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废材之极品
  
  长龙国,天墉城,柳家。
  柳家是天墉城的三大家族之一,当年长龙国开国时,柳家的先祖曾担任过开国大将,虽说如今家族日渐中落,不过在天墉城内,依旧是跺跺脚,地颤三分的存在。
  清晨,东方刚升起一抹红光,在耸然而立的柳家门外,一名单薄的少年被两名守卫给拦在门外。
  “两个狗奴才,敢拦本少,我和你们说,本少可是柳家的女婿,你们要是不让路,小心我打断你们的狗腿。”
  “你要是柳家女婿,我还是公主的驸马呢,我告诉你,今日是我柳家迎接贵客的日子,我们可没空跟你废话,赶紧滚!”
  对于两名守卫的嘲讽,这名叫做楚岩的少年浑然不惧,反而顽劣的笑了笑:“你看,你也说了,今天你们要迎接贵客,你们口中说的贵客就是我,我和你们家小姐有婚约在身,是你们府中的贵人,要是因为你们给耽误了黄道吉日,你负的起责任么?”
  “放屁!我们家小姐乃天之骄女,会和你一个破乞丐有婚约?”
  “那我问你们,你们家主是不是叫做柳天峰?他有一个女儿叫做柳倾城?”
  “废话,天墉城内谁不知道老爷和小姐的名字!这能证明什么。”
  “原来你们知道啊,那你们肯定也知道,你们家小姐脚下有一颗红痣吧?其实我脚底下也有一颗,这是我和她的婚约证明,要不,我现在脱鞋给你们看看?”
  楚岩说着,就将包裹脚趾的布鞋脱下,在他的脚掌下,竟然真的有一颗红痣。
  关键是两名守卫并不知他们家小姐脚下有一颗红痣啊,所以两人依旧是认定了楚岩是在说谎。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什么狗屁红痣,一听就是你编出来的谎话!”
  两名守卫说着,直接冲着楚岩抡起了拳头,准备冲着楚岩的脑袋怒砸下去。
  “这下惨了,碰到两个不知情的白痴,竟然不知道红痣的事!”
  楚岩一阵无语,面对了两个守卫的拳头他也没有去反抗,因为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可就在楚岩以为自己这一顿暴打肯定是要挨的时候,一道很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
  “住手!”
  这声音十分奏效,两名守卫的动作一下停止。
  楚岩这时微微的睁开一只眼睛,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几寸的拳头松了口气:“吓死本少了,本少来结个婚还要挨顿打,我容易么!”
  两名守卫回头一看,只见在柳家府邸当中有着一名中年男子,吓了一跳,一下跪在地上。
  “拜见赵管家!”
  这中年正是柳家的管家,赵徒,在柳家的地位么,不轻不重吧,不过巧的是,他恰恰知道柳倾城脚下有一颗红痣,也知道这红痣是婚约的事情。
  赵徒没理会两名守卫,而是直接走到楚岩身前:“给我看一下你脚下的红痣!”
  “咦,来了一个知道实情的?”楚岩心中欣喜,再次的亮出一颗红痣。
  “竟然真的是天王痣!”
  盯着楚岩脚下的一颗红痣,赵徒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声,然后他看向楚岩:“你叫什么名字?”
  “楚岩!”
  “你们两个,看紧他,我现在去通报家主!”
  赵徒变的十分紧张,加快脚步就朝着柳家当中赶去。
  看见赵徒紧张的样子,两个守卫一下蔫了下来。
  难道这乞丐小子,真的是柳家贵客?是柳家的女婿?
  “怎么样?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楚岩看见两个守卫吃瘪,一脸得意的笑道。
  “小子,你别得意!事情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知道呢,说不定,一会赵管家出来拆穿了你的谎言,看到时候,我们不打死你!”
  “死鸭子嘴硬啊,我要是你们两个,我现在就跪地下求饶,这样说不定本少心情好,以后当了柳家的女婿还能多提携提携你们呢,不然,小心我到时候整死你们。”楚岩冷笑声。
  两个守卫虽然心有不甘,不过万一楚岩说的是真话呢,那楚岩可就是未来的驸马爷啊。
  “你没骗我么?”
  “废话,你们没看见刚才那总管紧张兮兮的样啊?不过你们现在跪下还来得及,本少以后当上了姑爷,就替你们两个美言两句,要是你们不跪呢,本少一定会把你们扫地出门的。”楚岩胸有成竹的笑道。
  两个守卫咬着牙,不过还是纷纷跪在地上。
  “参见姑爷!”
  “好说好说!”
  楚岩哈哈的一笑,随即他透过柳家威严的大门看进去,眼底之中闪烁起一抹精光来。
  “柳倾城!十年不见,你可还好?”
  楚岩的脑海里,不禁想起十年前的一幕,一个被无数妖兽围剿起来的小女孩,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
  柳家府内,金碧辉煌,中央设有一座很大的会客厅,这里是柳家专门用来迎接上宾用的。
  会议厅内,柳家家主柳天峰一早就坐立此处,在他身边有一名亭亭玉立的女子,颇为冷艳。
  “爹,我不嫁!”
  “闭嘴!这事由不得你,无论如何,这桩婚事你必须要遵从!这是命令!”柳天峰瞪了一眼柳倾城。
  “凭什么,楚岩是谁我连见都没见过!我凭什么要嫁给他?”
  “倾城,你听你爹的话吧,楚岩乃是我们柳家恩人的儿子,你们这桩婚事,也早就定下来了,你不嫁,你就是让你爹难堪啊。”
  “是啊倾城,这楚岩可是天之骄子,他是那个人的儿子,将来一定是人中之龙!能嫁给他,是你的荣幸,也是我柳家的骄傲。”几名柳家的长老在一旁劝说道。
  柳倾城秋眸里闪烁着寒光,可不给她在说话的机会,赵徒急忙的跑进会客厅。
  “老爷,人到了!”
  柳天峰一下激动的站起身:“在哪里?为何不招待进来?”
  然而,赵徒这时却有一点尴尬,他咽了口吐沫的看向柳天峰:“老爷,在此之前,我有一个事想要先跟你确定一下。”
  “什么事?”柳天峰不耐烦的说道。
  “老爷,你确定……小姐的未婚夫是叫楚岩?”
  “屁话,恩人之子的名字,难道老夫我还能忘了么?”
  “可是……可是!”
  “怎么回事,说!”
  赵徒叹了口气:“门外来的,确实是叫楚岩,不过他……是一个乞丐啊。”
  “乞丐?”
  会议厅中的众人一下大跌眼镜,楚岩是一个乞丐?
  这怎么会呢,以那个人的能力,楚岩不应该是天之骄子么,怎么会是一个乞丐?
  “一名乞丐,就是你们口中说的人中之龙?”柳倾城冷笑声。
  “放肆!”柳天峰瞪了一眼柳倾城,这时他眉头也是紧紧皱起。
  “天峰,不管怎么说,先让赵管家带人进来吧,万一真是恩人之子,别怠慢了。”
  “对对,赵徒,快传人带楚公子进来!”柳天峰说道。
  不多时,楚岩才被领进柳府当中,会议厅内众多柳家长老看见楚岩都是不由皱下眉。
  正如赵徒所说,楚岩现在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乞丐,最要命名的是他应该至少有一个月没有沐浴过,刚一进会议厅李,浑身就散发出着一股恶心的恶臭。
  柳天峰盯着楚岩看了半天。
  “小子,你当真是楚岩?你可要想清楚,敢欺骗我柳家,那可是死罪!”
  面对柳天峰的压迫,楚岩不卑不吭,平静的笑了笑:“您应该就是柳天峰伯伯吧?我当然是楚岩,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不过不要紧,我自有办法像你证明。”
  “你说说看!”
  “柳家,长龙国开国八大家之一,昔日天墉城城主,十八年前,柳家招惹一方势力,险些遭到灭门之灾,自此陷入落魄,城主之位也被人剥夺,如若不是我娘出手救了你们,现在这柳宅应该就是一片荒地,柳伯伯,不知我说的可对?”
  柳倾城侧身看向柳天峰,关于十八年前的事她并不知道,那时她刚出生,不过见柳天峰神色浓重,沉默不言的样子便是知道,楚岩说的很可能都是真话。
  “当年我娘出手救了你们,你们柳家人都欠我娘的,当年柳老爷子应该还在世,决心报恩,让柳家给我楚家做一辈子附属奴隶,不过我娘人好,只是让我和你们柳家定下了一桩婚事,也是这一桩婚事,才保住了你柳家这十八年,我说的没错吧?”
  柳天峰剑眉紧紧的拧巴在一起,楚岩说的话很难听,不过却句句属实。
  十八年前的一夜,柳天峰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一方超级势力几乎一夜清灭柳家,正是楚岩的母亲出手,方才保住了柳家。
  这十八年内,因为柳家中落,不过地大物博,掌握天墉城多出金矿坊市,无数势力都眼红柳家,可因为这一桩婚事的缘故迟迟不敢出手。
  “老爷,真的是恩人之子,要不然不可能知道当年老家主的事。”
  “老爷,人不可貌相,说不定楚少爷就是穿的破一点,其实本身天赋很好呢。”
  “对,人可不貌相!”柳天峰点下头,看向楚岩:“楚岩贤侄,不知……你现在的修为是!”
  “修为啊,凡尘境一层吧!应该是有一层的。”
  柳天峰的老脸一下阴沉起来,凡尘境?修炼一途的最低级?而且还只是一层?
  柳天峰强忍镇定的说道:“不要紧不要紧,修炼一途有先有后,但往往都是后来者居上,那不知楚岩贤侄,您的命体呢?是几颗星?”
  命体分九星,由下而上,代表着一个人的天赋,命体一般都是与生俱来的,不过也能够靠后天改命,只是这样的代价很大,需要大量的天材异宝去堆积才行。
  所以一般家族都只会培养三星以上命体的弟子,三星以下被称为凡胎,多半是没什么前途的。
  “命体啊?一颗星。”
  “一颗星?”柳天峰这时再也忍不住的咳嗽起来:“那你的体身呢?”
  “凡体!”
  凡尘境一层,命体一颗星,体身更是凡体。
  柳天峰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这特么完全就是一个废物啊。
  而且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