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抓袁守城吓死龙太子
  袁守城完成了自己使命,他已经准备回去,玉帝许诺他最好这件事,给他一枚六转金丹,有了这枚金丹,他的修为道行就能突破天仙,到达玄仙的地步。
  这足足要让他少修行千万年。
  “袁道长这是要的得道升仙吗,还是要着急去天宫领取封赏去呀!”
  在山洞外,传来一个戏虐的声音。
  袁守城大惊,他是天仙,有人进来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此人的道行比自己还要高。
  “公子是什么人,到贫道的山洞来,有何贵干!”
  袁守城转过身,脸色已经变的古井无波,岔开话题说道。
  “嘿嘿!袁道长先别管我是谁,我今天来,是来找道长算命的!”
  小白龙笑着说道。
  “哦!不知道公子要算什么?”
  袁守城皱眉,心中猜测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想请道长算一算,泾河龙王会不会死!”
  “哈哈哈哈!公子你这是在那老道寻开心吗,泾河龙王延误下雨时间点数,玉帝下旨,让唐皇坐下丞相魏征斩首,午时三刻已过,这泾河龙王焉有在活之理。”
  “哈哈哈!道长果然生机妙算,那道长在给我算一下,我今天想要去渭河钓鱼,在什么地方抛饵收获最多,到时候我也送道长我一尾金色的鲤鱼。”
  敖烈人就笑着说道。
  袁守城大惊,但是很快就掩饰过去了;“钓鱼杀生伤及生灵,此卦老道不能算。”
  “道长还真是宅心仁厚呀,那道长能不能算算,何时我长安城下雨,下雨点数,时辰是多少!”
  “此乃上苍之事,贫道岂敢随便推算!公子何必强人所难!”
  袁守城脸色越来越冷。
  这些事情,眼前之人是如何得知,他坚信这一切他做的隐秘!就是那个钓鱼的老头,现在都已经投胎了。
  “哈哈哈哈!道长现在算命不出来了,那当日在为长安城的卦摊上,如何算出三日之后,长安城的降雨点数,降雨时间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此到底有和何事?”
  袁守城彻底不能在平静了。
  “呵呵呵!一会你自己就知道了,既然道长算不出来,那道长就随我去见见你的老朋友渭河龙王吧!”
  敖烈冷笑道。
  没有穿越之前,在一些论坛上就有人讨论,这袁守城就是玉帝派下来的人,大家都知道,玉帝是天界的皇帝,但是真正天地的主人,还是他背后的三清,天上的众多天神,除了一些妖仙之外,其他的都是三清的徒子徒孙,玉帝不甘心做傀儡,就想和西方如来合谋,让佛教东进,打破人间道家独大的局面。
  而让佛教东渡,就必须让人皇支持佛教发展,所以玉帝才袁守城下来。
  合计谋划了一场斩杀龙王的大计。
  本来他们么谋划的是渭河龙王,可是因为有了武德星君的介入,泾河龙王才做了冤死鬼。
  袁守城要不是受了玉帝的指示,他一和区区的凡界修道者,怎么可能算准玉帝圣旨上的事情,别说是推算到了,就是他有这个念头,可能都会被玉帝的天地龙威给斩杀的形神俱灭了。
  玉皇大帝成就天帝之位,经历了一亿三千二百劫,每一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光是这个道行,就是位列仙班的小毛神,无法靠近玉帝法体。
  更别说一个没有仙位凡间道士了推算了。
  “胡说八道,以为贫道好欺负吗!”
  袁守城大惊,抢先出手,手中拂尘一道青光打出,直击敖烈的眉心元神出。
  “怎么!想杀人灭口,可惜你的这点道行还不够!”
  敖烈任由那道青光打在自己眉心处,冷笑道。
  他这一下,让袁守城更加的心惊,眉心乃元神所在地,道家说的天眼通,其实就是元神通过眉心,查看周天,而眉心也就相对来说仙神最脆弱的地方。
  但是以他天仙修为这一击,就是金仙也不敢托大,可是眼前和少年,却一点都没事,那只有一个说明,此人修为已经超越金仙初期。
  可惜他想错了,敖烈就没有元神,元神被业火烧掉。
  炼化成真我,修炼方法和混沌魔神一样。
  不修炼元神,却胜过元神,不修炼肉体,肉体却比祖巫还要强横。
  “你是大罗金仙?”
  袁守城震惊说道。
  “没必要告诉你!走吧!随我去找渭河龙王吧!”
  敖烈轻声说完,衣袖一挥,一招袖里乾坤把袁守城受进衣袖中,这一招是他道行达到金仙之后,系统奖励的。
  “这就是神仙的手段,果然厉害,不知道圣人又是怎么样一种手段,等这次事情解决有了时间,一定要收服龙族,暗中发展壮大,有机会我也做一会天帝!”
  敖烈看看天空,暗暗说道,之后从山洞消失。
  渭河龙宫,渭河龙王喝着小酒,看着下面一群歌女跳舞,好不自在,他克扣了雨数,延迟了降雨时间,小小的计谋,就把那个袁守城从长安城赶走,保住了自己渭河水族不被打捞,他被渭河水族拥戴,收了很多信仰之力,让他收获很大。
  “父王!父王大喜事!大喜事”就在这个时候,渭河龙太子跑进来说道。
  “王儿不要惊慌,发生何事,慢慢说来!”
  “父王!儿臣在外听说,泾河龙王在斩首时,被西海三太子小白龙给救下来,而且小白龙还杀了唐皇的宰相魏征!”
  渭河龙太子一脸兴奋的说道。
  “什么!泾河龙王没死,那岂不是我们克扣雨数的事情,要被揭穿了?”
  渭河龙王大惊道。
  “父王不要惊慌!父王想想,小白龙杀了魏征,而魏征不但是人皇的宰相,还是天庭的星君下凡,小白龙救下泾河龙王,违抗玉帝法旨,玉帝肯定天威震怒,到时候整个泾河,都要被天兵灭掉。
  我们岂不是永绝后患了!”
  “哈哈哈!王儿说的不错,这样以来,父王就更加不用担心了哈哈哈!来!王儿陪父王喝两杯!”
  “你们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
  就在这是,传来一个冷笑的声音,随后小白龙就出现在父子两人的面前。
  “什么人!竟敢在我渭河龙宫放肆!闯我渭河龙宫你是在找死吗?”
  渭河龙太子厉声喝道。
  “哈哈哈!为赌一口气克扣降雨点数,延迟降雨时间,要死的是你父王吧!”
  敖烈笑着转身。
  “是你!西海龙王三太子!”
  渭河龙王惊讶道。
  “不错!渭河龙王!见了本太子还不跪下行礼!”
  “哈哈哈!救你!一个连自己父亲都想杀的家伙,还称什么三太子,你既然知道了我们的秘密。
  留你不得,正好杀了你,送到天界玉帝面前,说不定玉帝封我做的泾河龙王!”
  渭河龙太子,冷笑收到,手中多出一堆巨锤兵器,要杀人灭口。
  “就凭你!还不够格,你们父子一起上吧,省的麻烦!”
  小白龙敖烈不屑道。
  “狂妄!受死吧!”
  渭河龙太子怒吼一声,提锤向敖烈杀去。
  只是他还没有冲到敖烈面前,就见敖烈身上突然金光大盛,铺天盖地的像渭河龙王太子压去,敖烈想试一下金龙血脉的力量,到底有多厉害。
  “啊!这是……”“你……你竟然是金色神龙?”
  “不……不可能……纯血金龙已经几万年没有出现了……不可能……”渭河龙王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但是那只能够血脉的压制力量,却让他由不得不相信。
  敖烈周身金光璀璨,在金光里面有一条金龙缠绕翻滚,从金龙身上释放出血脉的力量,让整个渭河所有水族都感到颤栗,在这股压制威力下,只能匍匐在地上臣服。
  渭河龙王父子首当其冲,在血脉力量面前,他们么就像是被泰山压顶一样,压的他们瘫软在地,不能动弹,在金龙的血脉下,他们这种杂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臣服!恐惧!“龙皇……饶命……饶命!小龙……小龙愿意臣服……”渭河龙王也变成迷你小龙,颤抖的求饶。
  渭河龙王和他儿子,已经现出原形,渭河龙太子的龙身应缩小的跟蚯蚓一样,已经被吓死了,他们这种杂龙,见了四海龙王,都被血脉压制的半死,更别说了纯血金龙了。
  “呵!不堪一击!”
  小白龙不屑说道,一挥手把渭河龙王受尽衣袖中,看都不看一样渭河龙太子。
  “接下来就等天兵的到来了,佛教应该也会出现吧!”
  说完小白龙的身影,从渭河龙宫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