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酸儒们的嫉妒
  “我呸!”
  “你个不要脸的小昏侯,金陵城四大纨绔之首,天下就没有比你更昏庸荒唐的人。”
  “你爹老昏侯都比不上你!你一个顶了六代昏侯,把昏侯府彻底败光了。”
  “你挥霍了平王府十万两银子,赖着不还,自己作死,活该被皇上贬为平王府的赘婿!”
  “还是圣上圣明啊,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绝妙好法子来收拾你,把你这妖孽给收服了!
  这下你成了上门赘婿,被一道紧箍给死死拴住,没法子无法无天了吧。真是淋漓尽致的畅快,值得喝一盏烈酒庆贺此事!”
  “诸位,朝廷下旨,明日公车府要收今年岁举的‘举荐文书’了。我们把支持圣上赐婚入赘的文书,一起交到公车府去。
  表示我们儒生们对朝廷的支持,定要将此事载入大楚史册,颂扬我们陛下的英明神武!”
  众儒生们慷慨激昂,一边高声痛骂,一边大呼皇帝圣明。
  楚天秀被满厅的众儒生文士们骂了个狗血喷头。他一个人骂不过这一大群儒生,顿时识趣的缩了回去,郁闷的喝了一口冷水酒,更是郁闷。
  他心头恼火。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啊!
  怎么就没一个儒生支持他呢!
  不是说好了,儒家士子都是清流、正义之士,大家一起抨击朝廷奸臣吗!
  怎么皇帝受到奸臣蛊惑,贬他堂堂侯爷入赘,干了这么昏庸透顶的事情,却一个个高声叫好。
  你们刚正不阿的正义立场呢?
  为了打击我小昏侯这个敌人,就不管皇帝有多昏庸了?
  一群没立场,没骨气的家伙!
  楚天秀心中腹诽。
  鸿门客栈内,众儒生们高声痛骂一番,神奇的看到小昏侯居然不还嘴。
  这倒是稀奇的很。
  他们一头担子热,独角戏骂着终究是无趣。很快平息下来,有些儒生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起金陵城另一件大事岁举。
  冬至,金陵城一共就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个是皇帝下旨,赐小昏侯上门入赘平王府。轰动一时,短短一日之间便传遍了整个金陵皇城。
  另一个,当然是每年冬至,皇帝都会下的一道旨意“岁举”。
  岁举,凡王侯、公卿、二千石以上郡守,可向朝廷举荐一人,参加“策问”考核,出仕为官。
  因为岁举是战场立战功之外,在朝廷出仕为官的唯一途径。儒生们不会刀兵,只有岁举出仕,自是非常关心。
  “朝廷下旨岁举,你们准备的如何了?!”
  “诸位仁兄,你们找到举荐出仕门路没有?”
  “唉,难啊!王侯、三公、二千石郡守以上,才有资格举荐一人出仕。举荐的名额那么少,一年也就百来人被举荐。
  我们这些大多是平民小富出身的儒生文士,如何攀的上王侯公卿、郡守的关系?没深厚的关系,谁会举荐你?!”
  “我们苦读大半辈子的儒家经书,但求闻达于诸侯。只盼朝廷能看上眼,给一个举荐出仕名额否则,一辈子也没什么大出息!”
  客栈,众儒生文士们哀鸿遍野,无不叹气。
  也怪不得他们如此犯愁。
  自太祖皇帝项羽立大楚皇朝,至今不过六七十年的光景。
  大楚皇朝,也并非施行后世长达二千年的科举制,而是推行是更为古老落后的岁举(察举制)——王侯、公卿、二千石郡守以上官吏推举,经朝廷考核之后,方才授官出仕。
  说直白点,这个时代就是王侯门阀,垄断政权的时代。
  这比商周先秦的世袭制要好,又比后世的科举制度要落后。平民百姓是很难挤进朝堂之中的。
  得不到大官的举荐,参加朝廷考核,还想当官?!
  呵呵,你学了点儒书就想当官,你是哪根葱啊?
  门都没有!
  寻常的儒生,只能在门阀大户、乡村、县城,当个私塾先生什么的,来谋个生计。
  岁举?
  楚天秀机警的竖起耳朵倾听,听了一会,仔细一琢磨,无比惊喜。
  昏侯是王侯,完全符合举荐出仕的条件。
  这不是给他量身打造的吗!
  他这两天老是在为上门赘婿犯愁,想着劝皇上改圣旨。
  怎么就没想到自荐当官,这条摆在眼前的大道呢?只要当上了官,也就不用在平王府寄人篱下了。
  记得,李白、左宗棠,都是史书上明写着的赘婿出身呢!
  他们一个是名扬天下的大唐第一才子,唐玄宗、杨贵妃、太监都去捧他的臭脚。
  另一个中了清朝的科举,名动天下的清朝晚期高官,狂傲到瞧不起天下人呢!
  这说明赘婿也能当官!
  本小侯爷干脆自己自荐为官。
  等自己当上大官,也不用看平王府的脸色了,谁还敢对他冷嘲热讽。这些穷酸儒生们,追着他狂拍马屁都来不及呢!
  让平王府的二夫人、钱大总管一副牛气的高冷摸样,让你们这些儒生们当面指桑骂槐。
  我小昏侯是上门赘婿又怎么了?
  走着瞧!
  楚天秀得计,猛的一拍桌子,“本小侯爷明儿便自荐为官去!你们这些腐儒,就等着本侯爷当上大官,来拍马屁吧!”
  客栈大厅内,众儒生一时反应过来,惊懵了。
  对啊!
  昏侯府也是侯爵,有一个举荐出仕的名额!
  小昏侯岂不是有很大的机会出仕当官?!
  “不会吧!”
  “皇上何等圣明,怎么可能任由他这样的昏庸纨绔子弟出仕为官!”
  众儒生文士们被踩了尾巴一样,痛心疾首。
  他们一个个饱读经书才华横溢,满腹经纶足以匡扶社稷,却苦于没有高官举荐的门路,去报名考试的机会都没有,朝廷不需要他们。
  可小昏侯这个昏庸透顶,依靠着世袭的祖荫,生下来就能自荐出仕。
  天道何其不公啊!
  “贾生,你不是平王府当了二十多年的私塾先生吗。王府赘婿,小昏侯要出仕为官,你不气愤么?!”
  忽然有人道。
  众人顿时望向大厅内一个五十余岁老儒生。
  这老儒生在平王府教书半辈子,读书多,浑身酸气。平日,他最是愤世嫉俗,痛恨那些当了官的昏庸之辈。
  今晚他倒是不怎么言语。
  “哼,这有什么好怄气!”
  老儒生不以为然,朝皇宫方向遥遥一拱手道“每年腊八岁举考核,是圣上亲自主持的,严着呢。就凭小侯爷这点本事,也能入得了圣人的眼?让他去自荐又何妨!”
  说完,他把头转向小昏侯,摇着脑袋道“贾生在此恭候小侯爷的消息便是。
  贾某愿和小侯爷赌一把,赌小侯爷能否通过圣上的严厉考核,出仕当官!输者,自愿在冰天雪地的金陵城跑上一圈!”
  “哈哈!这话不错。李某愿随贾兄,一同立下此誓。”
  “我等皆愿奉陪!”
  众儒生文士们听了贾生这番话,忽然醒悟过来。
  小昏侯能自举荐,但不代表能出仕为官。
  出仕之前,皇帝亲自考核。
  严厉着呢!
  皇帝对小昏侯这般的反感,把他贬为上门赘婿。
  就凭小昏侯只会花天酒地、挥霍无度,朝廷要他来干嘛?生怕朝廷钱粮多的不够小昏侯糟蹋?
  小昏侯这分明是在作白日梦。
  他们的担忧和嫉妒,完全多余的!
  “沃槽,冰天雪地金陵城裸奔,这种毒誓你也敢发!贾老,你有种,佩服!你们这群腐儒、一群官迷,分明是心里嫉妒,这才百般诋毁本小侯爷!
  走,祖儿,咱们回王府去写《自荐出仕书》。
  姑爷我明儿就要上书朝廷,宏图展翅,一飞冲天!等着这群儒生嫉妒发狂,在金陵城冰雪大裸奔,庆贺本小侯爷当官。”
  楚天秀大笑出了鸿门客栈,直奔平王府。
  “好嘞!”
  祖儿喜极而泣,急忙跟上。姑爷终于想明白了,主动要回王府了,也没白费她陪着在街上冻一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