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罢黜危机
  第五章:罢黜危机
  翌日。
  余生早早的醒过来,精神奕奕,加持九华宫之后,他屋子里的内饰,看上去和以往一样,实则发生巨大变化。
  浓郁的灵气,让余生有种泡温泉的感觉。
  那酸爽,一个字来形容。
  爽的不行!
  起床!
  洗漱!
  余生摸着下巴,准备外出去逛逛,看有没有适合签到打卡的地方。
  打卡一时爽,一直打卡一直爽。
  “少主,大事不好了!”
  还没有出门,余生的贴身侍女清照,惊慌失措的跑进来,这是一个碧玉年华的少女,有着一双明亮的眸子,明镜清澈,灿若繁星,弯弯的柳眉,长发及腰,一袭青色莲裙飘飘。
  “呼呼……”
  清照喘气,面色惶恐不已:“三大长老联名上书,准备……准备……”
  见清照支支吾吾的样子,余生问道:“说,三大长老准备干什么?”
  清照跪在地上:“回少主,三大长老准备罢黜少主。”
  罢黜少主之位。
  余生听后,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在氏族社会中,少主的位置,类似一国的储君。
  身份高贵,凌驾普通弟子之上。
  居住场所,修炼资源,拥有的特权,都远胜其余弟子。
  “叮,恭喜宿主,开启打卡任务,少主之位,系族群未来,统族群利益,尊者之上,地位正统,请宿主前往正殿,保住少主之位。”
  脑海传来的机械声,让余生一愣,这系统还能颁布任务?
  这倒是头一次遇见。
  “叮,系统颁布的打卡任务,都关乎宿主生死、未来命运、历史走向,请宿主谨慎对待,完成任务。”看出余生的疑惑,系统提示道。
  关乎生死!
  未来命运!
  历史走向!
  余生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原本他对少主之位,并不是很看重。
  自己一个废体,占据少主位置,肯定难以服众,还不如让给有能力的人担任。
  可系统的话,让余生警惕起来,明白丢掉少主之位后,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去主殿!”
  余生沉声道,大步走出屋子。
  清照跟在后面,寸步不移。
  走在路上,余生发现许多族人,都对他指指点点,低声议论。
  只是距离太远,没有听清楚。
  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此时!
  主殿内。
  余墨、余辰、余华三人,站在殿中间,躬身弯腰,手里拿着长老令。
  十位执事,跪坐在两侧,瑟瑟发抖。
  “余墨,收回长老令,事关少主之位的事暂议。”
  余阀端坐首位,脸色有点难看,一族之长,居然被长老逼宫,能高兴才怪呢。
  但也无可奈何,长老有权干预继承人问题。
  这是先祖的规定。
  “家主,攘外必先安内,楚王重修氏族谱,继承人也是考核标准。”
  “少主惨遭劫难,修为被废,有何脸面代表余氏,面见天下氏族?有何权威,统率数千族人?”
  “为了余氏未来,为了不让先祖余烈流失,为了让族群安稳,老朽恳请族长,重立少主,带领年轻一辈,弘扬族威。”
  大长老余墨说道,慷慨陈词,义正辞严,许多执事听后,下意识点头,认为有道理。
  不是他们冷漠,非要罢黜余生少主之位。
  他们也同情余生的遭遇。
  但身居家族要职,他们必须为族群利益考虑,身在其位,必某其事。
  余阀面色舒缓下来,神情有点无奈,他清楚,余墨等人没有二心,主要是为了族群利益,其实他自己也清楚,余生不适合担任少主。
  “家主,余生是我们看着长大,他遭遇不幸,老朽也很痛心。这样吧,老朽同意让余生进入太书院,家族全力支持他做官。”
  余墨看到余阀面色好转,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抛出一些利益。
  太书院,专供氏族读书的地方,位于都城丹阳。
  余氏家族,每年有两个名额。
  从太书阁走出的人,都能在楚国,谋求一官半职,也算一条好的出路。
  “唉……”
  余阀叹口气,准备同意,其实他一直拖着,无非是给余生争取一些利益。
  在太书院读书,也是他理想的地方。
  大长老妥协退步,他也不能顽固不化。
  “禀告家主,少主求见!”
  这时,一名侍卫走进来,抱拳说道。
  余阀话语一顿,稍微沉吟,道:“让他进来!”
  侍卫退下。
  少顷,余生大步走入,身子修长,穿着一袭白袍,一举一动,带着天生的高贵,让人眼睛一亮,好一个俊朗少年。
  “见过父亲,诸位长老,执事!”
  余生尊敬行礼,举止言谈稳重,即便在得知即将罢黜少主之位,面色也非常镇定。
  有城府!
  有心机!
  这是大殿众人心中的想法。
  他们用好奇的目光看向余生,想知道后者来此的目的。
  是阻止罢黜少主之位?
  “吾儿快起!”余阀道。
  下一刻。
  余生面对余墨,双手抱拳,躬身说道:“晚辈知道,长老心怀大义,从族群利益方面考虑,准备罢黜晚辈少主之位,对此,晚辈表示理解。”
  “你同意了?”余墨诧异道。
  余生摇了摇头,再次弯腰道:“晚辈理解长老的做法,却不愿放弃少主之位。”
  “那你是什么意思?耍老朽玩吗?”余墨眉毛一拧,心中微怒。
  要不是余生的态度好,他早就发火,怒而斥之了。
  “长老罢黜后辈少主之位,是认为后辈无法带领族群变得强大;是认为后辈没有修为,会给族群丢脸;是认为后辈继续担任少主,得不到族人认可。”余生嘴角带笑,平静的说道。
  “你既然都知道,为何不肯让出少主之位?”余墨质问道,心里也有点糊涂。
  余生的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砰!”
  余生释放气势,右脚用力,在地面猛踹,留下一个深坑,发出沉闷的声响。
  大殿一片寂静。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余生脚落下去的地方,惊骇万分。
  “你……你不是丹田破碎,成为废体了吗?”二长老余辰惊讶说道。
  余生丹田破碎的事,人尽皆知。
  那为何……
  现在又能修炼了?
  并且还达到一品武者境界。
  余墨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又能修炼,但一品武者境界,还远远不够。”
  “半月之内,我有信心,成为余氏年轻一代第一。”余生双手背负,傲气冲天。
  少年有梦,不畏将来。
  少年有梦,鸿鹄志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