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皇子偷果
  皇后之子洛麟羽又被朝臣参了。
  又被参一本的原因是:偷了城西莫老偏家的桑葚!
  溜到人家院中偷桑葚不算,还自己滋溜溜爬树!
  堂堂皇子殿下,竟入人私宅爬树偷桑葚,实在有损大正形象,正朝两百年的脸都给他丢光了!
  高坐在龙椅上的帝王洛觜崇看着双膝跪地、衣衫皱巴、满脸脏兮如花猫的三岁儿子,心里虽心疼,但当着朝臣的面,却不得不厉声问道:“洛麟羽,为何私自出宫,去城外偷摘桑葚?”
  洛麟羽立即将肉乎乎、白生生的小手伸进鼓鼓囊囊的布口袋,掏出一把个大且肉厚的紫红色桑果,喜滋滋地捧在手心,献宝般伸臂高举着,脆生生的童音响彻大殿:“父皇,儿臣听说城西莫老偏家的桑果可好吃了,不但汁多,还甜得很,远近闻名,便跑去摘些回来给父皇尝尝!”
  洛觜崇的心里顿时一软,语气不由自主温和了些:“那也不必爬树偷人家的,差人买回便是!”
  “儿臣是想买来着,可那莫老偏简直就是挨打欠抽的料,竟然谁都不卖!”说着说着,洛麟羽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儿上便多了一丝愤然之色,“儿臣派去的人不但空手而归,还是被人撵鸡似的撵出来的!”
  “哦?”洛觜崇顾不得计较儿子又在朝堂口出民间俗语,和朝臣们一样生出疑惑道,“你没有让人告诉莫家,那是麟羽宫要的?”
  “儿臣不敢!”洛麟羽立即收起愤色严肃道,“儿臣谨遵父皇和母后的教诲,从来不用麟羽宫的名头在外欺男霸女、强抢民物!”
  噗!刑部侍郎第一个没忍住,扑嗤笑出声来。
  欺男霸女?你才多大?屁点大的孩子,也敢说欺男霸女?就算霸来了,你能用吗你?!
  再说了,从来不用麟羽宫的名头?对,是从来不用,可京城谁人不知你麟羽小殿下~~的伴读?两岁到三岁的这一年里,你偷溜出宫多少次?冒用伴读之名干了多少鸡飞狗跳的事?已经名震京城了好不好?
  朝臣们摇头的摇头,失笑的失笑,洛麟羽却全然不理会,只盯着手心里捧的桑葚,一副快哭的表情:“桑果快被揉烂了……”
  眼看他几次抽动嘴角、即将忍不住而张嘴哇哇大哭的小模样,洛觜崇的心弦更加绷之不住,连忙温声道:“皇儿莫哭,只要是皇儿摘来的,父皇都喜欢!”
  说罢,立令祥公公接他手里的桑葚进行剔除挑拣,将好些的拿去清洗。
  洛麟羽一听,正在眼里打圈的泪花很快便收了回去,笑得灿烂无比,将手里的桑葚放到祥公公的托盘里后,还把口袋抠摸个底朝天,却又在祥公公临转身时,盯瞅着托盘里的桑葚,悄悄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口水。
  洛觜崇见他一副馋猫儿相,不由问道:“皇儿,莫老偏家的桑葚,是否真那么香甜好吃?”
  “儿臣不知,”洛麟羽摇摇小脑袋,“儿臣偷完~~”
  他自知失言,快速改口,“儿臣摘完就立即跑回来,想让父皇和母后尽快尝鲜,尚不知其味。”
  洛觜崇的一颗心顿时更加柔软,却把目光扫向他身后左侧同跪的侍卫,侍卫几不可见地微一点头,洛觜崇才道:“念在皇儿一片孝心的份上,重罚可免,但~~”
  洛麟羽立即泪汪汪地瘪嘴:“父皇不打屁屁!”
  刑部尚书及时出列:“皇上,殿下年纪尚幼,一片孝心更是难能可贵,微臣恳请皇上免其责罚!”
  洛觜崇作思考状。
  “微臣亦恳请皇上开恩!”见风使舵的户部尚书连忙紧跟,“孝为天下至善,殿下小小年纪,便心怀最大孝义,实乃皇上之福、百官之喜、万民之榜样,依微臣之浅见,不但不能给予处罚,反而要格外嘉奖!”
  洛麟羽将一只被桑果染色的肉墩墩小手悄悄蹭到鞋跟处,冲二人翘了翘大拇指,心道:小样儿的父皇,还不赶紧把罚给免了、再把桑果送到洛坤宫,陪我和母后同吃共享?
  ------题外话------
  二少新文,希望新老朋友都能喜欢,期待大家的留言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