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开局斩杀魏征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在那里……”迷迷糊糊中,敖烈眼前看到一片黄色的宫殿,隐约听到周围有水的声音,朦胧能够看到周围有个很奇怪的人紧张的看着他。
  “我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敖烈感觉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浑身上下就像是动了大手术一样,元气大伤,费尽全身的力气,才把眼睛睁开。
  但是映入眼帘的一切,让原本浑身瘫软的他,一下从那张我巨大的床上跳了起来,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
  在他的眼前,一个小老头,短胳膊短腿,头很像乌龟,带着一个乌纱帽,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乌龟壳,整个人就像西游记里面龟丞相的打扮。
  而在他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透过水晶宫殿,能够看到外面的鱼虾在游动,还有山一般大的螃蟹,几百米长的龙虾,而这些鱼虾全部是人形,手中拿着兵器,在外面游来游去,像足了电视中虾兵蟹将。
  “这也太逼真了吧!这那个剧组,真是良心剧组呀!”
  敖烈觉得自己是在一个拍戏现场。
  “三太子!你终于醒来了!大事不好!龙王要被斩首了……”那个龟丞相打扮的老头,身份的着急。
  “大爷!你是老演员吧!演技这么好!可这里是那啊……”“三太子!您怎么忘了?
  这里是泾河龙宫!”
  “我怎么跑剧组来了,我不是在看《西游记后传》吗?”
  看着周围很像拍戏现场的地方,敖烈邹眉头,想自己怎么就到拍戏现场了,难道自己成为了群演?
  忽然!他脑海中一阵刺痛的,好像有很多东西注被强行注入他的大脑之中。
  疼痛过后,敖烈彻底惊呆了,很久他才接受了这一个事实!特码他这是穿越了……而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西游世界,是从《西游记后传》里面魏征梦中斩泾河龙王的那个时间段,西游还没开始,西方和天庭在寻找取经人。
  本来穿越到这么一个世界,能够亲身感受一下西游神仙妖魔,那也是意见足够他吹几辈子的事情,但是他穿着附体的身份,现在也只有他知道有多么的苦逼。
  众所周知,在西游中的龙族,那是一个悲催的种族,而龙族中的三太子,那就更加是一个悲催的角色,东海龙王三太子,被哪吒抽筋扒皮了,够可悲吧。
  但是相比东海三太子,西海的三太子,那就更加可悲了,在西游记中,他就是因为失手火烧了殿上的明珠,被自己老爹,奏表天庭,告了个忤逆之罪,被玉帝吊在空中,毒打三百天,要不是以后给唐僧当牛做马,肯定已经被剐了。
  人家东海三太子还有个好父亲护着他,为给他报仇,水淹陈塘关,用上万人给儿子陪葬,但是西海的这位,就是一个爹不疼妈不爱的家伙,唯一疼爱他的姑父,还因为他的原因,被剐了。
  而这身体的原主人,也就是西海王太子敖烈,几天之前在海边上,因为打伤了人家武德星君的儿子,武德星君找上门来,西海龙王敖钦,就毫不犹豫把他交出去,还说要杀要剐,随便。
  伤心的小白龙大骂敖钦,去他姑父泾河龙王那里去避难,泾河龙王为了保住小白龙,在九天应元府为他请下了泾河龙兵统帅的职务,让前来拿人的武德星君碰壁,因此武德星君记恨在心。
  正好渭河龙王和袁守城打赌,为赢袁守城,渭河龙王在江降雨的时候,延误了时辰,克扣了点数。
  玉帝此事之后,让武德星君追查此事,武德星君公报私仇,把这一切罪名推脱给泾河龙王,说这样一切是泾河龙王喝醉就误事。
  玉帝下旨让大唐魏征问斩泾河龙王。
  不过敖烈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西方佛教为开启西游设的计,袁守城之所以和渭河龙王打赌,一切都是玉帝授意袁守城这样做的,只是阴差阳错的让泾河龙王背了锅。
  泾河龙王得知魏征杀他时,去求李世民,让李世民阻挡魏征杀他,但是魏征却在梦中把泾河龙王给杀了,泾河龙王感觉被李世民骗了,被杀之后,整夜缠着李世民,把李世民给吓死了。
  李世民被吓死后,在地府和阎王达成协议,答应佛教东进,派人去求取佛经。
  可以说泾河龙王只是不小心跳入的牺牲品而已。
  但是泾河龙王一死,小白龙就没有一天好日子了,先是被人吊打,后来还成为一个凡人的坐骑,给人当牛做马,虽然换的一个菩萨的正果,可是却永远成为西方佛教的走狗。
  想到着敖烈发誓决不能这样苦逼,别的不说,就是成婚当晚,被老婆绿了这一件事情,他就受不了,更别说后面被人家吊着打,还要给人当牛做马,当走狗,后面在出现一个无天,这一切只要是个男人,就不能忍。
  像他这样弱小的人,大人物弄死他,比捏死蚂蚁容易多了,不认命就要拼命强大,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行!泾河龙王绝对不能死!我一定要救吓他!魏征不是梦中斩龙王,我就在他梦中杀了他,救下泾河龙王!”
  敖烈心中想到。
  “既然上天让我成为小白龙,我就不会在成为以前的小白龙,命运是自己打出来的!”
  “龟丞相!快告诉我,姑父现在在那?”
  “三太子!龙王已经被押到剐龙台上了,午时三刻就要被斩首了,三太子你快去见龙王最后一面去吧!迟了就赶不上了!”
  “走!带我去剐龙台!我要去救姑父!”
  敖烈说着,一把抓住龟丞相的衣服,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泾河龙宫。
  剐龙台上,泾河龙王一身囚衣跪在剐龙台上,魏征手持斩龙剑,行刑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泾河龙王!可有遗言!”
  “陛下!老龙冤枉啊!”
  泾河龙仰天大吼。
  “冥顽不灵,玉帝岂会有错!午时三刻已到!杀!”
  随着魏征一声大喊,手中斩龙剑就要看向泾河龙王斩去。
  “谁敢杀我姑父,我小白龙就要谁的命!魏征去死吧!”
  一阵带着生气的喊声,一道白光向魏征而来。
  “你敢!我是……”魏征的话还没说完,长枪已经刺进他的胸口。
  “杀你!有什么不敢的!”
  敖烈冷笑着收回长枪,敢不敢做了再说,大不了一死,总比给人家当牛做马强。
  魏征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胸口处的大洞,他到意识消散都不明白,都不敢相信小白龙敢杀自己。
  “大胆敖烈!竟敢杀下凡星君,你就等着玉帝的怒火吧!”
  几个天兵,落荒而逃,上天去禀告玉帝。
  小白龙没时间理会这些天兵,就在刚才魏征死的那一瞬,他明显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知道,这就是神仙们经常说的,因果业力。
  他身为仙杀了凡人魏征,因果比杀了神仙因果还要大,尤其是魏征还是人皇的宰相,天上的星君下凡转世,他这一杀,就得罪了人神两个皇帝。
  他面临的就是人神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