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章被困!
  “呜....”
  身体上那真实的酸痛感让渐渐苏醒过来的比比东有些难受,不由得皱着眉头。
  还没有将眼睛给睁开就不由得将身子瑟缩了一下。
  那有些寒冷的感觉让比比东很难受,不由得哆嗦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陡然间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比比东怀着极为糟糕的心情将眼睛彻底睁开了。
  这里绝对不会是按照她的想法醒来时应该在的教皇殿。
  没有富丽堂皇,没有宽敞大气。
  有着一堆篝火点燃了黑暗的环境,粗糙的石壁,随处可见的杂草。
  毫无疑问,此处乃是一洞窟。
  我这是?
  比比东略显懵逼,看着那不断燃烧的篝火堆和摇曳着的火焰,偶尔在爆炸声中洒落在空中的火星。
  她微微有些出神。
  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东西,还是以一种最为原始的状态呈现在这里。
  “衣服...”
  这个时候带着目的性地寻找,终于是在篝火堆旁边临时搭建起来的架子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衣服。
  “嘶...”
  虽然有些难受,但比比东还是赶紧起身,忍着身体的不适,走到了衣服旁边。
  入手之后,那真实的浸湿的衣服的感觉让她不由得将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
  不过马上,比比东就将衣服给穿上了,她可不愿意让自己就这么光着身子站在这里。
  还没有完全干,半湿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的感觉是真的不好。
  但比比东此刻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
  是他把我带来这里的吗?
  眼神狐疑地看向四周,下意识的就要使用寻常的手段探查周围的情况。
  不过中途比比东就皱紧了眉头。
  所有魂师的手段在这里全部都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再是在武魂殿中那个高高在上的教皇。
  也不是整个斗罗大陆上有名的强大封号斗罗。
  赶紧走...
  即便是身处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梦境,但是这里的真实感觉已经让比比东有些恍惚了。
  到底身为教皇的她是梦境,这里是现实。
  还是这里才是现实,身为教皇的她才是做梦的事情。
  比起上一次,那如同混沌般有些迷离的感受,此刻这里的一切,都让比比东心慌。
  太真实了。
  格外格外的真实,真实到了让她很不得了立刻离开。
  不过就在比比东刚刚走到了洞窟门口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却是挡在了她的面前。
  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完全干掉,有些湿漉漉的衣服贴合着身躯,将男人强壮健硕的身形很好地勾勒了出来。
  黑色的长发被他随意地扎在了脑后,显得清爽干净。
  那英俊的面庞上带着狐疑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的关心,就这么低头盯着她。
  他的左臂抱着一大捆柴火,右边的肩膀上则是扛着一个巨大的猎物。
  那是一头野猪,很大,重量大概在500斤左右的样子,看着不像是人力可以轻易举起的。
  因为对于玉天翼的恐惧,使得比比东本能地后退。
  眼神格外忌惮带着毫不掩饰的戒备之色盯着玉天翼。
  却是一言不语,一言不发。
  并没有过多地戒备比比东的意思,玉天翼将捡回来的柴放到了篝火堆的旁边。
  又将野猪给放下。
  在厚重的落地声中,他舒展了一些有些过度被使用的身子。
  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
  如果不是因为需要去拿这些东西,玉天翼也不喜欢穿。
  看着一眼极为戒备地盯着他的比比东。
  玉天翼就这么当着她的面将衣服给脱了下来。
  在比比东极为厌恶和憎恨,带着小退步忌惮惊恐的注视下,露出了他引以为傲的身材。
  将衣服搭在原本的简易衣架上烘烤,再添加一些柴火之后,玉天翼才看向比比东:
  “你穿着这种衣服舒服吗?”
  比比东谨慎地盯着玉天翼,不发一言。
  “我奉劝你最好老实听话。”
  玉天翼咧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你是乖乖地自己脱掉,把衣服放过来烤干,还是让我动手帮你,如果你真的是怎么希望的话,我是不介意善解人意的。”
  说着,玉天翼站了起来,朝着比比东走了过去。
  每走一步,都仿佛是在比比东跳动的心上抽了一下,让比比东分外的紧张,精神高度的被折磨。
  看着越发靠近的玉天翼,比比东终于是低下头大声道:
  “你别过来,我自己来。”
  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可相比于让玉天翼再度动手,比比东宁可自己来完成这个过程。
  她绝对不要这个男人再砰自己,绝对,绝对不要。
  “好啊...”
  玉天翼坐下,笑着道:
  “那就开始吧。”
  比比东心神一震。
  阴晴不定地盯着玉天翼,不得不咬牙切齿地说道:
  “转过去。”
  玉天翼依旧是带着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多少有几分轻蔑与不容置疑的强势:
  “你在命令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