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匈奴王廷
  燕然山下。
  单于王庭。
  匈奴王庭乃是匈奴之都,逐水草而居,经常迁徙各地,并不固定。
  匈奴军臣单于,从朔方归来,在单于庭大帐大宴匈奴各部落诸王。
  众人喝的酩酊大醉。
  “此番攻打大楚,虽无大胜,但是拿下一座朔方城,也算这十余年来少有的大胜了!”
  “大楚战神李荣,见单于闻风而逃,弃了朔方城,逃到太原去了。可见大楚无人敢和单于一战啊!”
  “大楚皇帝小儿,想来也知道我匈奴的厉害!日后,让大楚年年进贡,奉我军臣单于为兄!”
  众匈奴王们纷纷道。
  “哈哈~!诸位王爷,说笑了。进贡就罢了,能逼迫大楚跟我匈奴开放边关,通商,便足以。”
  军臣单于端起一尊豪华奢侈的琉璃杯盏,将羊奶一饮而尽,心头无比痛快。
  最近数月,大楚皇朝出了一种新式的精美琉璃杯盏,奢华无比。
  一些大楚的奸商偷偷运送到关外,来匈奴贩卖。
  寻常商人出不了关门。
  但是沈太后沈家有门道,沈大公子的生意,谁也不敢拦。
  匈奴的贵族、贵妇们向来喜好大楚的奢侈品,一时趋之若鹜,大户人家必买上几只,来装点门户,显示尊贵。
  一口琉璃杯盏,值得五十头肥羊。
  匈奴转手又卖到西域三十六国那边去,一百头羊换一个琉璃杯盏,赚了一大笔的差价。
  战场上没收刮到多少银子,这做转手生意倒是赚了不少,让他和众匈奴王们都颇为满意。
  左右一寻思,这打仗还不如倒卖琉璃更赚钱,他当然一门心思想要赚这笔生意。
  “报——!单于,浑邪王、休屠王求见。”
  忽然,王廷大帐,一名匈奴守卫闯入。
  “浑邪王和休屠王,不是在守朔方城吗?他们怎么跑来王廷了?”
  众匈奴王都是一愣。
  “莫非朔方城丢了?快,让浑邪王、休屠王进来!”
  伊稚王爷暗道一声不妙。
  很快,两个王爷满脸污泥和血泽,浑身狼狈,踉跄的冲进了大帐。
  倒不是他们真浴血苦战过,他们根本没冲上去打。
  只是就这么光鲜亮丽的来见单于,未免脸上不好过。干脆往脸上抹些血,在泥地上滚几下,装的惨一点,说不定单于见他们可怜,能蒙混过关。
  浑邪王噗通一声,朝军臣单于跪倒,嚎啕大哭道“单于,大事不好。大楚军挥十万大军攻打朔方城,我和休屠王拼死苦战三日三夜,不敌。只能且战且退,退回到大草原与之周旋。求单于赎罪!”
  “混账东西!本单于耗费数月之久,才得来的朔方城。让你们两部落五万兵马守一座小小朔方城,居然也能大败!
  李荣孤军守了两个月,你们怎么最少也能守小半个月吧!
  只需半月,本单于便能率领大军前往支援,和楚军决一死战!你们守了几天?怕是一日也没守住!”
  军臣单于气的大骂。
  这两个废物,有什么能耐,他心里多少有点数。
  什么苦战三天三夜,能打那么久才叫怪事。
  没指望他们多大能耐,好歹在城里守个十天半月吧,派人来大草原上求援吧。
  这两个废物,居然把好不容易得手的朔方城,给丢了。
  “单于,我和休屠王誓死苦战,败了一个万人大营,死了五千之众。实在是撑不住啊!
  楚军领军的是骠骑将军小昏侯,就是大楚的一代将星。他简直不是人,把所有的骑兵和战马都用钢甲包裹着,箭矢和刀枪对他们毫无用处,我们根本扛不住。”
  浑邪王嚎啕哭道。
  “王兄,勿要气恼。在大楚,小昏侯有新一代战神的美誉,非寻常之辈所能力敌。浑邪王和休屠王伤亡如此之惨重,想来也是尽力了。”
  伊稚王爷连忙劝道。
  对于匈奴来说,一场战役死五千匈奴骑兵,这绝对是惨烈无比的战斗了。这十多年,匈奴就未曾有这样惨痛的损失。
  一些小的匈奴部落,总共都没有这么多人口。
  中等匈奴部落损失五千人,那都是伤筋动骨的惨痛。
  若说让这些部落去和大楚军拼个同归于尽,任何一个不落也不愿意干。毕竟都是部落私兵,凭什么让他们去和大楚死磕!
  “两位王爷苦战归来,且先下去休息吧。回头再来商议出征之事。”
  伊稚王爷朝浑邪王和休屠王使了一下眼色,让他们下去。
  两人连忙匍匐着告退。
  单于庭大帐内,依然传来军臣单于的破口痛骂声。
  伊稚王爷和众王们纷纷苦劝,楚军即将来袭,匈奴部落之间不要起内讧,还是先想法子如何跟楚军一战。
  浑邪王和休屠王灰溜溜的出了大帐,听到军臣单于的大骂,却依然是心惊胆寒,面面相觑。
  这一关,恐怕是不好过啊!
  眼下,大楚军来势汹汹,单于一时不好收拾他们。
  但是此战之后,军臣单于迟早会秋后算账,对他们丢失朔方城问罪。
  “浑邪王,咱们怎么办?”
  休屠王心虚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单于要是非要拿这个借口杀你我,实在不行总要谋条活路!”
  浑邪王无奈。
  他们两个匈奴王爷在军臣单于面前,本来就没有什么地位。否则也不会被派去留守朔方城,在最前面抵挡楚军,充当预警的炮灰。
  现在落了罪名,以后更不好受了。
  军臣单于怒骂了一通,泄了心头的一团火气。
  他瞪着大帐内的众匈奴王们,道“大楚小皇帝把大楚最能打仗的小昏侯派来北疆,定然不是夺回一座朔方城这么简单!
  小昏侯灭了叛乱的众诸侯,便立刻率军北上,定然是想和我匈奴一战。
  哼,他爹当年干不成的事情,他这小子也一样干不成。”
  “单于,我们杀回朔方去,给小昏侯一点颜色瞧瞧!”
  “对!”
  “夺回朔方城,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众匈奴王们叫嚣道。
  “不——!”
  军臣单于却摇头道“小昏侯既然来了,定然不会止步于朔方城。他一定会进入大草原。我们在大草原上跟他决战!
  大草原才是我们匈奴的主战场,我们以逸待劳,就在这燕然山下等他们来。任由大楚来多少兵马,在这数千里茫茫大草原上,也是有来无回。
  传本单于命令,所有匈奴部落兵马开始集结,备五十万匈奴大军,准备与楚军一战!
  伊稚,你派出最精锐的匈奴马探,密切监视朔方城,楚军的动向。一旦楚军离开朔方城,进兵大草原,要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
  众匈奴王们应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