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在大草原上招摇过市的小昏侯
  楚天秀和李虞率军夺回朔方城。
  太尉李荣很快从太原城,调来了十万军队、数万百姓、大批的装备和军粮,开始加固朔方城的城防。
  物资源源不断的从后方运往朔方。
  有李荣坐镇朔方城,后顾无忧。
  十日之后。
  楚天秀和李虞率领休整过后的五万新军出征大草原。
  此时正是初秋,天气刚刚转凉,还不算太冷。
  不能再拖延下去,等到三四个月之后深冬,草原上下起大雪,对他们行军作战,征伐匈奴,会十分不利。
  二万步战车、二万火药枪轻骑兵以及一万重骑兵,马车上携带了大量的粮食和军火物资,徐徐新进在大草原上。
  离开朔方城,过了最外围的一座鸡鹿塞,翻过阴山,便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了。几乎看不到人烟和城市,只有草原和极少数逐水草而居的匈奴帐篷。
  不过,匈奴其实也有两个重要的标志地盘。
  其一是狼居胥山脉为中心,左匈奴部活动的地盘。
  另一个是燕然山脉为中心,右匈奴部活动的地盘。也是匈奴王廷所在,并且建了一座城池——龙城,作为祭天之圣地。
  这左右匈奴部,分割了整个数千里辽阔的大草原,称霸北方。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楚天秀望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不由感慨。
  以前上语文课听这首诗,总是稀里糊涂,分不清“阴山、龙城”,哪里是哪里。
  今日才知,原来阴山就在朔方城的边上,护卫着朔方城。这阴山,就是匈奴大草原和大楚边城的分界之处。
  胡马一旦过了阴山,便是朔方城脚下了。
  而这龙城,在匈奴的腹地,是匈奴的政治中心。
  李敢年骑着马,翻看着大草原的地图,有些疑惑。
  “姑爷,我们这是往哪个方向走?去攻打狼居胥山一带的左匈奴部,还是去攻打燕然山一带的右匈奴部?”
  李敢年疑惑。
  虽然新军出征匈奴,但是他们这些将领们,也不知道楚天秀的算盘,这一仗具体怎么打。
  “哪个都不去!我们从狼居胥和燕然山这两座山脉之间的大草原过去,一路往北!”
  楚天秀笑了笑。
  “一路往北?”
  李敢年满脸疑惑,“那是什么地方?”
  这副地图上,也没标明,穿过脸山之后有什么。估计还是大草原吧!至于那里有没有更多的匈奴,就不清楚了。
  别说他不明白,其余将领们也不明白。
  不过,没关系。
  反正他们对楚天秀是绝对的信心,小昏侯指哪里,他们便去哪里。
  整个大草原上,所有的匈奴部落都无比紧张,密切的监视着这支五万兵马楚军的动向。
  还好,因为有多达两万名步战车部队,马车当然比马要慢,行军速度要远比轻骑兵要慢很多,估计只有一半。
  所以匈奴骑兵探子,很容易追踪到这支楚军的动向,一路跟着他们。
  匈奴王廷。
  “报!单于,小昏侯率领一支五万人马的楚军,离开朔方城,往燕然山和狼居胥山中间方向去了。”
  匈奴探子急报。
  军臣单于、伊稚和匈奴众大小王爷们都是一愣。
  匈奴王廷所在的右匈奴部在燕然山一带,由军臣单于统领。
  左匈奴部在狼居胥山一带,由单于的亲弟弟,伊稚为最高统领。
  大楚若要北征,定然选其中之一为攻打目标。
  楚军应该清楚这个情报。
  他们哪里都没去,却打算从草原中间穿过去,这是想干什么?!
  楚军这是要做什么?
  小昏侯想干什么?
  “伊稚,你在金陵城跟小昏侯打过交道。小昏侯这是何意图?”
  军臣单于摸不着头脑,看了一眼伊稚王爷。
  伊稚也是一头雾水,“这王兄,我也看不出来。这两山的中间,只有一些零星小部落,他从中间穿过去,毫无意义!
  难道他想抄我们后路?不对啊,大草原上四面皆可走,哪有什么后路。难道他是诱饵,后面,还有其它楚军?!”
  “未曾见到其它楚军,离开朔方城。”
  “不管他想干什么,密切盯着他的动向!每日一报!”
  “是!”
  数日之后。
  “报!单于,小昏侯率领五万楚军,穿过了北方的姑衍山,继续往北没有停下!”
  匈奴探子再度来报。
  军臣单于、伊稚和众匈奴王们都懵了。
  姑衍山,对于匈奴们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他们的北方。继续往北走,那是苦寒之地,冬天皑皑大雪,雪季太长,缺少水草来养羊。
  匈奴人也不愿意待在那种地方,都是尽量居住在南方,靠近大楚边境的一带。
  这边气候暖和,降雨多一些,水草丰茂,才能养活数十万匈奴。
  穿过姑衍山,那种苦寒的鸟不拉屎的北方,谁愿意去啊!被惩罚的匈奴人,才会被流放到北方。
  在北方,是没有多少匈奴部落在那边生存的,就算有也是极少数的小部落。
  “这小昏侯,不会是在大草原上迷路了吧?找不到我们的匈奴主力所在?”
  “不应该啊,他乃是大楚新一代名将,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匈奴王爷们一个个心头嘀咕着。
  “走,集结我匈奴左右部五十万兵马,去看看小昏侯想干什么!”
  军臣单于思来想去,也没想明白小昏侯去大草原的北方干什么。
  但是,他总有些不安。
  小昏侯率军穿过了大草原,他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他军臣单于,身为大草原的霸主,乃是草原统治者。
  小昏侯这样无视他的存在,大摇大摆的穿过他的地盘,甚至不理会左右匈奴部落,这是一种深深的蔑视和羞辱!
  这比直接攻打匈奴王廷,还更离谱。
  若是任由小昏侯率军在大草原上走来走去。
  他这单于,哪有脸号令匈奴。
  伊稚王爷点头,“王兄,既然小昏侯孤军深入北地。
  那我们干脆在大草原深处,将小昏侯这五万兵马,一股脑儿全部吃掉!他就算想逃,这几千里的地,他也逃不回朔方城。
  他号称大楚最能打的战神,才五万兵马就敢深入大草原。我们五十万轻骑兵,就不信吞不下他。”
  “不错!”
  “我们率五十万大军,在姑衍山一带布防,把他返回大楚的逃生之路堵死。当年大楚皇帝项燕然差点就被我们给围死过一次,侥幸被他逃了。这次,不能让小昏侯给逃回去。”
  “出发!”
  “围攻小昏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