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章不争气
  比比东心中很恨,恨不得立刻将玉天翼给撕碎掉。
  对于比比东来说。
  她从来,从来都没有陷入了这种比绝望更加深层次的苦难之中。
  哪怕是最落魄的时候,她也不至于被这般不尊重,甚至是轻蔑的对待。
  对于比比东而言。
  在几十年的艰苦奋斗过程中,她逐渐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并且能够轻易决定旁人的命运。
  她的身份尊贵,她地位崇高。
  她是武魂殿的教皇,她的一个决定能够影响整个大陆的走势。
  她的任何想法,都能够改变许多人的人生。
  她已经有着太久太久,都没有体会到过这种被忤逆与支配的感觉了,这让她很不适应。
  这已经让比比东走出了原本属于她的舒适圈。
  让比比东从一种环境中,立刻换到了另外一个环境内,一种有些极端的地位转变,让比比东难以适应。
  “脱掉...”
  玉天翼依旧是在笑,但是他的言语带着不容置疑:
  “立刻....”
  比比东狠狠地看着玉天翼,那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的眼神,让看到了的人,都会心生寒意。
  “你看着就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玉天翼咧嘴笑道:
  “你现在最好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毕竟,你没有反抗我的能力啊。”
  比比东很惆怅。
  很难受。
  很压抑。
  因为她不得不接受,玉天翼所说的,都是实打实的实在话。
  此刻的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陷入到了什么问题之中,事实就是她没有办法和玉天翼抗衡。
  她绝对不会是玉天翼的对手,绝对,绝对不会是玉天翼的对手。
  我没得选择...
  多久都没有生出这种无力感了?
  比比东自我拷问着,最后,她还是按照着玉天翼所说的话,慢慢地,将衣服脱了下来。
  将衣服放到了衣架上之后,她便是抱着腿蹲下,她不愿意让玉天翼看着自己的身体。
  哪怕玉天翼对她的身体,比她自己都要更加熟悉,更加更为清晰的认知。
  比比东就是不愿意。
  现在的比比东也不能够死。
  死了真的可以离开吗?
  这是比比东来自内心中的自我拷问。
  她清楚的记得,上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中,她也是被玉天翼给欺辱着。
  虽然不清楚时间到底过了多久。
  但仿佛是一年还是几年。
  但终究她没有睡过去,也根本就没有精疲力竭的时候,不会口渴,不会饥饿。
  甚至是连那种体验的感触程度也远远不如这一次的真实。
  那一次,比比东是睡了过去之后,便在现实世界中醒了过来。
  可是这一次她累得昏睡过去再度醒来的时候,却依旧是在这里,并没有能够回去。
  这让比比东很是不解。
  也使得比比东不敢贸然选择死亡。
  在无法确定如果在这里死亡,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之前,比比东不会贸然行动。
  长期的位高权重的生活,已经让她变得很冷静,同时也理性。
  从那种特殊的状态中抽身出来之后,比比东便是将一切能够分析的东西,都给分析了。
  偏头看过去。
  此刻的玉天翼正在处理刚刚搬回来的野猪。
  巨大的野猪已经被玉天翼给剖开了。
  他所使用的乃是最原始的石具,如果不是因为他有着强壮的身体和足够大的力气。
  比比东觉得,仅仅想要凭借磨得锋利的石头都将野猪开膛破肚,那是一个有些困难的事情。
  大量的内脏被玉天翼丢弃到了燃烧得极为强盛的火焰中。
  空气中已经弥漫了大量的肉香味儿。
  “咕咕咕....”
  比比东这个时候,肚子发出了声音。
  她的面色不禁有些难看。
  低垂着眉眼,不去看玉天翼。
  她能够感受到,玉天翼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为什么我会饿?
  这是比比东最大的疑惑最大的苦恼。
  上一次,全程没有任何的饥饿感,可是这一次,这算是什么?
  “估计还需要等一等。”
  玉天翼正好将一整条野猪腿给放到了火堆上炙烤,真的想要饱餐一顿,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并且,玉天翼将一切多余的废料全部都丢入了火堆中,也免得他耗费更多的功夫来清理肢解动物的现场。
  比比东现在还没有能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也不知道与玉天翼到底该怎么相处。
  而其她对玉天翼只有仇恨,恨不得将玉天翼就地杀死,又怎么可能会接玉天翼的话呢。
  一言不发。
  只是空气中弥漫着的肉香味儿。
  再加上不断地从猪腿上滑落的油脂,和卖相越发出色的烤猪腿,让比比东的肚子不争气地再度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