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大结局(二)
  云雾缭绕、金碧辉煌的昆仑仙山。
  玄华身着人间万金难求的天锦月袍迎出殿门:“羽儿,回来了?”
  “嗯,”西王母轻握他的手,一起进殿,言语温柔,“怎么没小憩一会儿?”
  玄华低低道:“你不在,我睡不着。”
  “是担心我放不下普真吧?”西王母面露一丝好笑,“别想太多,我只是请魔尊帮忙,趁他被花香迷晕时,喂他喝下魔界忘情水,又找个纯真少女做他娘子。”
  玄华讶然:“你……”
  西王母歪了歪脑袋:“我什么?”
  她明知故问,玄华亦晓得她是明知故问,不由抱住调皮人儿,声音低沉:“羽儿若心里难过,我、我……”
  “你什么?”西王母笑道,“退出吗?”
  “才不要!”玄华脱口而出,面色随即红了红,“你若难过,就、就咬我吧!”
  西王母微微一扭头,贝齿正好对着他的耳朵:“那我可真咬咯?”
  她果然还是舍不得普真的。
  放弃普真,并亲手将他推给别的女子,她果然是要发泄心中抑郁之气的。
  玄华心里好难受,一股很浓的酸感冲上鼻腔,声音再度变了变:“好。”
  西王母轻叹一口气,唇舌裹卷他的白皙耳垂亲了亲,亲得玄华身体轻轻一颤:“玄华,我只爱你一个。”
  玄华紧紧抱住她,和所有恋爱中的普通男女一样,明知承诺不可信,却还拼命讨要:“心里也只有我一个么?”
  “心里也只有你一个,”西王母将脸颊贴在他颈侧,“所以不要再患得患失,日夜担忧,我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
  “那你以后不要再看他们六个。”玄华立即提要求。
  西王母:“……”
  玄华的语气几近撒娇:“答不答应?”
  西王母笑得无奈:“那我天天闭着眼睛走路,装瞎吗?”
  玄华似乎早已想好对策:“我不需要他们伺候。”
  西王母后退一步,看着他:“那你需要谁伺候?漂亮仙娥?”
  “我谁都不需要!”玄华又一把抱住她,“我自己会起床,会穿衣,会洗漱,为何要人伺候?”
  “那洗漱的水呢?我不在家时、你要用的果蔬膳食呢?”西王母再次退开,斜睨着他,“都让仙娥帮你端上来?”
  “早晨的洗漱水,她们一起准备好,我再出来,至于膳食……”玄华语带一丝委屈,“羽儿会经常出去,且不带我吗?”
  “这……好吧,”西王母被他打败了,“以后一起出去。”
  玄华露出笑容。
  他希望羽儿能带他一起在各界朋友面前露脸,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存在,知道他是她的夫,知道她爱他、对他好,断绝所有仙神对她的觊觎。
  西王母哪能不知道他的小心思?
  不拆穿、依着他罢了。
  只有渣男渣女才不愿公开自己的恋人、不让其在自己亲朋好友面前露脸。
  “正好蟠桃园有几棵六千年的蟠桃要熟了,此次邀请名单便由夫君来写,熟悉一下他们的名号和职位,到蟠桃会时,再把相貌对上,”西王母加倍遂他心,“能记住多少就记多少,不必勉强。”
  玄华一听就头大。
  他并不想理会繁杂事务。
  可……若想让各路仙神都知道他的存在,就必须学会和他们打交道。
  西王母见他没有痛快答应,立即就笑了:“是不是觉得头皮发麻?”
  玄华却不再犹豫:“为了替羽儿分担,我会努力。”
  “这事原本就是她们写好给我过目,我增删一下,她们再重抄一遍,没有什么可分担的。让你写,只是让你提前熟悉,免得即说即忘。”西王母宠夫到底,“不过,万事都有个过程,也不必如此着急。再说,六千年的蟠桃,受邀的人不会太多,大不了有人想与你说话时,我再当面引见、直接告诉你便是。”
  她走到纯金打造的龙凤椅旁:“坐这儿来。”
  玄华并未因那位置的特殊而犹豫,依言走过去坐下。
  西王母替他铺上纸张:“先打草稿。”
  玄华自己动手磨墨,执趣÷阁待写。
  西王母道:“万神之宗不需要这个;诸天之帝那边,差三青鸟送去。然后便是太上老君的弟子文始真人;斗姆元君;东华帝君;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中天紫微北极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酆都北阴大帝;东岳大帝;太阴星君;太阳星君;文昌帝君……”
  西王母想到哪个报哪个,玄华一一写在纸上,忙活半天,才完成。
  他轻舒一口气:“羽儿记性真好。”
  西王母哈哈一笑:“几万年了,若还记不住,该找块豆腐撞脑袋了。”
  玄华被逗笑。
  但看看手中几张纸,不由轻叹:“神界之职,比我知道的多得多。”
  “这可不叫多,”西王母从案旁抽出一本名册递给他,“三千年蟠桃树结果请宴时,那才是多到眼花缭乱。”
  玄华打开名册,翻了翻,不由惊住:“这简直就是个大国朝廷!”
  “差不多吧,”西王母往纯金九凤屏风上软软一靠,“功能相近,道理相同。小神官类似县令、县尉,只负责某一片区域,大神则操心更多。三清天尊不管事,实权在昊天上帝手中,四御协助。”
  玄华自是知晓万神之宗指的是三清道祖;昊天上帝则是诸天之帝,仙真之王,圣尊之主,玉皇大帝。
  而四御,便是名单中的紫微大帝、长生大帝、勾陈大帝以及后土皇地祇。
  这些先天尊神,他早就通过经书知晓,连他们的诞辰都记得。但绝不可能如册中这般详尽,连仙界人物都有。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说仙界之人闲散无职了,可能并不仅仅是仙人追求逍遥自在,而是再怎么努力、好不容易爬到神界,也没有空缺位置可分配。
  也就是说,天界已人满为患,神职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无处加塞新贵。
  换到自己头上来说,历经外魔内魔、过关斩将,千辛万苦白日飞升后,不知要在仙界修炼多少年,才能挤进神界底层,而挤进去之后,还不一定有位置。
  这就好比从千百个苦读的学子中脱颖而出、好不容易考中进士后,还得遥遥无期般耐心等待吏部的官位安排。
  这么看来,他是极其幸运的。
  但他却有些不快乐,拉过西王母的纤白玉手,闷闷道:“羽儿,我……”
  他并不知道她背后的真实身份。
  可此时,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如今的一切,都是有心谋划得来,而非两人感情上的水到渠成。
  这让他很不开心。
  因为他对她的爱,被亵渎了。
  西王母隐约猜到几分他那没说出来的委屈,不由坐到他腿上抱住宽慰:“只要我相信你,别人便不会误会。再说,相爱是两个人的事,何必在意旁者议论?”
  玄华埋脸于她颈边:“我只是不愿我对羽儿的爱,在别人口中变味儿。”
  “傻瓜师父!”西王母低头含了下他的耳梢,亲昵道,“为显诚意,今年的邀请函,由夫君亲自下墨如何?”
  玄华一口答应。
  “骗你的!”西王母咯咯两声脆笑,“万一哪个女仙女神看上你,冒用你的趣÷阁迹挑拨咱们之间的感情怎么办?”
  “好啊,敢骗我,”玄华伸手挠她胳肢窝痒痒肉,“看为夫怎么罚你!”
  金殿里顿时响起一串清脆笑声。
  热恋中的两人闹了一会儿,西王母才道:“我那尸身恢复得如何了?”
  玄华想起妖契穹和绿树精对羽儿肉身的蹂躏,脸色沉了沉:“已是原状。”
  西王母轻轻掰住他的脸对着自己:“玄华,想不想咱俩有孩子?”
  玄华被问得猝不及防,猛然一惊:“可以?”
  西王母柔声道:“你若想,便可以。”
  她轻啄一下他的唇,“不急,待你特别想要时,再跟我说,我来想办法。”
  毕竟现在还是热恋期,最该做的,应是四处游玩,浓情蜜意。
  待这热劲儿过去,生活显得有些单调无味时,再折腾折腾添个孩子,作为感情调剂,使二人更加恩爱。
  玄华点点头:“好。”
  他知道,仙神之间可以暗中相恋,但决不允许生儿育女。
  一则会因各护各的崽儿、像凡人一样充满私欲,而打乱天庭秩序,不断升级矛盾;
  二则仙神本就寿命长,若再不停生育,别说没有神职空位可提供,恐怕到最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三呢,自然是影响修炼。
  无职无庙无香火,若还懈怠,法力从哪儿来?没有法力,叫什么神仙?
  尤其是他,更要抓紧时间让自己强大起来,免得别人看不起,背后说他出卖灵魂与色相,吃裙带饭。
  虽然昆仑山里还未有人如此说,对他也很尊敬,但不能保证蟠桃会后,不会出现这种声音。
  何况她们对他的尊敬,只是因为羽儿,并非发自内心。
  所以他要变强,要让所有仙神都将他放在和羽儿平等的位置,真正认可他这“夫”的身份,有资格、有底气站在她身边,而不是别人眼中的依附。
  蟠桃会到来之前,这对陷入热恋的准夫妻经常跑出去游玩。
  西王母不是带自己深爱的男子观那仙气十足的滚滚云海,就是看钦原、土蝼等各种奇鸟异兽,令玄华大开眼界。
  至于金银宝玉,他原本就不为身外之物动心,来到这里后,更是习以为常。
  因为实在太多了。
  每座山、每条溪中都有,甚至还有一座直接被称玉山的山,没有花草树木,全都是玉。
  真正的金殿,真正的玉楼,连脚下踩的都是世人眼中的稀有珍玉,日久之下,谁还在乎呢?即便是最底层的打杂仙娥,也懒得多瞧它们一眼。
  如此带玩带修炼至三月三,被邀请的各路大神陆续来到光芒万丈、气势恢宏的昆仑山,参加蟠桃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