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纷至沓来(2)
  乔没有给阿莫里喂药。
  大伊凡打出来的伤,实实在在是致命的。
  阿莫里的肺脏受伤严重,淤血堵塞了肺气管,他不断的咳嗽着,嘴里不断的喷出血来,气息越来越低,越来越微弱。
  他面孔扭曲,目光凶狠,但是他一句话都没说。
  “看到了么?看到了么?”乔大声嚷嚷起来“司耿斯先生,牙叔叔,你们看到了么?图伦港的那些高利贷老板,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骨气!”
  “放高利贷的那群混蛋,他们贪婪,他们凶残,他们毫无廉耻,毫无底线,他们为了一个金马克的欠债,可以把那些欠债人的妻女卖去-妓-院!”
  “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是一群软蛋……他们贪婪,却怕死;他们凶残,却怯弱,他们毫无廉耻、毫无底线,所以他们面对强权……比如说面对威图家的人,他们一个个谨小慎微、溜须逢迎!”
  “他们就好像一群跟在狮子后面的食腐野狗,他们……绝对不会像我们的阿莫里侯爵这样,面对死亡,居然能够一言不发!”
  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阿莫里侯爵,您是如此的英勇无畏,您可不像是一个放高利贷的。”
  费迪南容颜焕发、满脸红光的大声嚷嚷着,兴奋得手舞足蹈“乔,我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个好人,这家伙一定有问题……哈,我的债……”
  乔举起手中的药剂瓶,掰开阿莫里的嘴唇,往他的嘴里滴了一滴药剂。
  神力药剂,而且是这种特制的神力药剂,药效堪称立竿见影。只是一滴药剂进入嘴里,阿莫里的惨白扭曲的面孔就变得红润了一些,他深深的呼吸着,他肺腔里的淤血化为一丝丝血色雾气,不断从他嘴里喷出。
  致命的伤势,变成了可怕的重伤,阿莫里依旧承受着剧烈的痛苦,依旧无法动弹,但是起码他不会因为这伤势死去了。
  乔收起了还剩下大半的药剂瓶,他低头看着面孔扭曲的阿莫里,淡然道“这位阿莫里侯爵,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劳烦哪位去给帝国情报本部……哦,不,还是去给陆军军事情报局去送个信……”
  阿莫里的脸色惨变,他低声的嘶吼着,身体剧烈的挣扎起来。
  但是他的四肢都被大伊凡打断,他的挣扎显然徒劳无功。
  但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阿莫里身上的确有很大的问题。
  几名皇家骑士应诺了一声,他们急匆匆的跑向了阿波菲斯宫马厩的方向,一小会儿后,他们骑着马,一路狂奔冲出了阿波菲斯宫。
  远处副楼的休息室方向传来了叫骂声,阿莫里的随从们暴起发难,却迅速被围住他们的皇家骑士和乔的护卫们镇压了下去,十几个人被迅速击倒,捆绑,没有一个逃脱。
  费迪南的心情极好,他不住口的大声称赞“乔,如果我现在是帝国的皇帝,我一定会授予你公爵爵位……啊,你是一名能干的臣子,你比帝国其他的那些尸餐素位的蠢货要强得多,在我看来,就算是监察大臣文策尔,就算是警务大臣柯瑞尔,他们也没有你能干。”
  费迪南热情洋溢的挥动着双手“他们能干什么?阿莫里这样的毒瘤盘踞在帝国的心腹之中,他们居然毫无察觉……而你,精明能干的乔,你只是一眼就揭破了他们的阴谋!”
  乔的脸漆黑。
  威图家在场的几个老人脸色也都极其的难看。
  这个该死的费迪南,他的话若是传了出去——毫无疑问,他的这番话会传出去……那么,刚刚被他点名的帝国监察总长文策尔公爵,还有帝国警务大臣柯瑞尔侯爵……他们本来和乔毫无嫌隙,好吧,这下好了,他们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惦记着乔呢。
  这个该死的老混蛋。
  乔阴沉着脸,狠狠的瞪了费迪南一眼。
  费迪南毫无自觉的笑着,他得意洋洋的,犹如在街头械斗中,一板砖偷袭拍翻了实力比自己强出二十倍的对方头目的小混混一眼,趾高气扬的走到了阿莫里身边,很无耻、很失体面的,用脚尖踢了踢阿莫里的脸蛋。
  “啊,阿莫里侯爵,你是波兰特大公的人。”
  费迪南絮絮叨叨的向乔解释道“波特兰大公,一个小混蛋,他有一座地下拍卖场,专门拍卖一些来路不明的古怪万一,日入斗金,富得流油。”
  “他们都是原本的波特兰公国的人……波特兰大公,还曾经是波特兰公国的第一继承人。但是三十年前,波特兰公国爆发了一场巨大的乱子,一部分底层贵族和老百姓联手,煽动了九成左右的公队,干掉了大部分的大贵族,选出了新的大公——一个原本小小的,小子爵。”
  “那时候还是大公继承人的波特兰大公,带着一群侯爵、伯爵逃出了波特兰公国,穿过了兰茵走廊,逃到帝国寻求政治避难……他们,建立了流亡政府。”
  “这是一群无家可归的,托庇在帝国羽翼下的倒霉蛋……真没想到,他们居然……包藏祸心,他们居然敢对我图谋不轨。”
  “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乔……尤其是波特兰大公,我觉得,他一定有问题。一个流亡的大公,他需要这么多钱做什么?该死的,一个流亡的大公,不夹紧尾巴过日子,反而赚这么多钱,他的生活比帝国真正的实权公爵还要奢侈、奢靡……”
  费迪南的眼珠放出绿光,他舔着嘴唇,急速的说道“抓住波特兰大公,这家伙的身家,保守估计也有几亿金马克……而且他极少不动产,全都是流动的现金……乔,数亿金马克的现金……乖乖不得了,这是一条大肥猪!”
  乔若有所思的看着费迪南。
  百多年前,德伦帝国丢失了兰茵走廊的控制权,帝国对梅德兰腹地的影响力,骤然降低了大半。
  饶是如此,在梅德兰腹地那肥沃、富饶的大平原的东侧,靠近兰茵走廊的西出口处,依旧有十几个王国、公国深受德伦帝国的影响,甚至好几个国家,都直接受到帝国的暗中掌控。
  波特兰公国,毫无疑问是受到帝国影响最深的一个国家。
  在军事大学读书的那大半个月,乔早已记熟了梅德兰大陆各国的地理、军事、经济、人口等数据。波特兰公国的疆域,大概只有帝国一个行省大小,总人口将近一亿,有着将近二十万的常备军,国力很是不弱。
  这样的一个传承数百年,国力强大,国势稳定的古老公国,会突然因为底层贵族和老百姓的骚动,直接断绝了国本……这怎么看,都是某些强国针对重新崛起的德伦帝国下的黑手,为的就是砍断德伦帝国影响梅德兰大陆腹地的一只爪子。
  三十年前,兰茵走廊还是高地部族们的猎场,一群被赶走的流亡贵族,居然能够平安的穿过兰茵走廊,投奔帝国避难。
  而且,他们居然还能携带大量的财富平安过路,在海德拉堡能够迅速的经营起一摊子大买卖,就连费迪南都会向他们借贷……可见他们带来的金钱不在少数。
  啧,他们的运气得有多好啊?
  带着大笔金钱,从三十年前的兰茵走廊平安通过?
  以高原部族的本性,他们不把这群流亡贵族的骨渣子都榨出油来才有鬼。
  好吧,毋庸考虑后面这么多细节,总之,阿莫里,还有他身后的波特兰大公,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能够这么快找到费迪南藏身之地……
  不,不,这不关快不快的问题,实在是,他们有胆量,在这种敏感关头找上门来要债。呵呵,那个波特兰大公,还有这个阿莫里侯爵,谁给他们的胆量?
  如今的费迪南,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身后没有一个顶级强国撑腰,谁有胆子在这种关头来招惹费迪南?
  “马科斯,大伊凡,调动我们所有的人。”
  “去给萨利安殿下送信,我需要一份特别的授命,我可能,需要调动一支小规模的军队。”
  就在这时候,去陆军军事情报局报信的皇家骑士,也已经赶了回来。
  阿波菲斯宫距离海德拉宫近在咫尺,距离陆军部也不远。
  而陆军军事情报局,就在陆军部内。
  一名皇家骑士跳下坐骑,一路小跑到了乔身边“少校,军事情报局已经收到信息,萨利安殿下亲自下令,让他们……”
  “不,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我觉得费迪南殿下的建议非常有用,我们不需要调查什么,直接将他们抓起来就好。”乔右手用力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大声道“来人……”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威图家的护卫踏着积雪,一路小跑朝着这边赶来。
  “少爷,少爷,外面有几个卢西亚人,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了……嘿,嘿,他们说,他们是来讨债的。这群卢西亚人,可凶得很,我们差点和他们打起来。”
  乔瞪大了眼睛。
  他敢发誓,他没有找卢西亚人借过钱。
  黑森、蒂法、薇玛,更是不可能……
  躲在大伊凡身后的薇玛‘嗤嗤’的笑了起来,她看着一脸狼狈的费迪南,轻声笑道“这位老爷爷,您到底,欠了多少钱啊?”
  费迪南恼羞成怒的咆哮了起来“乔,他们和阿莫里一样,肯定有问题,抓起来,抓起来……卢西亚人,呃……”
  费迪南的眼珠子急速的转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