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长城
  长城。
  三十万大秦最精锐的军队驻守边境。
  原本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劳动的征夫此刻全部老老实实地躲在了长城内侧房屋之中,而城墙上则站满了大军。
  “对面那是什么?”城墙上,一身白衣,儒雅中多了几分风霜的公子扶苏对旁边的一身苍云甲的大将军蒙恬问道。
  “不知,不过始皇帝陛下曾言,无论发生什么,三十万大军誓死守卫长城!”脸色坚定,看着面前一片混沌迷雾,听着其中传来的嘶吼嚎叫,蒙恬脸色凝重。
  对面,那嘶吼嚎叫的声音让他颇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军旅生涯数十年,生死搏杀一生,蒙恬什么阵势没见过,可不知为何,此时,他内心中涌现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也许….这就是父皇让我来此的目的。”沉默半晌,扶苏缓缓说道。
  贬谪云中,嬴政并没有给扶苏任何特别的指示,扶苏一直以来都以为是自己的做法不符合自己父皇的心意,所以遭到了责罚。
  可听着刚刚嬴政回荡在整个大秦的声音,看着面前被朦胧混沌遮掩的草原,扶苏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誓死守住这长城!”看向蒙恬,扶苏笑道。
  嘶吼~~~~~
  二人正有说有笑的时候,对面混沌迷雾之中的吼叫声突然清晰起来,声音越来越大,伴随着声音,大地还在震颤。
  地面上的砂石碎砾不断蹦跶,整个长城都在轻颤。
  “全军,预备!”一声大吼,一身黑甲的秦军瞬间进入战斗状态。
  他们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敌人,可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他们都愿意战斗!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战斗,这是老秦人世世代代的旋律!
  他们从不畏惧战斗,他们享受战斗!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地盯着前面迷雾中的动静,随着大地震颤的越发强烈以及那嘶吼声音的越来越狂暴,渐渐地,人们还听到了奔腾的声音。
  类似战马的奔腾声音,可不同的是,这股奔腾的声音似乎少了战马奔腾的轰隆踏地之声,更多的是一种沉闷之声。
  混沌迷雾涌动,很快,一个个老虎大小的身影冲破迷雾。
  和老虎的体型差不多,有些要比老虎更大一些,有犀牛那么大,可是,这些怪物没有老虎一丝一毫的美丽。
  它们有的只是丑陋!
  全身绿色,还是那种肮脏绿,皮肤褶皱,无毛,像是蜥蜴皮,脚掌锋利的爪子探出,每一下踏地都能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痕迹,呲牙咧嘴,大嘴前凸,一张满是獠牙的大嘴几乎占据整张脸的一半。
  大耳朵和大象相似,双眸竖瞳,不止正前方长了一双眼睛,在身侧肩甲的位置上还有一只特别的眼睛。
  就是这样的怪物,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疯狂地冲向长城。
  “放火流星!”虽从未和这种怪物战斗过,不过蒙恬还是很熟练地指挥起战斗。
  不管如何,总是要先试探一下敌人。
  随着蒙恬一声令下,城墙内早已摆起的远程机关纷纷发射,一个个火球冲天而起,密密麻麻,射速自然赶不上现代的炮群,可在机关的联动下却也不差太多。
  一个个火球弥漫半空,几乎遮挡了半边天。
  火球划着黑烟落在长城外的空地上,落地之后,火球瞬间爆炸,变成一团火焰。
  火焰燃烧,直接将附近的怪物吞噬,不过片刻,长城外的战场就变成了庞大的火海。
  双眸凝视着面前的战场,看了看远处面对火海依然前赴后继仿佛无穷无尽的怪物后,蒙恬的目光从远处转移到了近处的火海之中。
  他要看看火焰的威力对于这些怪物的伤害。
  然后再确定下一步的攻击。
  吼吼~~~~
  一声声低吼从火焰中传来,吼声中带着痛苦,很明显,火焰对于这些怪物的杀伤力还是很不错的,可是….
  这些怪物虽然痛苦可似乎没有生物体的害怕情绪,冲出火海,哪怕身上燃烧了烈焰也丝毫不退,就是狂奔向城墙。
  而且,火焰爆炸的伤害虽然不错,可这些怪物的生命力也着实顽强,即便全身燃烧火焰,即便血肉模糊,依然还能跑得动,速度更是不见减少。
  “给我弓箭!”从旁边亲卫手里接过弓箭,扶苏弯弓搭箭,一箭射向远处怪兽肩甲处的那只眼睛上。
  眼睛中箭,这只怪物瞬间失去生命力,直接扑倒在地,在惯性的作用下前冲了好长一段距离,停下来后便一动不动了。
  “一般的伤害对它们的效果不太大,眼睛是致命处!”看向蒙恬,扶苏说道。
  “如此狂奔,想要射中眼睛,这可不容易,不是每个弓手都有公子的神技。”点点头,蒙恬对身后的公输仇道,“让地面机关启动!”
  接到军令的公输仇点了点头,摆动手中的颜色鲜艳的令旗,随着旗帜舞动,长城之前的平坦的地面上突然多出一排排只有十公分高的锋利丝线。
  怪兽奔腾而来,四肢脚掌但有接触,直接就被切掉。
  任你生命如何顽强,没有了四肢,就算死不了,也跑不动了!
  “瞅准致命处的眼睛,射箭!”扶苏适时下达命令道。
  一波攻击,相互配合,接连不断,效果很好。
  只是!
  怪兽的数量实在太多,渐渐地,怪兽的尸体铺平的地面,地面上的机关便也无用了,踩踏着同伴的尸体,怪兽奔腾而来,源源不断。
  来到城墙下,怪兽跳不上来。
  可是它们以自己同伴的身体硬生生搭建除了一条直通城墙的斜坡,顺着这道斜坡,这些怪兽直接冲上城墙。
  “杀!”在还没有热武器的时代,绝对的数量往往就代表绝对的实力。
  坚固无比的城墙虽然没被摧毁,可是,却硬生生被怪兽的数量所吞没。
  此刻,遥远的咸阳城中。
  皇宫大殿,嬴政和东皇太一隔着一泓碧水相对而立。
  碧水之中,正映射着长城的情况。
  看向东皇太一,嬴政道,“师父,这些怪兽是云中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