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美僧终究入了魔
  普真从坑底飘起,立在空中,看似面无表情,却双眸赤红,眼神冰冷,且有一抹妖艳的红莲印记现于眉心,妖契穹忍不住后退一步,双眉轻皱:“佛门禁术?”
  她看着头顶光洁、胸腹衣衫破出大洞、洞中皮肤焦黄甚至烧黑的男人,哼了一声:“无论你是道是佛,都抵不过年龄带来的弱势,本公主再小,也已九百多岁,跟本公主斗,你还早得很!”
  普真神情冷漠,好似不悲不喜,双手却开始掐出各种印诀,口吐梵音。
  梵音听起来大慈大悲,却隐藏着人界普通百姓感受不到的诡异,妖契穹原本满不在乎的脸,一下子变了。
  朵朵红莲凭空出现,舞蹈般围着她飘忽旋转,美丽至极,却也危险至极。
  妖契穹脑袋一动,头上两只月白弯角瞬间甩出无数妖刀,朝飘忽不定的妖异莲花狠狠斩去。
  艳丽红莲被斩碎,变成颜色略淡、却柔美到动人心弦的片片花瓣。
  花瓣漫天飞舞,如梦似幻。
  妖契穹感受到了更大危险,疾速射出更多更密集的半月形银光刀。
  十指印姿和梵音中的密咒突然转换,优美花瓣一改飘逸之姿,瞬间变成夺命利器,“嗖”地朝妖契穹疾射而去。
  妖契穹情急之下,作出了普通人的反应:手舞两袖,忽左忽右一阵乱扫。
  倒是有效。
  手臂和双袖带起的妖风将红莲花瓣吹散不少,但见它们退远后又飘忽蝶舞着重新往自己身边聚拢,妖契穹恼了。
  中指与拇指一碰,弹出一簇紫色火苗,火苗凝在中指指尖,她连连呼气,吹出无数火苗飘向花瓣,欲烧化它们。
  这便是伤害羽儿的妖界火种?
  普真俊美的脸,更加冰冷,蟠桃枝化作利剑,迅速砍向妖契穹的手指。
  剑势太快,妖契穹不但被夺走手中火种,中指的指甲也被削掉,顺便还带走一小块皮肉,流出血来。
  火种被抢还见血,妖契穹大怒:“你敢伤我?你竟敢伤我?”
  普真给她一个极度冰冷的讽笑。
  他可不是要伤她,而是要杀了她!
  红莲花瓣再次化作边缘皆为利刃的暗器,疯狂扑向妖契穹。
  妖契穹再次挥舞手臂,衣袖猛扫。
  然而这次效果不大。
  花瓣太多了。
  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一如她曾在大正拜天台射向洛麟羽、却被普真尽数挡下的漫天刀剑。
  瓣刃划破她的衣衫,削断她的秀发,除了被她及时护住的脸部,身上切割之痕纵横交错,尤其是背部。
  因为她已躺倒在地、蜷缩起身体护脸抱头,以给自己更多的保护,避免胸口和腹部受到伤害。
  在普真的操纵下,花瓣没有攻击她的臀部,所以受伤最多的,便是后背和小腿。
  不一会儿,那两处便鲜血淋漓。
  妖契穹一边痛叫,一边谩骂:“该死的臭和尚,竟敢如此对本公主,看我回去不叫父皇弄死你!不,弄死你太便宜你了,我要把你丢进火刑炉,毒水池,万蛇窟,日夜折磨,让你生不如死!”
  普真一脸冷漠:“你没有机会了。”
  说罢,便持剑朝她后心口刺去,欲了结她的性命。
  “住手!”红衣伴着厉喝飞速而至,瞬间将地上的妖契穹劫走。
  “梦曦哥哥!”妖契穹一见心上人赶来救她,之前的强硬、刁蛮以及阴狠全都消失不见,搂着他的脖子娇声哭道,“梦曦哥哥,他要杀我!他要杀我!”
  “不怕,”花梦曦的手中多了一件长衫,用长衫裹住她伤痕累累的身体,“我马上带你回去疗伤!”
  “倒是命大,”普真冷冷看着他,“可惜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普真,我俩之间的私仇,你为何要牵上她?”花梦曦一脸冷怒,“你可知杀了公主,会给人界引来多大的祸端?妖皇妖后视她为掌上明珠,三个哥哥亦是宠妹无度,你杀了他们心头肉,他们定会率领大军与人界开战。到那时,你可负得了这个责?”
  普真哈哈大笑,笑声却令听者浑身发冷:“羽儿死了,连尸体都被你们妖界狗男女焚毁,你还想让我管顾他人?别说什么妖界人界,即便全部死绝,又干我何事?没有羽儿,我也不会独活,想找我算账,好得很,都跟我下阴间去吧!”
  花梦曦瞥向沟底,果见洛麟羽的尸体已被妖契穹和树精整得惨不忍睹,不由狠狠闭了一下眼,深吸一口气:“普真,你应该已经知晓,那只是她的凡间肉身而已,魂魄一走,那就只是个躯壳,你为此而较真,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对你没有,对我有!”普真的眼睛一片赤红,“她是我的娘子、我的一世情缘,是我可以相守百年的女子!”
  他剑指二人,“你们一个杀她的人,一个焚她的尸,阴狠而恶毒!毁了我的一切,还想让我慈悲大度、放过你们?”
  他哈哈大笑,笑声悲戚,花瓣和利剑同时疯狂猛袭,“做梦去吧!”
  花梦曦见他额间红莲和眸中异光流转不停,诡异至极,抱着妖契穹就掠身疾退,避其锋芒:“普真,你入魔了!”
  “只要能杀了你们,入魔又如何?”普真操控花瓣飞射追击,“全都给我死!”
  花梦曦忌惮他手中法宝,加上此人已心入魔域,无视生死,便不愿与他在这个时候硬磕,抱着妖契穹就跑。
  妖契穹虽浑身是伤,却因身在心上人的怀中,而丝毫不在意疼痛,甚至暗悔若知如此,便早些让自己受伤了。
  “普真,不要再为此执迷不悟、穷追不舍了,你爱的不过是洛麟羽的少年花季,青春之貌,”花梦曦一边如燕掠行,一边不时回头,“想想看,若她此时老得牙齿脱落、满脸皱纹,你还会如此深情、生死相随吗?”
  普真只追杀,不搭话。
  “不过是恋上她的好时节而已,别把自己搞得这么旷世深情,跟真的似的,”花梦曦回头时,见他眸中依然有异光流转,便再次提速,“一具肉身而已,至于这样杀气腾腾吗?”
  说罢,幻化出分身,截住普真。
  普真连冷哼都不给一个,手中利剑直接朝红衣男子劈去。
  毫不意外的,男子又被劈成漫天花瓣,带着一股清香之气飘飘围裹。
  普真隐约觉得这股香气与上次有些不同,但还未及多想,便一阵头晕。
  他不知,当初花梦曦送给千玉楼的,便是此花。
  千玉楼不过在袖中藏了一朵,就令傲玛旗和闻到淡淡花香的宫人全部中招,不是浑身发软,就是陷入美妙幻觉,很久才能清醒,可见其效果有多厉害。
  机不可失,花梦曦立即出手,化出万千刀剑直直朝普真疾刺而去。
  不料,刀剑和所有花瓣却被一股旋风刮起,抽离原地,一道温和却充满威严的声音在空中响起:“花梦曦,普真乃仙界之人,你也当适可而止。”
  花梦曦和妖契穹同时仰头望去,只见云中一片耀眼白光,除了能隐约看出有个人的身形,根本看不到相貌。
  他乃万年花妖,怎能不知此相代表着对方乃天界神祇?
  且还不是普通的天神。
  看来,这里的动静已被某个至高天神注意,并插手了。
  普真若杀妖契穹,妖界会找人界的麻烦。同样,他若杀了普真,仙界也不会坐视不理,定要找妖界的麻烦。
  花梦曦深知其中厉害,便也罢了手,待那上神归还长剑后,直接带妖契穹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