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巫师作法
  皇帝和皇后一起去了睦邻宫,洛麟羽这回竟没跟着。
  睦邻宫里住的,是庄妃~~紫荆国的公主林依蔓。
  林庄妃不仅貌美姿媚,腰肢纤细,皮肤雪白,且极会制香,甚得帝王洛觜崇的喜爱。她嫁入大正皇宫虽不到半年,却得到不少恩宠,且封号连升,气得皇贵妃锦帕都搅烂好几条。
  待父皇母后一走,闷头吃桑葚的洛麟羽便立即起身净手,然后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皇贵妃伍恭恪实在对不起她爹娘取的好名字,不仅不恭敬谨慎,反而日渐跋扈,连皇上正在热宠的人都敢动,不能不说胆子够肥。
  大正国的男人不但喜欢衣服熏香,佩戴香囊,还在出门时簪花于发,很是骚包,大正皇帝洛觜崇更是出了名的多情,后宫佳丽无数,都快没有闲宫空殿了。
  想到每日都要翻牌让女人侍寝、一天都不能漏的种马父皇,洛麟羽不由撇了撇小嘴儿:不知等他老到没力气动时,膝下攒有多少皇子皇孙……
  她摇着小脑袋叹口气:父皇你可悠着点儿吧,不然我得多弄死多少兄弟啊……
  睦邻宫。
  头戴五彩鸟羽冠的巫师,正一上一下跳个不停,他的整个脸庞都被颜料画得一块红,一块绿,加上那身难看巫衣,整个人看上去是既凶恶又丑陋。
  睦邻宫的宫女太监都已集中起来,身穿宫装的林庄妃则静静肃立,默默看着耍在面前的鬼把戏,给人一种柔弱好欺的感觉。
  皇贵妃伍恭恪不时瞟一眼毫不惊慌的林依蔓,对她那如柳身段是越瞧越不顺眼,不由发出一声冷哼。
  “主子别急,”心腹奴婢低声讨好道,“一会儿就有她的好戏看了!”
  伍恭恪立即露出一副不屑又傲慢的表情,却只是哼笑,并未言语。
  赤着脚、一歪一扭跳得极富节奏感的巫师,突然从窄小的袖筒中摸出一根原色木棍,然后将木棍竖在胸前,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
  睦邻宫的宫女太监们都好奇而紧张地看着他,却听不清他念的是什么,只见他一边念,一边缓缓将木棍指向众人,再缓缓转动身体。
  木棍指了一圈后,他立定之时猛然睁开双眼,并在厉喝的同时快速挥动木棍。
  “啊!”眼尖的宫女惊叫起来,“变、变色了!木棍变色了!”
  随着她的惊呼,二十几道目光齐刷刷投向巫师手中的木棍。
  “天啦,真的变色了!”
  “居然变成了红色!”
  “跟血似的,好吓人!”
  宫女太监们一惊一乍地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伍恭恪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低声自语:“有两下子……钱没白花!”
  她看也不看凑上来笑得谄媚的心腹奴婢:“此事若成,回头少不了你的赏。”
  心腹躬身哈腰:“谢娘娘!奴婢不敢讨赏,只要娘娘满意就好!”
  不求回报的宫人,自己还真没见过。伍恭恪轻轻哼笑一声,不再理她。
  即使木棍在一挥之下变成血红色,林庄妃也依然静立不动,只是眼中快速滑过的那丝不屑,谁也没能捕捉到。
  随着巫师继续作法,天色越来越暗,越来越阴沉,睦邻宫的气氛也越来越压抑,宫女们手握成拳,置在胸口,感觉跳动加速的心脏开始紧缩。
  巫师再次念起咒语,念完之后,突然厉喝道:“现形!”
  “啊!”宫女太监们都尖叫着四处逃散,连伍恭恪都直直瞪着眼连退两步。
  因为,巫师木棍上的那层血色,居然脱离木棍,化成人形纸人,悠悠荡荡地朝殿门方向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