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冬至
  冬至。
  金陵城,寒风呼啸,鹅絮大雪。
  一辆破旧的运柴老牛车从王侯巷的平王府后门驶出来,木框车轮“嘎吱嘎吱”的碾压着皑皑白雪,往城南的长乐街方向而去。
  柴火房的一名老伙计张老伯驾驭着老牛车,走得慢吞吞,车身却摇晃的厉害。
  不多会儿功夫,老牛车的稻草堆里钻出一个二十余岁锦衣大袍轻年人和一个穿着貂裘的十六岁稚气小丫头。
  “总算逃出来了!”
  楚天秀紧张的望着王府方向,发现没有平王府的侍卫追来,这才放松下来吁了一口气。
  说来,这事有些憋屈。
  昨夜,他发现自己穿越了。
  成了大楚皇朝“昏侯府”的小侯爷,金陵皇城赫赫有名的四大纨绔之首,世人都敬畏的称他为“小昏侯”。
  他也不知道这金陵四大纨绔有多牛气。
  但既然自己穿越成了古代小侯爷,总要享受一下封建王朝的豪门权贵子弟的奢靡生活吧!
  可是他来不及高兴,便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处境艰难。
  他爹老昏侯楚庸借了平王李荣十万两银子,没银子还这笔巨债,便想赖着不还。平王府自然大怒,要追债。
  两家因此扯皮起来。
  昏侯府和平王府的债务官司,金陵府尹不敢管,告到了皇宫里。
  皇帝项燕然朝政繁忙,瞧这两家王侯为了讨债扯皮,闹的也很头疼。
  这时候也不知是哪个缺德鬼,出了个“让昏侯府以子抵债”的馊主意。
  皇帝一听这主意不错,立刻下了一道圣旨,命小昏侯楚天秀入赘平王府,为郡主李虞的上门夫婿,去抵那十万两银子的巨债,把这债务官司给潦草结案了!
  小昏侯被坑惨了,自然死活不答应当上门女婿,死赖在昏侯府不肯走。
  这老昏侯楚庸也真够狠心的,一棒槌敲晕了儿子,送到平王府来,逼他和郡主李虞成亲。
  就在这个时候。
  他这位楚天秀穿越了,取代了被敲昏迷的小昏侯,悲催的成了倒霉的上门赘婿。
  这是他倒霉的开始。
  平王府的人能给他这上门女婿,什么好脸色?
  上到二夫人,下到大总管、管事、仆人,一个个对他嘴上客气,眼神冷冰,好像他欠了王府十万两银子没还似得。
  楚天秀本就心高气傲,在平王府受冷眼,浑身不痛快。
  更郁闷的是,这位郡主李虞居然很傲气,居然敢宣称“妇唱夫随”,连走路的时候都要让他乖乖跟在她后面,瞧她一副骄傲孔雀,欣喜开屏的翘屁股。
  这还能忍?
  楚天秀一怒之下,把郡主派来伺候自己的小丫头祖儿拐了。祖儿找了王府的熟人老伙计,用一辆运稻草的牛车偷逃出平王府。
  他要逃回昏侯府去,痛骂老昏侯一顿,然后想法子让皇帝改了那道入赘圣旨,把他的侯爵要回来。
  老子一个世袭罔替的小昏侯,才二十多岁,大半辈子的权贵生活还没有开始享受呢,凭什么卖身去平王府当上门女婿,当受气包?
  “姑爷放心,张老伯办事很小心,王府守卫肯定没发现我们偷偷逃出来了。”
  祖儿也有些提心吊胆,怕被抓回去。
  “祖儿,这次出逃你立了大功,回头姑爷给你做一顿鸳鸯火锅,犒赏你!”
  楚天秀不由揉了揉她漂亮的小鼻子,大为赞许。
  祖儿这小丫头是个小吃货,又没心眼,忠心耿耿太好忽悠了。
  不管入不入赘,他都打算收她做通房小妾。
  “谢姑爷!只要是姑爷做的肯定很好吃。我们现在是回昏侯府吗?!”
  祖儿顿时脸色羞红,满心欢喜。
  她跟王府的其她下人不同。
  郡主说过,姑爷上门之后,她就是姑爷的丫鬟,跟着一起陪嫁的小房妾室。
  以后她生是姑爷的人,死是姑爷的鬼。
  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用她的铁拳,誓死捍卫姑爷!
  所以咯,就算姑爷要溜出王府回昏侯府,她也要全力帮忙。
  虽然姑爷很奇怪,总是说一些奇怪怪的话。
  像什么鸳鸯火锅之类的,她也听不懂。但既然是“鸳鸯”想来是让人想入非非,羞羞哒的那种事情吧。
  “哈气~,好冷啊!”
  楚天秀也不知道祖儿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
  他秀气的脸庞,露在牛车稻草堆外面,刺骨的寒风一吹,快冻的鼻子都红了,身子打了一个冷颤。
  这该死的鬼天气。
  今天好像是冬至,正是快一年最冷的时候,冷的骨头都哆嗦。
  他逃的匆忙,也没太多准备。
  不过无妨,昏侯府离的近,也在金陵城的王侯巷,两家一个在巷头一个在巷尾。
  “祖儿,我们赶紧回昏侯府!!”
  楚天秀喝气搓着手,驱赶寒气。
  他小侯爷的床又大又暖和,今晚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
  赶明儿,他睡足了精神,再进宫面圣哭诉一番,死活要劝皇帝,把那道圣旨改一改,留下“赐婚”,删了那‘入赘’两字。
  他一套完美的说辞,都准备好了。
  圣旨赐婚,侯爵之子上门入赘,亘古未有的昏聩之事。
  此举定然招来朝廷众臣的抗议,民间诽议,士林震动,群起愤沸。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其实他有更好的主意解决两家的债务官司。
  让郡主李虞,直接嫁给本侯爷不就得了?那笔十万两巨债就当郡主的嫁妆,不过分吧?债务一笔勾销!
  侯府、王府从此是一家人。
  完美!
  漂亮!
  皇帝听了他这更高明的主意,一定会动心,把圣旨稍微改动那么几个字。
  至于那个什么狗屁的上门入赘!要是让他楚天秀知道是谁给皇帝出的馊主意,定要扒了这家伙的皮不可。
  老牛车“嘎吱嘎吱”走的好慢,终于到了昏侯府门口。
  “走,下车!”
  “好嘞。”
  祖儿连忙一个翻身,和楚天秀下了运柴牛车。
  平王府。
  后门虚掩。
  皑皑雪地里留下两道深深的牛车撵痕。
  一名十八岁的美丽少女,红唇齿白,脸颊五官轮廓鲜明,她披着一身华贵的貂裘大袄,腰携佩剑,茕茕孑立在后门,望着那辆破旧的牛车远去。
  她似乎指望着牛车能回头只要回头,她就原谅小昏侯这次翘家出逃,既往不咎。
  但让她失望的是,这辆牛车的牛脾气似乎异常的倔强,大有一去便不复返的气势。
  哼!
  小气吧啦鬼!
  不就是他们两人一起暧昧的逛王府花园,她无意间说了一句,“夫君既上门,当以妻为尊,请走在我后面”么!
  然后他就像一只发怒的公鸡一样炸毛了。
  小肚鸡肠肠,没点大男子汉的包容气概。
  美丽少女粉雕玉琢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羞恼,气的一跺脚。当然还有一丝丝懊悔或许,她之前不该语气那么重吧!
  对于一个年芳十八的少女来说,她身心已是很成熟。
  从她懂事时起,她便知道自己的婚姻,注定了只能是一场政治联姻。
  她身为当朝太尉平王李荣独女,未来的夫婿不是皇孙王侯,便是金陵城十大门阀嫡子。
  只是,她以前没想过,皇上会忽发奇想,一道圣旨赐小昏侯入赘平王府。
  这大楚皇朝乃秦末西楚霸王项羽所立。
  太祖皇帝项羽在鸿门宴上,项庄舞剑“误杀”最强大的对手沛公,随后一统天下诸侯,定帝都于江南中心金陵城。
  而原先早已经衰落的前朝楚国国君楚氏一门,被赐为“昏侯”,得以延续至今。
  至今,大楚皇朝已延续到第六代帝君,在一代明君项燕然的治下,天下承平十余载,国力日益鼎盛。
  而昏侯府在历代老侯爷的奢靡挥霍之下,却是负债累累,在朝廷和民间的名声糟糕透顶,就是纨绔、昏庸的代名词。
  到了小昏侯这一代,更是几近登峰造极,为金陵四大纨绔之首。
  大楚皇帝项燕然瞧小昏侯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如今终究还是被皇帝项燕然突如其来的一旨赐婚,戛然彻底掐断了昏侯一门的世袭传承。
  这便是圣意!
  皇帝要机断了昏侯府的传承,谁能阻止?!
  从接到圣旨赐婚的一刻,她便明了圣意,默默的接受了这门婚事。
  把她最贴心的两个丫鬟之一祖儿,赐给了小昏侯,想拴住小昏侯高傲不拘的心。以后慢慢管教小昏侯,把他的纨绔性子改过来。
  可她也只不过是对小昏侯说了一句“以妻为尊,乖乖跟在后面”而已。
  小昏侯居然气炸了,连夜拐了丫头祖儿,乘破牛车,翘家出逃。
  她明白,小昏侯显然是心有不甘,还在做改变圣旨入赘的最后挣扎,这才出逃的。
  丫鬟狄儿站在她身后,看着远去的牛车,气恼道“祖儿这个小糊涂,居然这么快被姑爷给收买了,偷偷带姑爷翘家出逃!郡主,我带人去把他们追回来吧?!”
  李虞轻叹摇头,“他心中依然气恼,就算人被追回来了身在王府,心在外,留他何用?”
  “可是,他若是去了昏侯府不再回来,在金陵城到处鬼混。郡主您的这场婚事,圣旨赐婚,早已经天下皆知如何收场?”
  狄儿十分担忧。
  她怕,小昏侯气恼退了婚,小姐遭到天下人的嘲笑。
  “哼,离开平王府,他又能去哪里?
  当今皇上圣明,独断乾坤,圣旨赐婚入赘。老昏侯不要命了,哪敢留他?昏侯府早没他的立足之地。
  如今他不在两府,又身无分文,能在金陵城厮混几天?!
  他乃是金陵头号纨绔,自幼锦衣玉食,享受世间独一份的娇贵,能在金陵城里过平民百姓的生活吗?
  我估计,过不了两天,他在外面碰了一鼻子灰,就会自己灰溜溜的回来,踏踏实实过日子。”
  李虞绷着粉脸,哼了一声。
  她有些恼,自己不过稍微管教了一下夫君而已,楚天秀便气的翘家出逃。
  但只要他回来,她也不会真的去跟他计较。
  看来,她以后得改一改当面管教小昏侯的方法了。
  李虞想了一下,又说道,“狄儿,你立刻派人去一趟金陵大豪沈府,告诉沈大富老爷子,就说小侯爷回昏侯府了,让他赶紧去催债。
  昏侯府除了欠我们平王府,还欠着沈府好多银子呢。我看他逃回去,怎么去收拾昏侯府这些烂摊子?!”
  “沈府?郡主太英明了!”
  狄儿目光一亮。
  金陵城的沈府,是大楚皇朝第一大豪商。沈大富是皇帝沈太后的亲弟弟,皇家外戚最强势的一门。
  沈大富去上门讨债,姑爷哪里还待得住。
  李虞吩咐完,便要回虞园。
  她顿了一顿,有点担心楚天秀在外面的安全,又道“狄儿,你带一队高手侍卫,暗中跟着他。祖儿虽然自幼习武,武技出色,但太年轻了,被他忽悠两句就找不着北,怕是照顾不周全。”
  “嘻嘻,郡主心里都是姑爷啊!姑爷真是没心没肺,不知郡主的心思。”
  狄儿笑道。
  “哼,我是担心他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丢了我们大楚第一大门阀的脸面!
  我的面子丢了事小,我爹平王的面子丢不起,小昏侯在外面丢了面子,我爹恐怕一怒之下要大棒责罚他。
  就他这娇贵的身子,挨得起几次棒子?
  你派人给我盯紧了,谁也不能碰他。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更要详加禀报还有,别让他跑出去秦淮河边沾花捻草!
  他要敢去秦淮画舫上鬼混,立刻派侍卫抓他回来。”
  李虞神色中,带着一份骄色。
  “是,郡主!我这便带王府侍卫尾随,保证姑爷这次翘家出逃,不损一根毫毛回来。”
  狄儿立刻笑嘻嘻领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