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临时起意
  酒过三巡后,气氛逐渐热络了许多。场间众人筹光交错,推杯换盏,不少修士间已经开始勾肩搭背,兄弟相称。场中一副其乐融融的和谐模样。
  朱缘见师傅被众星捧月围绕中央,当下与舒瑾然小声私语几句,便拉着对方的手趁机溜出大殿。
  抛出大殿后,两人都是如释重负。
  朱缘是因为师傅掌教一众长辈在场,不能撒泼耍宝,实在有些不得劲。舒瑾然则是纯粹的不喜欢这种应酬场面,坐在桌上总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朱缘拉着好友一路小跑到离大殿不算太远的一处悬崖边,两名女子坐在伸出一截的石壁上,双腿悬空,悠然摇晃。
  “你身为楼前辈的关门弟子,就这样偷跑出来,真的好吗?”
  舒瑾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向好友问道。
  一袭彩织长裙如飘摇仙子的少女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慵懒的俏脸上全是毫不在乎的表情,朱缘习惯性地将手搁在身旁好友的大腿上,笑着说道:“哎呀,没事啦。老头子他们现在忙得不可开交,哪里会想起我来。再说师兄师姐不都在里面候着吗,少我一个不少。里面待着多无聊啊,不如出来透透气呢。怎么,你不愿意?那你回去呗,那么多公子哥都偷偷拿眼神瞟你呢,大美人。咱两一走,怕是里面那些年轻才俊都有些茶饭不思了。”
  白了朱缘一眼,舒瑾然没接茬。
  确实,之所以和朱缘跑出来,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先前在大殿中,那些视线盯在身上,实在让人难受。
  远处一颗参天大树下,隋晋双手抱胸,靠在树干上,斜眼瞟了二人一眼。
  这朱丫头性子太过跳脱,让她和小姐多相处相处也好,小姐年纪轻轻的,却丝毫没有普通青葱少女的活泼,有些太过沉闷了。尤其是这趟从镇妖城返回后,比以往更甚,每天对着莲池发呆的时间都增长了。
  虽说练拳一事倒是没有丝毫懈怠,可毕竟女孩子家,总是要多点笑脸才好嘛。
  两位女子坐在崖边聊着闺房悄悄话,另一边已经有两三波想来交流交流的年轻俊彦被隋晋赶了回去。
  直到过了大半个时辰,有一名九阳山的弟子过来寻找朱缘。隋晋见是九阳山的门人,自然放行。
  “师叔祖,太上长老和掌教他们叫你回去呢,寿宴已经结束,宾客们都移步去了中天峰演武场,说是要办什么大会。掌教名我前来找你,让你速速过去。”
  那名年轻弟子远远看到那位年纪比自己还小,辈分却高上了天的朱缘,恭敬禀报。
  一番询问下才得知原来是先前寿宴当中,几位前辈名宿酒酣之际兴致忽起,说是要借着楼新卬寿诞之喜,简单举办一场年轻修士之间的比试。九阳山的掌教原本就想借此机会展示展示宗门底蕴,对方这个提议正中下怀。对着楼新卬眼神示意得了默许后,当下便大包大揽地承应下来,还拿出了几件品秩不俗的法宝作为优胜者的奖赏。
  场间众人见有热闹可瞧,自然是推波助澜,高声叫好。
  而那些原本就与九阳山不怎么对付的门派势力,则是觉得这是一个落落九阳山脸面的好时机,也是纷纷附和。
  就这样,众人三言两语间,便将这场年轻一代的比试定了下来,并将地点设在九阳山主峰中天峰的演武场上。凡是百岁之内的年轻修士均可参加,不论宗门出身,前三甲都有一件法宝作为奖品。
  今日这场寿宴,可是难得的盛会,一州之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十之七八都在此地。年轻一辈的修士凡是有些真材实料,除了少数不愿人前显摆的,大多也都愿意在一众前辈高人面前露露脸。不奢求得到楼新卬这类巅峰修士的青眼相加吧,至少在这些山巅之人的面前混个脸熟也好。若是侥幸得了前辈一两句褒奖,日后不也是一桩人前炫耀的资本嘛。
  等朱缘拉着舒瑾然从空中落下时,中天峰的演武场已经人满为患。
  一名弟子正以朱笔在一截绸绢上登记参与者的姓名,其他看客正在演武场四周看台上各自挑选落座位置。
  楼新卬一眼便看见了自家顽劣弟子,向其招了招手,又与跟在二女身后的隋晋点了点头。
  由于场间人数众多,原本看台之上早已承载不下。九阳山的掌律长老直接祭出飞剑,一道剑光掠向远处一片山石处,寒光忽闪间,竟是直接切割出一大块看台来。另一名长老也施展神通,将那座临时劈出的看台定在空中,以供那些宾客落座。
  舒瑾然与隋晋则是随朱缘来到楼新卬为他们留好的坐席上,三个连坐位置,就在楼新卬身后。可见这位关门弟子是有多受其宠溺。
  隋晋只是与楼新卬一人相互点头示意,便不再搭理其他人。至于楼新卬,倒不是冲他什么陆地神仙的修为,纯粹只是因为他是朱丫头的师尊,且对小姐也极为客气而已。
  至于九阳山一众掌教长老和其他宗门的高层对此也无意见,这隋晋的凶名他们这些一州之地的正真掌握权柄的人都是知道的,妥妥的归真境九品武夫无疑。不讲礼数便不讲礼数吧,只要别对自己拳脚相向就好,大不了各自视而不见就是。
  “怎么我的名字也在上面?”
  舒瑾然注意到那名登记姓名的弟子忽然在绸绢上写下了“舒瑾然”三个大字,连忙向闺蜜问道,她可没打算参加这什么劳什子比试啊。
  “哎,你没看我的名字也在上面嘛。怎么,好姐妹共进退,我都榜上有名了,你能跑得掉?我刚刚特意传音让那名弟子给你添上的。”
  朱缘一副鄙弃她大惊小怪的模样,笑嘻嘻地说道。
  舒瑾然不禁气结,正要斥责好友,让其将自己名字去掉,坐在前方的楼新卬忽然转过头来说道:“瑾然,你也参加一番吧,和那些年轻后辈交交手。练拳光自己练可不行,得多经历实战啊。隋兄认为呢?”
  隋晋倒是没所谓地点点头。武夫嘛,从来不存在怯战一说,出拳便是。
  见场间众人大多落座,九阳山那名剑修长老也是飞上空中,揭开了这场比试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