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巴郡氏族
  第三章:巴郡氏族
  一路披星戴月,直到太阳东升,洒下万顷霞光时,余生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原始森林,来到一座城池前。
  走进城池,余生找了一家客栈,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一睡,就是一天。
  “少主,你醒了?”
  当余生醒来时,发现一道灰袍身影站在床前,宛如鬼魅,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余生眨巴两下,惊呼道:“苏老,你怎么来了?吓我一跳!”
  灰袍身影是余氏一族的管家,拥有八品武者修为。
  余氏家族,楚国古老氏族,族运八百余年,奋六世之余烈,成为巴郡四大氏族之一,底蕴雄厚,拥有巴郡五分之一的良田。
  而巴郡,又是楚国粮仓,每遇天灾、兵乱,都是依靠巴郡的库粮渡过难关,不管是政治意义,还是地理位置,都至关重要。
  “少主,家主想你了!”
  苏老施礼,态度尊敬无比,苍老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
  余生急忙扶起苏老,坐回床上,一句话不说,寒光闪烁。
  三个月前的袭击,绝对早有预谋。
  他准备前往彭郡,找到系统签到的圣门后,再回家族。
  “少主,你离开这段时间,家主茶饭不思,寝食难安,日渐消瘦。奴才知道,族人对少主颇有异议,但请少主相信家主,他一定能处理妥当。”
  苏老站至一侧,脸上透露着担忧,余氏这几个月来,发生太多事了。
  有自上而下的危机,也有自下而上的危机。
  可这些,他不能告诉余生。
  苏老清楚,家主最希望的,是余生能平安快乐的过一辈子,不为世俗忧愁,不为闲言困扰,不为压力而昼夜难眠。
  “他……爹怎么样了?”
  余生面色微变,满脸担忧。
  “少主,家主他状况不是很好。”苏老想了一下,认真的说道。
  “你去收拾一下,我随你回家族,但过段时间,我要去一趟彭郡。”余生咬了咬牙说道,要是不回家族,他会心生不安。
  前往圣门的事,还是暂时放一下吧。
  “太好了,老奴这就去安排。”
  苏老大喜,转身离开客栈,不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一阵马蹄声。
  “家族私兵!”
  马蹄声阵阵,余生脑中浮现这个念头,站起来整理衣衫,大步走出客栈,看到长街上,静静站立十几重骑,身躯挺拔,披盔持锐,如一座座巍峨高山,冰冷漠然,散发可怕的煞气。
  百姓害怕,躲在一边,目中惊恐不已。
  楚国的统治基础,便是依靠氏族,所以氏族的权势,无限扩大,拥有一定数量的私兵,杀人不犯法等特权。
  “参见少主!”
  十几骑翻身下马,单膝跪地。
  “走!”
  余生习惯被人跪拜,也不怯场,翻身骑上一匹战马,大喝一声,疾驰而去。
  一路上翻山越岭,策马奔腾,遇到官兵查探,只要拿出余氏族徽,沿路官员夹道欢送,数日之后,顺利进入巴郡。
  余氏家族大本营,没有在城池中,而是寻一处易守难攻的地方,花费重资,修缮一座堡垒,城高数米,城长十里,城长五里。
  远远看去,就像一头匍匐在地的凶兽。
  余!
  城堡大门前,有一块石碑,上面只有一个字,剑意弥漫,历经百年风雨,依旧完好无损。
  城中心,有一座宏伟大殿。
  每逢议事,大典,宴会,都在这座大殿中举行。
  殿内,气氛凝重,余氏家主余阀,端坐在上位,穿戴紫色长袍,面色威严,不怒自威,有一种千军万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恐怖气象。
  大殿内,还有余氏三大长老,十大执事,在余阀的气势下,大气都不敢喘。
  这些人,差不多是余氏巅峰战力,其中余阀先天巅峰。
  三大长老中,大长老余墨先天后期,二长老余辰先天中期,三长老余华,先天初期。
  其次的十大执事,都是九品武者!
  “家主,都城下达王令,重制天下氏族谱。”
  大长老余墨说道,面色凝重。
  上次修改氏族谱,已经是三百年前的事了。
  修改氏族谱,要对天下氏族实力考核,重新编排名次,对利益重新分割,这样一来,有的氏族会借此崛起,有的氏族会因此衰落。
  “家主,巴郡的丞氏、范氏、亏氏,都希望四大氏族结盟,同身共命,同气连枝,应对这次重修氏族谱。”
  紧接着,二长老余辰抱拳道。
  众人闻言,面色稍微好转,四大氏族联手,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同气连枝?哼!”
  余阀冷笑,伸手指了一下三长老余华,示意后者说话。
  三长老余华读懂意思,站起身来,带着愤怒的语气道:“三个月前,丞氏、范氏、亏氏便已结盟,密谋瓜分属于青田。”
  “最为蹊跷的是,当天少主巡逻青田,遭受神秘人袭击,虽然没有具体情报,但种种迹象,都指向三大氏族,所以这次结盟,我推测又是一个陷阱。”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什么?”
  二长老眼睛瞪大,惊恐不已。
  “看来结盟,需要谨慎啊!”
  大长老摸着胡须,眼中闪烁冷芒。
  青田,乃余氏的立族根基,不容任何人觊觎,谁要是敢伸出爪牙,死!
  “报……”
  大殿外,一名侍卫走入,单膝跪地道:“禀告家主,少主回来了!”
  面色镇定的余阀,变得不淡定了,站起身来,径直朝外面走去。
  “家主,议会还未结束。”大长老急忙提示道。
  “择日再议!”
  余阀没有理会,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离开大殿。
  “这……”
  大殿众人,你看着我,我望着你,不知道这场议会,还要不要开下去。
  “散了吧,各司其职,不过危难关头,少主离家出走三月,着实有点不懂事。”
  余阀离开后,大长老的权利最大,无奈的摆手道,提起余生,眼中流露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余生,余氏未来继承人。
  只是现在修为被废,将来能担当大任,统御族群吗?
  “看来,有必要换个少主了……”大长老内心想着,深邃的眼中,闪烁一丝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