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五彩鹦鹀
  后宫占地面积最大、琉璃瓦、重檐殿、贵气无比的洛坤宫。
  一只鲜艳的五彩鹦鹀欢快地叫着:“天下最俊最帅最重要的男人来啦!快参拜啊!快参拜啊!”
  刚进门的洛觜崇差点一个趔趄:“这又是什么新词儿?”
  祥公公笑得合不拢嘴:“皇上,殿下的心里,可真是时时刻刻记着您呐!”
  “成天不好好读书,尽弄这些个~~”他嘴上如此说,脸上却写着龙心大悦,然话到一半,却忽然顿住。
  祥公公立即笑眯眯地接道:“皇上,殿下的三字经可诵得好着呢!”
  洛觜崇轻哼一声,却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笑意:“习文的心思只有十之一二,十之八九都在琢磨怎么玩儿。”
  “皇上,”祥公公劝慰,“殿下才三岁。”
  洛觜崇嘴角勾起,脸上的笑意扩大。
  主仆二人说话间,已到了月宁殿,这时,只听噗嗵一声,一个肉墩墩的小人儿摔在了门槛上,上半身在门槛外,下半身在门槛内。
  “哎哟……”洛麟羽皱着小鼻子叫了一声。
  “殿下!”祥公公连忙奔上前,帮忙扶起被门槛杠着肚子、顶得小屁股高高撅起的尊贵小人儿,“殿下可要紧?奴才马上传御医来瞧瞧!”
  “别别!”洛麟羽连忙摆摆又嫩又白还又肥的小手,高声道,“男子汉大丈夫,摔一下有什么关系,想当年~~”
  正意气风发,她突然卡住,“呃……”
  看着面前二人似笑又忍的怪异表情,她那小眼珠微微一转,便迅速接上:“想当年孩儿从母后肚子里拼命往外爬时,那是何等艰难,何等威武,何等壮观,何等~~”
  噗!
  这回,不仅祥公公笑出了声,连落觜崇也破了功。
  “这孩子,又故意逗父皇母后开心,”闻讯后匆匆赶回的皇后汲善上前微微一福身,“臣妻见过陛下。”
  洛觜崇瞟了眼她身后奴婢们胳膊上挎的花篮,笑得温和:“又去香草园了?”
  “皇上身上的香囊该换了,臣妻去选摘几种,”集美貌、端庄于一身的汲善含笑说着,目光已移向洛麟羽,“羽儿是不是又忘记母后的叮嘱了?万一磕崩牙齿,看你如何馋嘴!”
  此话听似嗔怪,实则饱含母爱,洛麟羽呲出小白牙:“孩儿是想看看父皇来没来,好迎接父皇。”
  汲善看了眼洛觜崇,洛觜崇敛了敛笑:“你怎知父皇会来?”
  “孩儿惹了祸,父皇疼爱孩儿不予处罚,孩儿好爱好爱父皇!”洛麟羽屁颠颠儿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仰着小脑袋笑滋滋地顾左右而言他,“父皇既疼爱羽儿,心中又有母后,肯定舍不得全吃完、要给羽儿和母后留两个。”
  说这话时,眼睛已经不由自主地连连瞟向祥公公手里的雕花食盒。
  这小东西……
  对这极会顺杆爬、没杆也要找根杆子往上爬的小人儿,洛觜崇很是无语,心道你这哪是急着迎父皇,分明是急着吃桑葚才对。
  不过,这也让洛觜崇的心更为感动,更加柔软~~他明明极为想吃,却能忍住馋劲儿,一个未尝地先行送到父皇手中,这份孝心,当真难得。
  皇子有两个,公主也有,但还真没像羽儿这样时刻想着父皇的。
  汲善温柔道:“皇上先进殿歇歇吧。”
  洛觜崇点点头,洛麟羽立即放开衣袖,却转而用整只小手抓住他的小拇指。
  见调皮好动的儿子此刻如此乖巧,如此依赖他,洛觜崇的心再度柔软几分,什么都没说,牵着他就往里走。
  皇帝落座后,净过手的皇后才从侍婢手中接过茶盏,轻轻放到洛觜崇面前。
  洛觜崇瞟了眼祥公公,早就等主子示意的祥公公立即呈上精美食盒并打开盒盖,取出里面盛着桑葚的瓷碟,然后退到一边笑眯眯道:“殿下不仅聪慧,还与皇上心有灵犀。”
  “那是!”洛麟羽看着桑葚,“谁让本殿身上流的是父皇的龙血呢,虽不及父皇聪明,心灵相通肯定要有一点!”
  PS:喜欢的亲动动小手给个收藏哈!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