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妖界妖油与火种
  法宝蟠桃枝很厉害,普真出手也甚是迅捷凌厉,但花妖王的身法极快,每每都击之不中;
  花梦曦则除了方才那次偷袭,再也没能得手。长剑屡屡刺破空气,发出嗡鸣之声,却始终取不了普真性命。
  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对方,两人心有灵犀般同时加上拳掌。
  拳掌相轰,风雷之声更加响亮,二人脚下的山顶都快要崩塌。
  靠近山顶的参天古树也倒了霉,随着偶尔扫过来的青芒红光之细尾,不时有古树被拦腰斩断,传出阵阵咔嚓声。
  普真明知洛麟羽只是西王母的分身,分身一死,灵魂就会回归本体,然而,亲眼目睹心爱女子死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他还是接受不了。
  但他只是刚飞升的小仙,若无法宝蟠桃枝,对上万年花妖王,他没有一丝胜算。
  即便拼尽全力,也只是打个势均力敌。
  情急之下,他将蟠桃枝往空中一抛,一边念动咒语,一边取出冰凌扇。
  蟠桃枝在花梦曦的头顶飞速旋转,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形成一道青色漩涡,似要将所有东西都吸进去。
  花梦曦被漩涡形成的飓风吹得衣发乱飞,眼看漩涡朝自己罩过来,他将指尖往长剑上轻轻一抹,刺向漩涡。
  然而,沾了花王之血的红色长剑却未能争气,不但无法截停漩涡、伤不了蟠桃枝半分,反而脱离花梦曦的手,如入沼泽般卸去攻势,并随之疾速转动。
  血色长剑的红芒被青芒漩涡包裹着搅动,花梦曦被反噬,噗地吐出一口血。
  红色光芒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偏在这时,他又感到一阵凛冽寒风突然袭来,冰冷刺骨。
  他连忙看向普真。
  这一看,方知蟠桃枝只是转移他的注意力~~普真手上,多了一件法宝。
  那是一柄纯白色的折扇。
  折扇普通得就像人界集市路摊货。
  然而就是那看似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折扇,正被普真握在手中搧出第二扇。
  一扇寒风起,二扇雪花舞。
  顿时,三十里内,雪花飘飘,犹如过冬。
  花梦曦心知不妙,立即一步踏出,身如鬼魅,瞬间杀到普真面前劈出一掌。
  普真不再跟他硬磕,一边后掠疾退,一边狠狠搧出第三扇。
  呼!
  万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冰封。
  以普真为中心,白芒一圈圈往外推进,直达周围三十里内。除了蟠桃枝及其形成的漩涡,一切皆被冰冻。
  花梦曦也在其中。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双脚被冻住,然后到小腿、大腿、腰部,迅速往上蔓延。
  他大惊失色,骇然不已。
  就在这时,蟠桃枝漩涡也当头罩了过来。
  且不说漩涡威力会把他如何,单想到他的血色长剑也在漩涡里……
  来不及想完,胸背两臂也被冷冻。
  当冰层裹向脖子、脑袋时,漩涡已将他罩住。
  果然,冰身不时与长剑发生摩擦碰撞,割出道道裂痕。
  收起折扇、冷眼相看的普真见此情景,立即召回蟠桃枝。
  漩涡消失,红色长剑掉向山顶,并在掉落的过程中被冰封。
  同时掉下去的,还有花梦曦。
  但那人形冰雕竟未摔碎,而是直直站在山顶,犹如守山望川者。
  普真正要跟过去将他彻底毁灭,后心却传来一阵剧烈疼痛,人也陡然从高空跌了下去。
  山林树木已是一片冰白,他掉在一棵树上,包裹树枝的坚硬冰层让他多增一分痛苦。
  好在冰质光滑,没将他卡住。
  摔到地上后,他半天才抬起头。
  缓缓爬起,收好蟠桃枝,他踉跄着去找洛麟羽。
  仇人被打败,冻在山顶,支撑他的那口气也瞬间泄去,精力尽失。
  此时,他只有一个愿望:找到羽儿,和她躺在一起,死同穴。
  可他没有那么幸运、未能正好掉在木屋附近。
  他得去找。
  只要找到木屋,就能找到洛麟羽。
  方才一直在苦斗,伤口没有机会自动修复,再经这么狠狠一摔,立即崩裂大开口,流出血来。
  他却已顾不得。
  鲜血洇红了后背衣衫,他也不肯停下来休息、先让伤口愈合。
  “羽儿,我来了!”他心里只剩这一个信念,“羽儿不怕,我很快就到,很快就来陪你,不让羽儿孤单!”
  云端上的东华帝君摇摇头,微微伸出纤长指尖。
  踉跄行走的普真脚下一滑,摔倒后直接顺着山地冰面,朝山下连滚带溜地冲去,途中不断撞上大树,使后心阵阵剧痛,直至被两间木屋拦住身体。
  头晕目眩中,他趴在原地,半天才动弹。
  撑着爬起身,他看到木屋,笑了。
  这屋子,是他亲手建造的。
  羽儿就在这里。
  他很快寻到那具尸身。
  尸身同样被冰冻。
  他原本想将她抱到三十里外,让冰块融化。
  可转念一想,却又改变主意。
  冰冻更好,尸身不会腐烂。
  由此,他联想到,应该找个真正的寒冷之地安置羽儿和自己,这样,他们便永远在一起了。
  他想到了雪恒山。
  那里常年积雪,恒古不化。
  可,凭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到不了那里,更别说还带着一个冰人。
  他终于盘坐休息,任伤口愈合。
  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不再被剧烈动作撕扯的伤口终于有机会自愈。
  普真缓缓睁开眼,看向洛麟羽。
  正要去抱她的冰身,空中却传来女子的悲愤怒喝:“臭和尚,竟敢谋害我的梦曦哥哥,我杀了你!”
  这声音……
  好像有点熟悉。
  普真抬眼望去。
  果然是~~老仇人。
  身着火红衣裙的妖界公主妖契穹。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绿衣男子。
  “公主,迟则生变,先杀了他!”绿衣男子恶狠狠道。
  妖契穹二话不说,千刀万剑,疾攻而上,誓要将普真斩成碎块。
  普真之前因保护洛麟羽,中过妖契穹的无数刀剑,差点伤重致死。
  为顾大局,免百姓受苦,洛麟羽敞开心胸接受了她的道歉,加以原谅。
  此事原本已经揭过。
  可没想到,花梦曦的确对洛麟羽存有爱慕之心,使妖契穹的嫉妒与刺杀,不再是单纯的误会。
  这对男女,先后对羽儿动手,终使羽儿命殒,普真双眼煞红,新仇旧恨一起算,一枝抽散她幻化出的刀光剑影,继而朝她面门袭去,毫无怜惜之情。
  “好狠的和尚!”妖契穹疾速掠身,避开这一击,“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头顶竟迅速长出两只角来,弯如弦月,角尖如刺,外沿则似锋利刀刃,在寒冰世界里,闪着杀意白光。
  “你何时客气过?”普真看着那对臂长硬角,丝毫不惧,“妖界之物胆敢频频进入人界为祸作乱,今日我便了结你!”
  “那就看谁先死!”妖契穹狠声道。
  她将脑袋微倾着来回摆动,便有无数晶亮到几近透明的半月形刀光从角中飞出,接二连三朝普真疾射。
  普真看出此刀与她之前幻化出来的刀剑有很大不同,却也未因此而小看自己手中的蟠桃枝。
  果然,蟠桃枝一出,那些妖刀便被轻松化解。
  妖契穹不退反进,利角射出的妖刀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对普真步步紧逼。
  普真一边后退,一边快速抡抽蟠桃枝,不断打散铺天盖地、好似无穷无尽的妖刀,始终处于被动防守的境地。
  为了改变不利局面,他一手紧执蟠桃枝继续抡扫,另手欲取冰凌扇反击。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忽然看到,那个绿衣男子正一脸狠戾地趁机将洛麟羽的身体推进沟坑,燃火毁尸。
  普真不知他对尸体做了什么手脚、放了什么东西,竟有巨大火光倏地从冰坑里蹿升腾起,烧得嗞嗞作响,浓烟翻滚,一股刺鼻气味飘散在空气中。
  羽儿竟被焚尸了!
  “啊!”普真凄厉大叫,顿时疯魔。
  他的双眸瞬间变成血色,赤红流光不断闪过,紧握蟠桃枝的手,犹如电力十足的机器,不仅迅速打散妖刀,还反逼着妖契穹往后飞退。
  普真却未追赶,直直冲向坑沟。
  绿衣人听见他的暴吼时,便已冷笑并咒骂着跑向山顶:“让你砍我胳膊毁我容!我杀不了你,却能焚你的尸!”
  普真直接扑到坑里:“羽儿!羽儿!”
  然而,他却扑不灭那火。
  不但扑不灭,连他自己的衣衫都被烧着。
  “中计了吧?哈哈哈!”妖契穹叉腰大笑,“那可是我们妖界特有的妖油和火种,你扑不灭的,和她一起死吧!”
  她脸色一冷,咬牙切齿道,“敢害我的梦曦哥哥,你们全都给我偿命!”
  绿衣男子在山顶大叫:“公主,小的先去看看花王大人有没有醒!”
  “去吧!”妖契穹摆摆手,冷哼:“无冰之地,又有火种烘融,梦曦哥哥定会苏醒,到那时,我们再一起来鞭尸!”
  她走向坑边,探头朝里张望,只见那和尚正趴在已经融化的尸体上,一动不动。
  尸体脸部、胸腹和两腿上的火已经被他生生压灭,满头雪发化成灰,足底锦靴和两侧衣衫焦黑多洞,破烂不堪。
  一股死尸与活人肉同时被烤焦的气味从坑底飘出,妖契穹闻到,皱了皱眉。
  “若我梦曦哥哥能够醒来,看在你如此痴情的份上,就不鞭你们的尸了,”她哼了哼,“留你们个~~”
  话未说完,脸色一变,“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