去做那些危及生命的事。
  “师父,要是没别的事,我现在就回去收拾行礼,然后即刻出发。”叶仙说道。
  点点头,张三丰轻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去收拾吧。”
  房间内,叶仙在收拾行礼,俞莲舟、俞岱岩在旁边羡慕着,都想跟着下山去玩儿。
  “大师兄,你这些粉末是什么东西?”看着包裹里,叶仙郑重放进去的几袋白色粉末,俞岱岩好奇问道。
  “毒药、迷烟,总之就是这类东西。”看着两个师弟,叶仙一脸教育道,“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谨慎,这些毒药迷烟可保万一。”
  “师兄,咱们是正派弟子。”俞岱岩还有点小,不太理解,觉得叶仙描绘的撒迷烟迷人眼的手法很好用,不住地点头,可俞莲舟却是长大了,觉得叶仙的做很不好,有辱声誉。
  狠狠地敲了一下俞莲舟的脑袋,叶仙没好气道,“笨!小命重要还是虚名重要?”
  说着,叶仙收拾好包裹,然后两把短剑藏在身后腰间,背上包袱,正好可以完美遮掩。
  手中长剑在外迷惑,关键时刻,短剑突袭,估计没几个人能注意到。
  不仅如此,叶仙还打算下山弄个护心镜啥的。
  总之,这兵荒马乱的朝代,出门在外,一定要把能做好的安全措施都做好。
  就这样,在师父,师弟们怪异的目光,叶仙下山了。
  准确来说,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年,他还是第一次出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