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天才觉醒
  
  柳倾城离开,楚岩才松了口气,随后他抬起头仰望星空,天穹上星辰亿万,可是楚岩却至始至终只盯着一颗。
  那颗星很明亮,仿佛是亿万星辰中最耀眼的一颗,名唤天王,楚岩一直将这一颗星铭记在心,犹如一个烙印一样,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
  娘,孩儿很快就会去救你的。
  楚岩从客房中离开,他一个人走到柳家会客厅的中央。
  在会客厅前有一对石狮子,这两座石狮子口含宝珠,十分威武,楚岩此时就站在两座石狮子的中央,低着头,细数着脚下的一块块砖瓦。
  “娘当初说,这对双狮正对天耀星,在此运转元气,往北先行十步,在朝东边十步,一直到左手边第三棵梧桐树下,星辰阵法即可破解,我先试试。”
  楚岩回忆起当初秦若梦交代给他的步法,沿着这两座石狮子开始运转元气。
  此时若是有旁人看见楚岩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运转元气后,朝前才迈出一步,地面上的砖瓦便是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要知道,这些砖瓦可都是上品琉璃瓦,可防御动尘境以下任何强者的攻击,但如今楚岩只是凡尘境一层,竟是能在上面留下一个脚印?
  这才是开始,第二步,砖瓦崩碎,一块琉璃瓦直接被踩的四分五裂。
  砰!砰!砰!
  紧接着,楚岩每一步都会有一块砖瓦破碎,当然,楚岩现在的状况也不好,他汗流浃背,一身布衣在这时已经被汗水打透,整个人正在承受着千万斤的力量。
  很难想象,楚岩凡尘境一层,命体一颗星,凡体,是如何承受着天耀星阵的巨大压力,可是他就是硬生生挺了下来,虽然在第十步时,他的膝盖一弯,整个人砰一下跪在地上,地面一块砖瓦顿时被劈开。
  “天耀星阵,果然厉害!”楚岩捏紧拳,虽然倍感痛苦,嘴角却依旧露出兴奋的笑意。
  在此时,随着天耀星陈的压力越来越强,楚岩的丹田之中升起一团火焰,这火焰随着天耀星阵的压力越发灼热,令楚岩浑身都是开始涨红,犹如一个火人一般。
  休息一会,楚岩才在第十步的位置站起身,一口气,再次朝着东方前进十步,余光一扫左手边看见三棵梧桐树,将目光锁定在第三棵梧桐树下,咧嘴一笑。
  “就是在这树下了。”楚岩再次挺着巨大的压力站起身,随即砖瓦一排排的崩裂开,他终于来到第三棵梧桐树的树下。
  在这梧桐树下,楚岩激动的笑了笑,随即他搓了搓手掌,将自身的元气全部注入到这一棵树下。
  “轰隆隆!”
  树下的土壤突然翻滚,竟仿佛如有一条潜龙升渊一般,一把金色的冥石从土壤中悬浮到了空中。
  握着这一块金色的冥石,楚岩压抑不住心中的悸动,他舔了舔已经爆裂开的嘴唇,随即他轻轻的感受着一块冥石的力量,仿佛有一条精小的灵蛇在体内游窜一样。
  楚岩闭目冥想着,感知随着这一道力量在体内不断游动,很快,他便是五感封闭,整个人来到了一处漆黑混沌的空间当中,在这空间里充满阴气,天空中飘满着亿万道的符咒,中央是一座被千万根黑色锁链缠绕封锁的九层玄塔。
  楚岩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一片空间,只是以往的这一片空间无比黑暗,四外周透露出彻骨的寒气,他也不是第一次站到这九天玄塔的面前,可是以前他无论用什么力量都没有办法打开这一座九天玄塔的石门,可是这一次不同,那冥石的力量就好像是一把钥匙,能够解开这九天玄塔封印的钥匙。
  “这些年,我修炼的所有元气,命体的星辰,体内的血脉全部被这九天玄塔所镇压,如今,我终于能够将你给打开了。”楚岩双手充满精光,他抬起手,五指张开,将冥石缓缓的按压在这一座九天玄塔之上。
  “轰隆隆!”
  楚岩体内顿时发出一声巨大的鸣叫,那些沉重的铁链一下子开始晃动起来,仿佛有一只狂龙正在苏醒一样,紧接着咔嚓一声,第一根锁链断裂,这里的狂风越发浓重,一根接着一根的锁链不断粉碎成齑粉,那一座黯然无光的九天玄塔在这时紧接着爆发出一股明亮之色。
  楚岩看着九天玄塔的变化开始激动起来,随之这里的狂风已经变成金色,九天玄塔的石门终于开启一道缝隙,不过同样,这也给楚岩身体带来巨大的负荷,这种痛苦绝非常人可以理解的,他的肌肤都是一寸寸断裂,体内污秽的血液被生生排除体外。
  不多时,在梧桐树下的楚岩已经变成一个血人。
  “只要熬过这最后一个环节,成功以后,我就可以蜕变,什么痛苦在这十年忍辱之中都是不堪一击,楚岩,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
  楚岩发出一声沙哑的咆哮,犹如虎啸龙吟,他眼睛在这时都变的通红起来。
  楚岩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直至天色都已经明亮起来,楚家的人渐渐清醒。
  在楚家会议厅外,许多楚家弟子都是围在这附近,三两成群,小声的议论纷纷。
  “你们快看,这人是谁啊?怎么浑身都是血?”
  “我见过他,他好像就是倾城姐的未婚夫,不过他怎么会在这呢?”
  “啊?他就是那个楚岩?天啊,他怎么这么狼狈?不会是死了吧?”
  “死了最好,这样倾城姐就不用嫁给他这个乞丐了,哼,免得毁了我们倾城姐的名号。”
  “呀!他动了!他没死!”几个小女孩在这怯生怯语的说道。
  在这时候,楚岩的眼皮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他才逐渐的恢复了感觉,然后他猛的睁开双眸。
  随后他仿佛根本没有看见周围的人一样,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他这一跳不要紧,竟是一下跳起一米多高,等到落在地上后,他急忙冥想,当他看见丹田内一座明亮的九天玄塔,周围所有的锁链封印全部被震散以后变的狂喜:“我成功了?”
  “我真的成功了?”
  楚岩兴奋至极,紧接着他也不顾周围异样的眼光,转身冲着一名离他最近,身体略微单薄的倩影抱过去,激动的欢呼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我终于成功了!”
  “完了完了,楚姑爷疯了!楚姑爷疯了!”所有人在这时都是尖叫起来,急忙逃走。
  看见他们逃走,楚岩也没放在心上,反正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是废物了,而是一个觉醒的天才,九天玄塔,藏有天地奥秘,现在自己终于解开封印,将来不久后自己就能登上九霄,去救自己的娘亲。
  不过这时他突然一愣,随后不由低下头看见自己怀中抱着的一名小女孩:“对呀,你怎么没跑?”
  “少爷,我是老爷安排给你的丫鬟……我没地方跑啊。”
  小女孩心中委屈的说道,自己要不是你的丫鬟,你以为我不跑啊?
  “给我安排的丫鬟么?”楚岩愣了下,随即笑着点点头:“这样也好,本少刚刚觉醒,事情繁多,确实需要一个人来帮忙。”
  不过随后,楚岩又打量了一眼这个小女孩,身体单薄不说,穿的破烂,可以说跟自己这个乞丐还挺般配,这让他不禁皱下眉。
  “你怎么穿的这么破?我看其他公子小姐的下人虽然不是穿金戴银,可起码整洁,你这一身衣服怎么全是洞?”
  “回少爷,因为宝儿没爹没娘,一直是柳家收养宝儿的,有一件衣服就很好了。”宝儿低着头不敢看楚岩。
  楚岩双眸闪过一丝丝同情,当然并非他同情心泛滥,只是宝儿的情况和他还真是挺像。
  “你既然跟了本少,你这身行头可不行,本少的丫鬟,在这柳府里要比小姐过的还高贵,这样,你一会去一趟账房,找他们要五十两银子,先去给咱们两个置办一些衣物,另外再帮本少购买一些草药回来。”
  “我自己也可以买么?”宝儿狐疑的看向楚岩,要知道,她们这些下人每年都是柳家发放衣物的,自己绝对不能去买,所以即便是看见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也只能远观而已。
  “当然啊!而且要买漂亮的,算了,估计你也不知道什么叫漂亮,你看见柳倾城昨天穿的衣服了么?你就照着那件衣服买,钱要是不够,你就多跟账房要一点。”楚岩说道。
  宝儿心中甜甜的,她突然发现,这个废物姑爷好像并非想象中那样万恶,反而还有一点亲切和平易近人呢。
  “是姑爷!”
  宝儿答应,楚岩又取出纸笔,随意的写下一些草药的名称,自己才刚解封了九天玄塔,身体单薄,需要大量补充才行。
  不过写下药材名称时楚岩皱了皱眉,似乎也是闻到了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味道,不由低下头去,只见自己浑身沾满了血迹,和一些污秽的东西。
  “难怪所有人都会跑,真是臭的要死啊。”
  楚岩自言自语的笑声,不过他却很激动,因为他知道这些血迹,和污秽的东西正是自己体内的杂质,现在这些全部排出,他就像是蛟龙蜕皮一样,即将成为一条真正的大龙。
  “宝儿,我要沐浴,你先给我放好水在走吧。”楚岩喊了一声,宝儿这才照办。
  看着一大木桶的温水,楚岩露出一抹笑意来,接下来,就从这一桶水开始洗心革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