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押解天庭问罪
  泾河龙宫中泾河龙王担心到了极点,他想了各种办法,就在短短的时间中,他求了很多人,他希望能找到一个,能够帮助小白龙向天庭请罪,告所天庭这一切都和小白龙敖烈没有关系,一切都是他的主意,让玉帝惩罚他一个就行了,不要牵连泾河水族。
  可是这一切,注定都是失败的,没人想惹上天庭和人皇的怒火,人皇还好说,但是天庭,没有人愿意沾惹。
  最后是在没有办法,泾河龙王抱着最后的希望,去了一趟西海,他想让西海龙王替他传话给玉帝。
  但西海龙王做的更加绝,泾河龙王连西海的龙宫都没让他进,西海龙王让人给给他一句话;“那个孽子死有余辜,应该被千刀万剐,抽筋扒皮!”
  西海龙王的心狠无情,让泾河龙王彻底的死心了,连小白龙的父亲西海龙王都这么无情,别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心灰意冷的泾河龙王,浑浑噩噩的回到了泾河,现在唯一的让小白龙活命的机会,就是在天庭还没有派兵下来之前,让小白龙去西牛贺洲,投靠西方,虽然去了西方,就等于一辈子成为人家的看门神兽,可是这总比魂飞魄散好点。
  泾河龙王已经想好了,等到小白龙一走,他就自杀谢罪,希望能够平息玉帝怒火。
  一道白光闪现,小白龙出现泾河龙宫前。
  “你……你还回来干什么,还不快走,去西方,这天下现在西方佛教能够保住你的性命,快走!”
  泾河龙王拉住小白龙,就往外走。
  小白龙很感动,之前泾河龙王为他做的一切,他都已经知晓,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的父亲对他无情,而他的这姑父,却为他甘愿遭人白脸,不顾自己安慰,只为自己能够活着。
  “姑父!我不走!”
  敖烈目光坚定,有种不容置疑的气质。
  泾河龙王短暂的失神,着急道:“你这孩子想要气死姑父?
  你真的想让姑父死不瞑目吗?
  快走!”
  “姑父!你就不要在劝我了,相信我,以后我们龙族,我小白龙不弱于人,很快!很快我们龙族,就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敖烈喃喃说道。
  “唉!你这傻孩子,龙族要是洪荒前也许……可是现在……快走吧!孩子你快走吧,逃走去西方,只要你活着,姑父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姑父!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小白龙说着,只见他身上一道金光万,现出龙族本体,他知道不让泾河龙王知道他的实力,泾河龙王是不会安心的。
  小白龙现出原形的那一瞬间,泾河龙王以及整个泾河对的水族,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压力,一下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在这骨压力之下,除了泾河龙王还勉强能够后才能守之外,其他水族,全部被血脉压制的趴在地上颤抖。
  “这……这是……是金龙……”泾河龙王眼睛瞪的老大,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四爪金龙。
  龙族已经没有了金龙的存在了,就是最高等的龙族四海龙王,也都不是金龙我。
  东海是青龙,西海为黑色,南海为赤色、北海为白色。
  这就已经是最高等的龙族了,金龙他也是在龙族的典籍上看到过记载,典籍记载。
  龙族曾经是一个很强大的种族,是洪荒时期的天地霸主。
  那个时期的龙族,有五爪、九爪,最高等级的是十二爪,祖龙更是混沌神龙,修为堪比圣人,只是后来各种原因,让龙族没落到连金龙都不在出现了,一条四爪青龙,就能当龙皇。
  现在一条传说中的四爪金龙出现在他的面前,泾河龙王怎么能不吃惊,怎么能不激动,那种血脉上来的威压,几乎让他认为,小白龙说的或许是真的。
  “金龙……没错……和典籍上记载的一样,真的是金龙!孩子!你是怎么做到了!”
  “姑父!这个等以后我在给你解释,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死,龙族一定还会摆脱任人宰杀的局面!相信我!”
  小白龙敖烈语气认真而坚定。
  “但愿如此!可是现在你必须走,就算你现在进化成金龙,但和强大的天庭相比,还是微不足道,就算你在厉害,也不是天庭的对手,快点走吧!我龙族好不容易出现一金龙,不能就这样被被杀了!快走!”
  泾河龙王还是不认为,没落的龙族,能够和强大的天庭对抗,更不敢相信小白龙敖烈一个人,能让龙族摆脱任人宰割的局面。
  “姑父你……”“圣旨到……”敖烈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从半空传来一阵威严的声音,紧接着一道华光降落在泾河龙宫。
  华光落下,上百手拿兵器的天兵和一个传旨星官从里面出现。
  “泾河龙王、西海三太子敖烈接旨!”
  传旨星官道。
  “罪臣接旨!”
  泾河龙王面如死灰,知道一切已经都晚了,来不及了。
  “泾河龙王,西海小白龙敖烈,杀害唐皇丞相,星君下凡魏征,玉帝震怒,捉拿泾河龙王和西海小白龙,前去天庭问罪!钦此!”
  传旨星官圣旨宣读完毕,也不管敖烈他们接不接旨,对身后的天兵道;“带走!”
  这还是天庭的一贯做法,对于龙族这种仙神们盘中的食物,他们从来不把龙族放在眼中,哪怕是一个传旨的星官都是这样认为,在他们的眼中,龙族连一些强大的妖怪都比不上。
  泾河龙王浑浑噩噩,已经失去反抗对的心思,任由天兵用捆仙绳把自己捆绑,没有一点反抗。
  小白龙敖烈同样没有反抗,他还想着怎么样才能见到玉帝,现在玉帝下旨捉拿他们上天庭问罪,正合他的心意。
  只要见到玉帝,让渭河龙王说出实情,说明一切真像后,玉帝为了顾全大局,肯定会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西方肯定也会到场,把这件事情遮盖过去。
  随后,天兵就押着泾河龙王和敖烈,消失在泾河龙宫,向天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