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为报仇仙妖大战
  已除去仙籍、变成凡身之体的洛麟羽,哪受得了花妖王的含怒之剑?
  何况两柄短剑还被她请来的帝君作了手脚。
  两剑同时刺入后心后消失无影踪,人却从普真怀里缓缓往下滑。
  “羽儿!羽儿!”普真实在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下意识地一把捞住她时,声音颤抖。
  花梦曦也没料到这种意外状况,劈头盖脸一顿骂:“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让她挡刀?你还是不是男人?”
  普真却如当初面对玄华之死的洛麟羽一样,无心搭理凶手,只顾抱着心爱之人,欲尽全力救她。
  他一边拼命往她身体里渡入真气,一边语无伦次:“羽儿,羽儿不怕,羽儿没事,羽儿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普真……”洛麟羽双眉紧蹙,玛德,心脏被刺,是真疼啊,“俊灵,我、我……”
  “羽儿!”普真看着她的痛苦表情,心疼得无以复加,急慌慌从袖里掏出外伤药,“羽儿,我们上药,马上给你上药!”
  他直接用嘴巴咬开青瓷瓶木塞,颤着手将整瓶药粉倒在手心,按向洛麟羽的后心伤口。
  花梦曦这才看见有鲜血从洛麟羽的后心处流出,不由大吃一惊:“怎么回事?她不是仙体么?怎么会、怎么会……”
  眼看洛麟羽的面庞和唇色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微弱,渐呈奄奄一息之态,普真哪里还有耳朵听人说话,满脸泪水地抱着她不停呼唤:“羽儿!羽儿别睡!求你别睡!羽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普真,求你了!求你了!”
  “我那只是普通的剑!普通刀剑怎会伤到仙体?”花梦曦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扑了上去,“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话!”
  普真见他要抢人,瞬间爆发,一袖子挥出,储物袋里的刀剑全部出鞘杀向花梦曦:“她已贬仙入凡,你满意了吧?”
  “什么?”花梦曦愣住,下意识地挥袖扫开群涌而来的兵刃,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她已放弃仙身重转凡体?”
  他万分不解,“为何?为何这么做?”
  普真却已抱着洛麟羽急唤:“羽儿!羽儿别睡,别睡!我马上带你回大正~~不,我这就带你去赤风皇宫找千玉楼,让她请御医!”
  洛麟羽却突然伸出手,气息微弱:“别去……来不及了……听我说……”
  普真抓住她摇摇欲坠的手,声音颤得厉害:“羽儿!”
  他不明白,当初他中了妖契穹那么多幻化刀剑,都能被御医们抢救回来,怎么洛麟羽只中了两剑就变成这样。
  真气无用,法力无用,药粉无用。
  一点救回来的希望都不给。
  根本就是不想让她活。
  “凡人寿命……即便活着,也不过几十年……”洛麟羽断断续续地交待遗言,“普真……你修佛日久……当知……佛法有云……人命只在呼吸间……金刚经亦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弱,到最后,普真要靠近她的唇,才能听清:“普真……你虽成就仙体……却还有一颗佛心……不要……不要……”
  话语未完,呼吸便完全停止,眼睛彻底闭上,脑袋也缓缓歪向一边。
  “羽儿!羽儿!”普真就像当初抱着玄华尸体的洛麟羽一样,哭喊之声,撕心裂肺,震破苍穹,“啊!啊!”
  花梦曦震惊之余,一直处在难以理解中,但又因为知道洛麟羽不过是西王母在人间的化身,死了便魂归本体,冷静之后,倒没有普真那么伤心。
  大不了再去昆仑山找她便是。
  毕竟自己最先爱上的,就是西王母本尊,洛麟羽只是他的追求途径而已。
  普真却不同。
  这是他今生唯一深爱的人。
  铁了心要还俗在一起的人。
  只能今生相守、再无来世可相遇的人。
  眼看自己所憧憬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心爱之人却死了,他如何能接受?
  “花梦曦,你竟敢害死她!害死我的羽儿!”他放下洛麟羽,缓缓站起身,眼眸中,诡异红光道道流转,衣袍无风自动,蟠桃枝现于手心时,拳头握得泛白,遏制不住的强烈杀意令天地都为之颤抖,“拿命来!”
  一枝抽出,青芒大盛。
  “糟了!怕是要入魔!”隐身立在云端的东华帝君目睹普真异状,看出那是佛门禁术在修习者情绪失控时的反噬与发作,不由微微蹙眉,“借此促他成佛?我看坠入魔道倒更有可能!”
  下方,为免魂飞魄散,花梦曦不敢用真身去接,疾疾侧步避开。
  同时,他的手中亦多了一柄红色长剑,反手劈出一道血色剑芒。
  对面若非普真,而换作功底稍弱之人,定要将其生生劈成两半。
  出手都如此狠辣,接下来应该是更加激烈的恶战才对,然而,两人却突然同时停手,四道目光一起转向躺在地上的尸体~~洛麟羽。
  原来,花梦曦的剑芒虽未劈中普真,却将洛麟羽身边的山土劈出一道深沟,洛麟羽的尸体正往沟里滚。
  “羽儿!”普真顾不得其他,扑上去抱住,欲将她带离。
  花梦曦的剑却从后方刺来。
  这是他真正的剑。
  来自妖界的剑。
  普真避之不及。
  剑身入体,疼痛袭来,他却仍死死抱着洛麟羽,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笑:“羽儿,等我报仇后,就来陪你。”
  东华帝君轻呼一口气。
  若非尸身要滚落,情绪和战斗中断,普真此时恐已被激发魔性,然后在大开杀戒中,彻底忘记佛心为何物。
  昆仑仙山里,西王母看着虚空圆镜,眼眶湿润。
  玄华默默握住她的手。
  他知道,羽儿让他看这个,是为安他的心。
  可他同时看到的,还有普真那份令所有世人皆为之动容的痴情。
  “当日杀玄华,有人将他救走,复活他的性命,如今在这赤风境内,看谁能救你!”花梦曦手握剑柄,立在普真身后冷笑,“但凡跟我抢夺所爱的人,我都会让他不得好死!今日是你,来日玄华!”
  说罢,拔出剑身,欲再刺。
  普真却抓住机会向前掠出,然后一手抱着洛麟羽,一手狠抽蟠桃枝回击。
  花梦曦被他一枝接一枝的迅速猛抽逼得没有一丝喘息之机,不由喊道:“有本事放下洛麟羽,我们大战一场!”
  原来他也顾忌羽儿,不愿伤到羽儿的身体。
  普真明白了这一点,却并未加以利用,反而答应了。
  花梦曦知道他已有防备,不再偷袭,只等他将洛麟羽安置好,才腾空而起,掠向山顶高地。
  普真忍着伤口疼痛追上去。
  原本,剑入仙体,拔出后,伤口会自愈。然而,花梦曦的剑上,却附有妖气,他必须先将妖气逼出,才能渐渐愈合。
  只是,洛麟羽死后,他也不想再活。
  既存死志,又何必驱除妖气?
  倒正好用在报仇之后成全自己。
  两道身影,一剑一枝,红光青芒在人影闪烁中纵横交错,绚丽无比。
  然而这漫天光华中,却充满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