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庭对峙
  马上就要见到那传说中的天庭了,敖烈心中还有点我小激动,传说中的天庭,在九重天上,有东西南北是个天门,但是神话中出现最多,就是南天门!西游记中,孙悟空就是从南天们打入天宫,打上凌霄宝殿大闹天宫的,以前看西游记的时候,感觉孙大圣很热血,是偶像,可是现在看来,齐天大圣就是一个笑话。
  天庭从巫妖大战之后,人族天庭就建立了,后来有经历了封神之战,封神之战就是为了给天庭选拔人的,就是太上老君,都分出一道分身坐镇天庭,玉帝本身出身鸿钧门下,虽然是个道童,但是却和六大圣人一个辈分,他自己修为就已经到了准圣的地步,还有那些封神时期强大的神仙,这样一个强大的天宫,岂是修炼只有几百年的猴子能抗衡的,除了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之外。
  在没有其他的解释。
  从后期取经路上孙悟空的表现,在联想到自己现在所了解道的东西,在敖烈看来,孙悟空其实就是一个小丑,一个自认为天下无敌的小丑。
  很快他们就到了南天门,南天门有四大天王把守,高大的南天门看不到尽头,上面挂着一个高大的牌匾,上面写着“南天门”三个大字。
  而整个南天门,上面蕴含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让人觉得有种镇杀一切的恐怖,就以现在敖烈金仙级别的修为境界,他都有种随时被上面力量镇杀感觉。
  “奉玉帝法旨,押下界触犯天条的神仙问罪,请天王放行!”
  传旨星官拿出玉帝的圣旨,向四大天王说道。
  四大天王看来一眼圣旨,并没有任何言语,然后四大天王其中的一个,拿出一个令牌一样东西,对着南天门射出一道金光,就见南天门一道光芒闪现。
  敖烈就觉得,那一股镇杀一切的力量暂时消失了。
  “天庭底蕴果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弱!”
  小白龙敖烈心中暗道。
  “多谢天王!走!”
  传旨星官对四大天王行礼,然后带着敖烈他们走进南天门。
  进了南天门,敖烈才知道什么叫天宫了,一望无际的云海之中,到处都是仙宫,空中仙子飞舞,仙鹤低鸣,天马行空,道莲娇艳。
  敖烈一眼就被眼前这景色给震撼住了,这是一种你没有看到,就完全想不到的场面,除了震撼,他无法在找到形容眼前天宫的话语。
  “要是有一天,我能主宰这一切,也不枉穿越一场!”
  敖烈心中想着,像狗一样别押着向前走。
  在他们去的最前方,一座遥远高大,上面仙气蒸腾,金龙凤凰的虚影在上面飞舞,看着那一条条九爪金龙的虚影,敖烈有种愤懑,这是把龙凤当成一种装饰品。
  巨大的宫殿金光万丈,金光笼罩几万里。
  宫殿的上方,是一个巨大的牌匾,远远就能看到,“凌霄殿”这三个字,气派十足。
  看着遥远的宫殿,却在传旨星官手里玉帝法旨一道光芒之下,他们却很快就到了凌霄殿前。
  “启禀陛下!下界泾河龙王和西海三太子小白龙带到!”
  传旨星官对着圣旨恭敬的说道。
  “把那个敢冒犯天规的孽龙带上来吗,朕倒要看看,小小蚯蚓,竟敢如此放肆!”
  凌霄殿中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带着道音阵阵,仿佛能够击穿人的元神。
  很快敖烈和泾河龙王被带到凌霄殿,首先映入眼帘的中央宫殿的一个巨大的法体,就是玉帝。
  威严的法体巨大,仿佛这个天地无法容纳下他的身体。
  大殿的两边,站着各路神仙,法体同样高大,但是和玉帝相比起来,就小了很多。
  敖烈仔细的看来一下,和传说里中的神仙一样,有太上老君,太白金星,托塔的李天王,还有福绿寿三星,那个很让他敏感哪吒,这家伙是龙族的克星,是个狠人。
  “大胆孽龙!将来陛下还不跪下!”
  一个巨大的声音,怒吼道。
  “小龙参加陛下!”
  泾河龙王受不了这个压力,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小白龙暂时还不想和天庭闹翻,他也没有这个实力,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他想着暂时隐忍屈服,跟着泾河龙王,跪了下来,但是他心中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下跪。
  “大胆泾河龙王,你违抗玉帝圣旨,克扣降雨点数,延误降雨时辰,触犯天条,玉帝命魏征斩杀你,以作惩罚,你却让侄儿小白龙行凶,杀了魏征,然后一起逃走。
  尔等这是在挑衅吗?”
  说话的是托塔天王,代玉帝问话。
  “小龙之罪,这一切都是小龙指示小白龙敖烈做的,一切和他没有关系,请陛下饶恕小白龙吧!”
  泾河龙王抱着最后的希望,希望能保住小白龙。
  “大胆!触犯天条,竟想着饶恕,岂有此理,来人!将他们拿下去,天火煅烧,抽筋扒皮!处以极刑以正天规!”
  托塔天王直接下令诛杀。
  “慢着!陛下难道不问我,为什么要杀魏征吗,因为我姑父泾河龙王是被冤枉的。”
  敖烈大声说道。
  “大胆!这里岂有你说话的地方,带下去!受掏心挖肺之刑!”
  “天庭是公平正义之地,是天地生灵膜拜信仰的真神,就是要杀人,也是让罪人心服口服,以示公正,现在天王不让我说话,就要斩杀我,这难道就是公正的天庭!”
  敖烈硬这头皮说道。
  “大胆!天庭自是公道,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带下……”“你要说什么吗,说来让朕听听!”
  高高在上的玉帝,睁开眼睛,打断托塔天王的话。
  “陛下!我姑父泾河龙王是冤枉的,延迟降雨时辰,克扣降雨点数的不是我姑父泾河龙王,是渭河龙王!”
  敖烈说道。
  “胡说八道,泾河龙王是司雨大龙神,不是他克扣时辰点数还能是谁!”
  武德星君怒声说道。
  “陛下!我有证人,证明我姑父清白,请陛下容许!”
  敖烈没有理会吴德星君,继续对玉帝说道。
  “准”“谢陛下!”
  带到玉帝首肯,敖烈一下挣脱了捆仙绳,然后把衣袖中的渭河龙王先放了出来。
  “把事情在此话说清楚!”
  敖烈冷声对渭河龙王道。
  渭河龙王急忙说是,他在敖烈金龙血脉的镇压下,彻底臣服于敖烈,小白龙敖烈修炼的神龙混沌经,是祖龙修炼的功法,敖烈修炼,让他的血脉中,蕴含祖龙的气息,只要是臣服他的水族。
  没有人可以违背他的命令。
  “陛下!一切都是小龙做的!和泾河龙王没有半点关系!”
  渭河龙王对玉帝说道。
  玉帝眼神精光一闪,知道事情出了变故,想要推算,但却什么也推算不到。
  “说!”
  推算不到,他只能让渭河龙王继续说下去了。
  “几月以来,小龙发现渭河的水族,减少的厉害,于是变成凡人去查看,才发现一个老人,每天都在渭河大佬很多鱼虾,凡是他下勾,准定能钓上鱼,从无例外。
  小龙震惊之下,上前询问,老头说在长安城有个袁先生,每天告所他,在什么地方下钩,什么地方撒网,他每天就准定能满载而归。
  小龙大惊,如果真有这样的能人,那我渭河水族岂不是被人打光了,于是小龙就去找那袁道长,和他打赌,让他算长安城何时下雨,下雨点数是多少。
  如果他算不准,就滚出长安。
  可是那道士,居然算的时间点数,和陛下降雨的时辰点数一点都不差,小龙为了保住渭河水族,才不得已改了降雨的时辰和点数,触犯天条,此事与泾河龙王没有一点关系,请陛下明察!”
  “哼!胡说八道。
  一派胡言,陛下乃三界之主,别说是一个凡人,就是西天的如来佛祖,也不能推算陛下的法旨,一个凡间修道之人岂能推算?”
  托塔天王厉声说道。
  “是吗!陛下你认为有没有这个可能!”
  敖烈对着玉帝说道,他虽然也害怕,但是为了活命,只能如此。
  “哈哈!天大地大,道行高的人大有人在,这位道长或许是隐居人家的圣人,也说不定!玉帝打马虎眼说道。
  “是不是圣人,陛下岂能不知,小龙把那个袁道长也带来了,请陛下审问。”
  敖烈把袁守城释放出来。
  “陛下……救……”袁守城一看到玉帝,想要求救却突然不能说话了。
  敖烈知道,这一切肯定是玉帝做的手脚。
  “此事有蹊跷!武德星君当初让你彻查此时!你是怎么查的!”
  玉帝冷声问道。
  “陛下!微臣查的很清楚,是因为泾河龙王酒后误事……”“闭嘴,重新彻查此事,给朕一个交代!”
  玉帝不想让袁守城和吴德星君多说话,因为在此很多神仙,都是三清的眼线,他怕自己和西方的预谋,被三清发现,那就真的大事不好了。
  “阿弥陀佛!贫僧拜见玉帝!”
  就在这个时候,凌霄殿外面出来一阵佛号,紧接着一袭白衣脚踏莲花台进了凌霄殿。
  敖烈看到她,就知道另一个正主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