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8章 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陆天羽再一次让诸神震惊g。
  谁也没想到,在顶着如此磅礴强大的雷神之锤力量的情况下,他还能这么快赶到天界!
  雷神之锤对他就没有丝毫影响吗?
  众神们震惊,修罗就更加震惊了。
  他看着死气镜子里已经走到天门前的陆天羽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想不通!
  陆天羽纵然实力强大,纵然天赋异禀,却也不应该丝毫不把雷神之锤的力量放在眼里吧?
  难道是这雷神之锤的力量太弱了?
  还是说,自己的力量太弱了?
  “你别乱想了,或许只是因为雷神之锤不是你的玄兵,你无法发挥出它最大的力量,也无法利用其将你的力量发挥出来。”天河之母在旁边安慰着修罗。
  修罗闻言一愣,而后重重点头:“没错,是这样!肯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他喃喃着,状若疯巅。
  天河之母看的心疼不已说都:“夫君,不然,这件事,算了吧!”
  “你说什么?算了?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战神还没有死!我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修罗连连说着,满脸的不甘之色。
  杀战神是他的心结,若不能杀的了战神,他心结难除!
  心结不除,则无心修炼,后果之严重可见一斑。
  “可是,唉!”天河之母重重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就在这时,天门大开,陆天羽缓缓走进,微微停留后,他便直奔修罗宫。
  “来吧!来的正好!”修罗眼透着盎然战意,他早就想会会这陆天羽了。
  “啧啧!看样子,这两位是要在天界内一战了。”
  神山上的诸神们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交头接耳起来。
  “在天界打斗可是违反天界规定的,需要派天兵天将阻止吗?”
  “阻止什么?几位大帝都没有说话,不就是默许了吗?我们只需要好好看着就行了!”
  “倒也是,也不知道他们二人若真动手,谁会输谁会赢!”
  “我看好陆天羽!未走帝尊之路就上到天界的天神,几位大神的弟子,实力定然不凡!”
  “我与你的看法恰恰相反!他虽然天赋强大,实力也不凡,但新神终究是新神,天道力量绝对不如老神强大,更别说,那修罗也称得上是天界大神!我看这一战,他必输无疑!”
  “我觉得你小看了他!”
  “是你小看了修罗!”
  ……
  众神们吵吵嚷嚷,议论纷纷,有看好陆天羽的也有看好修罗的。
  在他们的争吵声中,陆天羽已经来到了修罗宫的大门前。
  门口,修罗和天河之母负手而立。
  “修罗?”陆天羽在两人面前站定,而后挑眉反问。
  “陆天羽,你终于来了……废话少说,动手吧!”修罗脸色阴沉,战意盎然。
  “非要动手不可吗?”陆天羽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你怕了?”修罗讥讽,“若是不想动手,那就休要阻止我。”
  “既然如此,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动手吧!”陆天羽一声低喝,伏羲剑猛地挥出,朝着修罗破空而去。
  他面对的是天界强者,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一剑刺出,用上了他五成的力量。
  “这陆天羽果然不简单!”天河之母见状微微点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陆天羽出手,暗道传言不虚,陆天羽的确有资格不走帝尊路而直接被邀请到天界。
  他这一剑的力量可是要超越不少普通天界天神!
  当然,仅凭这一点还是不足以击败修罗!
  修罗不是普通天神!
  “来得好!”面对陆天羽的一剑,修罗丝毫不慌,轻喝一声,无尽的力量迸发,化作一条若有似无的枯骨之龙朝着陆天羽呼啸而去。
  “轰!”
  一剑一龙撞击在一起,发出震天动地的力量。
  夺目的光芒散发,将偌大的修罗宫以及宫外的陆天羽、修罗两人包裹在其中。
  或许是两人的力量太过强大,神山的死气镜子中居然失去了两人的踪影,只剩下满目的光芒。
  “啧啧,这两人的实力还真是强大啊!”
  “陆天羽果然不愧为众多前辈都看重的人!”
  “强者如斯!”
  “我现在更加好奇这场大战究竟谁会输谁会赢了。”
  虽然死气镜子中只能看都夺目的光芒,但这更加让神山众神好奇了。
  实力如此强大的两个人,究竟胜负如何!
  ……
  光芒之中,陆天羽仗剑而立,目光微闭,没有任何动作。
  他的对面,大雾密布,从中散发着道道战意、杀意,犹如实质。
  修罗已经失去了踪影,但虚空中不时散发的黑气证明着他的存在。
  他在寻找出手的机会,陆天羽则是在等着他出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陆天羽的耳边响起一道轻微的风声,宛如有人呼气,又宛如是有人喘息一般,极为微弱,但陆天羽还是听到了!
  在这声音出现的瞬间,他猛地出手,口中低喝:“神君七式终极式——弑神!”
  话毕,磅礴的天道力量陡然迸发,化作一道肉眼可见的剑光朝着虚空的无人处而去。
  “啊!”
  伴随着这凄惨的声音,修罗直接从虚空中掉落下来,掉落在陆天羽的身后。
  他满脸痛苦,胸前血水直冒。
  “你怎么看到我的?”他死死的盯着陆天羽,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他自认为掩藏的很好,却没想到居然还是被陆天羽发现了踪迹。
  “你太想赢我了,倒置你心绪不宁,而这种心虚便彻底暴露了你的踪影。”陆天羽居高临下的看着修罗。
  修罗是个高手,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他太想赢了,反而让自己露出了连他都察觉不到的破绽。
  当然,陆天羽的强大也是毋庸置疑,否则就算修罗露出破绽,他也不可能将修罗击击败。
  “啧啧,精彩精彩啊!诸位,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神山之下,昂日星官环顾着四周愣神的众天神,神色得意。
  谁也没想到,一场大战居然会以这种近乎玩笑的方式结束!
  修罗败在陆天羽手上也就罢了,可他败的居然这么快?
  要不是亲眼所见,无人敢相信!
  毕竟,修罗乃是天界的强者,纵然落败也应该是轻者姿态才对!
  “哼!说到底,那陆天羽用的是别人的战诀、玄兵才赢得这场战斗,与其说他厉害还不如说神君强大!”一个跟修罗有几分交情的天界天神颇为不服的说道。
  “呵呵!这话说的,你敢说你所掌握的战技就全都是你自己所创的?你所修炼的战诀是你自己所创的?身为天界天神,居然能说出这么无知的话,也不怕人耻笑。”昂日星官讥讽道。
  “你!哼!”那天神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平心而论,他那么说的确颇为无知,因为世间任何人都做不到完全靠自称而成为天界天神!
  除非是创世时期的创世天神或者开天辟地者!
  大部分修士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修炼,所获得的成就理当是属于自己。
  那天神说陆天羽能获胜靠的是神君的战技、伏羲帝尊的玄兵,当真是无知可笑。
  眼见那天神不再说话,昂日星官眼中得意更甚,轻哼一声,他再次扭头看向死气镜子。
  死气镜子中,修罗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打算跟陆天羽继续一战。
  陆天羽却摆着手说道:“胜负已分,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怎么,你怕了?”修罗怒道。
  陆天羽闻言淡笑:“你觉得我怕吗?”
  修罗脸色瞬沉,打败他的陆天羽,似乎确实没有怕的必要。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阻拦你,让你无法破坏白宸渡劫!算算时间,白宸的天劫也应该度过去了,因而我等没有继续打斗的必要了。”陆天羽说道。
  他跟修罗无仇无怨,自然没有必要死战,只要能拖延时间,让白宸安然渡劫,那和修罗的一战是输是赢就都不重要了。
  “呵呵!你觉得战神真的能安然度过转生劫吗?”修罗看着陆天羽忽然冷笑起来。
  “不能吗?”陆天羽皱眉反问。
  “哈哈!能不能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修罗阴恻恻的说完,一挥手,一面死气镜子出现在陆天羽面前,镜子内,灸舞学院的几位长老颤抖在一起,打的难舍难分。
  在看李逍遥,也正被天河之母困在一处,两人虽未动手,但李逍遥去始终无法逃脱天河之母的控制。
  而这些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刑阳的处境凶险——
  保护他的人都被纠缠住,他却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盘膝坐在那里潜心修炼!
  他的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手持玄兵鬼鬼祟祟的出现。
  秦振虎!
  陆天羽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人正是秦振虎!
  想起刑阳和秦家的恩怨,他瞬间明白过来,怒视着修罗道:“你干的?”
  “嘎嘎!不知道你是谁也就罢了,知道你是谁,我又怎么会不防一手?战神刑阳死定了!他死定了!”修罗仰天大笑,状若癫狂。
  然而,他随即又意识到不对劲,怒视着陆天羽道:“你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