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能屈能伸真豪杰
  午后斜阳挂在山头,演武场上一时间寂静无声。
  原本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的大戏上演,却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来,搅黄了这台大戏。而且这不知哪冒出来的年轻人分明气机波动上最多就是个洞玄初期境界,可竟然连法宝都没出,就把洞玄后期的秦霜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没听说过栖霞州有这么一号天才人物啊。
  所谓内行看门道,尤其是看台上一众耆老,一个个眼力何等毒辣。这年轻人先前进场时施展的遁术极快,一身雷法之霸道,那气兵神通之凌厉,还有最后那没看出玄机的将秦霜魅术反弹的神通。全是些闻所未闻的神通功法,众人皆是心中推断此人身份来历恐怕绝不简单,说不得便是哪位隐世不出的老怪物的嫡传门生。
  眼见卓宇明已经和舒瑾然并肩离去,回过神的掌律长老连忙宣布下一场对决,将围观宾客的视线拉回场上。至于那个神秘青年,自家宗门自然会有人去跟进查访。
  舒瑾然不愿卓宇明众目睽睽下被推上风口浪尖,便打算带着卓宇明离开九阳山,回头望去,隋晋果然也已经不在原地了。
  然而二人还未来得及离开,一道五彩长裙便拦住去路。
  “干嘛,人来了都不给我引荐引荐,急着就要跑,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啊?”
  卓宇明呆呆看着眼前这个语气粗放的彩裙美人,有些迷茫。
  对方话虽说的极难听,但从她那一脸不满的表情和身旁女子的反应来看,似乎和舒瑾然的关系极为亲密。
  “走,跟我来,先去我院子里。今天被我逮到,你两可别想跑。要是敢硬闯,我就发动九阳山护山大阵,看你们跑不跑得掉。”
  少女一脸娇憨蛮横,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了舒瑾然雪白的皓腕,拉着她就往前走。
  舒瑾然一脸无奈的回头看了眼卓宇明,示意他跟上。
  卓宇明回头看了看身后,除了山石林木外,空无一人。可他却偏偏对着一片空旷抱拳一礼,随即跟上二位少女的步伐。将二人带到自家山头的院落中,三人走进院中一座凉亭内。
  舒瑾然独自坐在石凳上,一双秋水剪瞳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院中池塘上的水面,一言不发。
  朱缘双手抱胸,其中一只手从胸前竖起,捏着自己那白皙的下巴。少女围着静静站立的卓宇明绕了七八圈,一双眸子上下闪动,带着审视的目光将他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扫了一遍又一遍,时不时嘴中还发出啧啧声响。
  卓宇明虽然被少女这般“端详”得如芒在背,但猜测其定是舒瑾然的至交好友,一时也不敢妄动。
  少女转了十来圈后终于消停下来,走到一张兰木桌边站定,一双灿若星辰的明亮眼眸直视卓宇明的双眼,神情严肃。
  “来者通名!”
  少女突然抬起一脚,踩在石凳上,一手叉腰,一手按在膝上,一声大喝。看那架势,一副沙场将军于千军万马前横刀立马的气派。
  卓宇明想来对与女子打交道没什么天赋,前世云上城精擅此道的大师兄虽说偶尔也会和师弟指点一二,但这等杀敌手段没有身临其境,终究难以领悟其中精髓。有些拿不准面前少女究竟是个什么路数的卓宇明不禁向舒瑾然投去求助的目光。
  舒瑾然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刚刚得到好友神识传音严正警告,让她不得暗自通敌。朱女侠要亲自会上卓宇明一会。
  原本卓宇明今日地突然出现便让她有些心乱,当下干脆由着朱缘胡闹。面对卓宇明的眼神,舒瑾然干脆转过脸去,不闻不问。
  “怎么,说话还要先征得瑾然同意啊?这还没过门都是如此了,将来过门了岂不是得天天在家中跪着说话了!”
  见卓宇明久久不曾答话,朱缘横眉冷眼,一通训斥。
  听着自家密友这等毫无礼义廉耻可言的粗陋言语,心知自己阻止也无用的舒瑾然一气之下起身跑到池水边独自喂鱼去了。这个疯女人一旦上了头,九头牛都拉不住,索性眼不见为净,让卓宇明自己应付他去。
  只是嘴上说的硬气,蹲在池水边的白衣女子依旧竖起耳朵,凝神听着凉亭那边的动静。
  “在下卓宇明,扶摇州人士,一介散修。敢问仙子如何称呼?”
  卓宇明见舒瑾然一幅不顾自己死活的作态,当下只好老实作答。
  “我叫朱缘,朱砂的朱,缘分的缘。本小姐是瑾然最好的姐妹,所以你想要讨我家瑾然回去当老婆,得先过本姑娘我这关。”
  朱缘一幅尾巴翘上天的得意模样。
  卓宇明连忙抱拳施礼,连声说道:“原来是朱仙子,失敬失敬。这趟来得匆忙,没来得及为仙子备上一份薄礼,这是几张符箓,有聚气凝神之效。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仙子收下。”
  言语间,手掌一番,出现了七八张金色符箓,卓宇明双手递向朱缘。
  这一点可是大师兄千叮咛万嘱咐过的,如果遇上你心仪女子的好姐妹,那一定要使出全身解数将其拿下。因为她或许不一定能给你撮合成,但一定能给你搅黄喽。
  想起大师兄的金玉良言,卓宇明连忙献上殷勤。
  朱缘接过符箓立马眉开眼笑,重重地拍打着卓宇明的肩膀连声夸奖其上道。
  她是听舒瑾然说过卓宇明精擅符箓之道的,这凝神静气的符箓对于平日修炼也是大有用处。虽说以自己的身家也不在乎灵石之类的身外之物,但对方这端正的态度还是值得嘉奖的嘛。
  “哪里哪里,主要是相思心切,急匆匆地便赶了过来,忘了在途中用心挑选一两样合适宝物做见面礼,实在是在下的疏忽。改日一定为仙子补上,今日还望仙子勿怪。”
  朱缘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心中暗自好奇,如此会说话,不像瑾然之前说的那么皮薄嘛。
  卓宇明映像中,这似乎是自己修道以来,第一次与人说话如此……“客气”。
  只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毕竟对方手中可能掌有生杀大权,姿态低一些又能如何?
  大丈夫能屈能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