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得罪皇舅
  沈府的一群虚张声势的家丁们,在昏侯府门口排排站定,挺胸抬头,八字一迈,气聚丹田,高声怒喊起来。
  “欠债还钱!”
  “昏侯一门,寡廉鲜耻!”
  响彻云霄,震动王侯巷。
  好在,王侯巷的其它王侯府邸早就习惯了昏侯府被堵门追债,颇为幸灾乐祸,也没人出来看热闹。
  沈府家丁喊归喊,更没敢冲进昏侯府去。
  昏侯府是大楚皇朝太祖皇帝项羽亲封的一等勋贵,世袭罔替。这等顶级勋贵,就算是镇守帝都的金陵府尹也管不了,只能当今圣上亲自管束。
  沈大富这为金陵皇城头号大土财主,却也没这胆子冲进昏侯府去抢钱。要是被皇宫里知道,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老昏侯楚庸一看,沈府的大群家丁排成一排完全堵住昏侯府大门,扯开嗓子破口大骂,一副不还钱不走人的架势。
  可他的银子都装大罐子埋地下了,哪有余钱来还。
  楚庸没辙了,朝楚天秀道“秀儿,平王府讨债也就去宫里告个状而已。这沈府居然比平王府更难缠,把咱家大门都堵上了。沈府的这笔钱是你借回来的,你想个法子劝他走吧?
  我听说沈家也有个待字闺中的女儿挺文静秀气的!爹回头跟皇帝说说,让你上沈家的门也不亏。你考虑一下?”
  “我又没分身术,同时入赘两家!除非皇帝老儿让我同时娶两个老婆否则没戏。”
  楚天秀没好气,不屑搭理那只会使蛮的土财主,道“告诉他,我昏侯府凭本事借来的银子,凭什么要还?居然月利一钱,一个月便是一万两银子的利滚利,这是高利贷,这个该死的大奸商,吃侯脂侯膏的大败类!再不滚蛋,老子唾沫活活骂死他。”
  “对对!还是我的秀儿脑子清醒,就是这个道理啊!”
  楚庸大喜,朝沈大富骂道“你这放高利贷的奸商,听到我家秀儿的话没有。咱凭本事借来的银子,凭什么还你。还不快滚?!”
  土财主顿时气的浑身颤抖。
  “小昏侯,借银十万两月利一钱,明明是你自己主动提出来写进借据的,怎么变成我贪你家利息的大奸商了?
  我是看你家穷,才借给你。你却想着坑我沈家的钱,好狠毒的心肠啊!明儿我定要进宫,告御状去!气死我也,哇~——!”
  土财主气懵了,哀嚎一声,口吐出一口白沫,当场翻眼昏厥过去,噗的倒在昏侯府外的雪地里。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
  “快,老爷这是被昏侯家气的犯癔病了。快送回府去,去医馆请大夫来!”
  沈府的一群堵门高声叫骂的壮汉家丁顿时慌了手脚,他们也顾不上堵门,连忙抬起气的昏厥过去的沈大老爷,往沈府狂奔而去。
  “沈老舅,慢走不送啊,明儿病好了再来喝茶!银子没有,白茶还是有一杯的!”
  楚庸满脸不在乎。
  总算打发了一个讨债的。
  他身上蚤子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只,挥了手不送。
  楚天秀当然更不在乎。
  他都不知道这忽然跑出来追债的土财主,是哪块地里的一根葱?总不会比平王府还更牛气吧!
  “姑爷!”
  祖儿认出那土财主来,悄悄拉了拉楚天秀的衣袖,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怎么?”
  楚天秀纳闷。
  “您不会是忘了沈府是谁家吧?”
  她感觉姑爷被他爹棒槌了,好像真的有点失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也忘了。
  “谁啊?”
  楚天秀奇怪。
  “沈大富,金陵第一大财主,垄断江南的绸缎生意。他是沈太后的亲弟弟,皇帝的亲大舅。明儿,您还是去沈府赔个礼吧。别把沈家得罪的太惨了。”
  祖儿小声道。
  楚天秀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惨叫一声。
  卧槽!
  他两条腿都瞬间软了差点一哆嗦出来。
  皇帝老母沈太后的亲弟弟!
  皇帝的大舅子。
  沈大富?
  皇舅,您老亲自上门讨债,怎么不先自报家门呢。
  我刚才肯定春风满面,好吃好喝招待您老,任由您老唾我一脸,我也不会有半点怠慢。
  难怪隐约觉得这沈大富有点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老爹楚庸怎么就敢去坑沈府的钱?不,这借据还是小昏侯亲自写的,是小昏侯坑了沈大富?
  小昏侯的胆子是什么做的,这么能作死,怕是从没把皇舅沈大富当一回事!
  现在才知道,什么都晚了。
  楚天秀郁闷。
  刚才只顾一时痛快,骂的沈大富的气晕过去,肯定把这位皇舅给惹毛了。
  昏侯府完蛋了。
  前脚被平王讨债,后脚又被皇舅追债!
  难怪昏侯老爹拿了陛下的赐婚入赘圣旨,也不恼,居然乐颠颠的把小昏侯一棒槌打晕,送到平王府去上门入赘。
  自己冤枉老爹了,他是在送儿子脱离苦海啊!
  唉,罢了!
  平王府的上门女婿,倒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好歹能躲避一下狂风暴雨。那些追债的,应当不至于追他到平王府去吧!
  可是,上门赘婿就是个受气包。
  平王府当家的谢二夫人,管钱财支出的钱大总管,那些李氏子弟,个个都摆出一副清高又冷淡的嘴脸。
  还有一堆下人仆从,明面上恭敬,躲在背后却叽叽咕咕议论他的是非,这些糟心的事情就别提了。
  他在平王府,浑身难受。
  连自己的老婆,郡主李虞也在他面前,骄傲的好像打了胜仗的小孔雀一样。
  这让他在平王府更是度日如年啊!
  楚天秀感觉自己头上压在几座大山,举步维艰,一声长叹告辞,“爹,我忽然想静静。侯府太嘈杂,我且出去避避吧!”
  “好好好!你娘和奶奶早已经睡下了,就别进去打搅她们了。你安心回平王府吧,平王府比咱昏侯府更有钱。
  平王就李虞这么一个女儿,府里的那些钱财还不是你儿孙的,你在那边只管放开了吃喝,别觉得丢人!
  听说郡主还给你纳了两个通房小妾?你后面这位小丫头,就是其中一位吧?记得明年带三个大胖小子,回来省亲啊!!”
  老昏侯楚庸看了一眼楚天秀身后漂亮的祖儿丫头,显然十分的满意。
  他不怕楚天秀在平王府吃亏。
  楚天秀这个金陵城王侯门阀子弟中头号纨绔,横着走不是一天两天了。能让楚天秀吃亏的人,还没从娘胎里生出来呢。
  祖儿少女脸皮薄,满脸羞臊的通红,一时不知,是否该上前问候老昏侯一声。是该叫老爷,还是该叫爹爹呢。
  “爹,保重!侯府里就靠您撑着了!”
  楚天秀果断向老爹拱手,拉着红晕乎乎的祖儿便告辞而去。
  他心中一声黯然。
  昏侯府是待不了。
  可是打道回平王府,回去当上门赘婿受气包,向郡主李虞低头服软,又感觉太窝囊了。
  至少今晚是绝不能回去。
  晚上去哪里落脚?!
  唉,我好不容易穿越一回,混了个小昏侯的侯爵身份,怎么就落到这等被逼上门入赘,甚至流落街头,无处栖身的凄惨境地?!
  他明天还准备进宫,哭劝皇帝改掉那道入赘平王府的圣旨呢。
  可今晚把皇舅沈大富给气昏过去,沈大财主醒来,明天肯定气愤的跑去皇宫找皇帝告御状。
  自己明天去皇宫,岂不是撞上皇舅告状?
  皇帝肯定跟自己舅舅亲,定然恼火自己。
  这才短短几天呢,就恼了皇帝两次。上次被贬上门赘婿,这次指不定皇帝会怎么惩罚自己。
  这可怎么办?
  赶紧想个主意,把这糟糕的局面稳住!
  楚天秀忧心忡忡,垂头丧气,带着俏脸羞红满怀心事的丫头祖儿,走在金陵城繁华的街道上。
  今晚不想回王府去,在长乐街找个热闹的客栈住一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