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大结局(三)
  世间万物应有尽有的昆仑山,众神云集。金玉闪耀的流光大街上,仙娥引路,各路神尊袖藏寿礼悠闲漫步。
  这里虽不是第一次来,但因其景只比玉帝所在的天京稍微逊色那么几分,便每回光临,都要借机四处游览一番。
  毕竟,西王母虽交际甚广,但大肆宴请各路仙神,也多在蟠桃寿宴之时,平日里很少这么广邀函约。
  金殿门前,西王母一反在玄华面前可爱的小女儿情态,恢复了雍容大气。
  玄华原本立在她身侧稍后一步,却被她轻轻一拉,与其并排,还握住手。
  他的心,顿时更加甜蜜。
  因为如此一来,每个被羽儿亲自迎接的天神,最先看到的,都是二人相握的手,那份一闪而逝的惊讶自不必提。
  他已得知,之前的蟠桃宴,羽儿从未站在金殿前迎过诸位大神,而是由仙娥们领至瑶池,直接开宴。
  毕竟,能吃上延年益寿的长生果,是每个仙神都求之不得的事。
  名在邀请之列,皆为荣幸。
  所以向来都只有别人巴结羽儿的份,哪需要羽儿反过来讨好?
  那么此时此刻大神们眼中的惊讶,就不仅仅因为羽儿身边站有一个他,还有羽儿为了将他公之于众、为了加强众神印象而让他多多露脸的破例之举。
  玄华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
  若非大庭广众,他定要抱住她。
  这世上,最爱他的人,是羽儿。
  西王母没向众神明言玄华是她的夫,但只要不瞎,就能看出二人不寻常的关系,只是碍于天规,谁都不吭声。
  蟠桃年年都要吃,也不会有人故意把这事捅出去到处宣扬、得罪西王母,何况还都是老熟人,大家心知肚明即可。
  惟有东华帝君将她上上下下一番打量,低声笑道:“果然不一样了。”
  西王母哈哈一笑:“你也可以。”
  东华帝君斜睨左右仙娥:“从你昆仑找一个?”
  西王母笑道:“没问题,凭少阳帝君的超凡魅力,不用任何人牵线。”
  东华帝君摇摇头:“那还是算了。”
  西王母爽朗大笑:“少阳里面请!”
  东华帝君跨进殿门,先将准备好的寿礼交给专管此事的仙娥并登记入册,然后才和众神一起喝几口昆仑山特有的仙茶,再一起前往瑶池。
  瑶玉栏杆碧玉池的瑶池池水清澈见底,守护瑶池的神兽牛形马尾,两个头,八条腿,平日凶得很,但每到蟠桃会这天,就只是瞪大四只眼睛、尽忠职守地死盯瑶池大门,生怕混入不轨之神,看得众神甚是好笑,与西王母关系亲近些的比如东华帝君等神,还会忍不住过去摸摸它的头,笑着夸赞几句,惹那神兽欢喜摇尾。
  众神在旋律美妙的仙乐声中,踩着琅玕地面,进入到处都是美阁玉栏的瑶池,来到已摆好食案锦席的宴会场地。
  金玉食案上已备有仙茶水果及点心,可随意取食。
  但基本上没什么人动。
  大家名义上是来为西王母祝寿,但多是冲着蟠桃来的。
  蟠桃那么大个儿,吃完这些美食,蟠桃就没肚子装了。
  而蟠桃,只能在这儿吃。
  想带走?
  对不起,没有打包的规矩。
  所以大家都留着肚子。
  甚至为了今日,好几天都只是吸风饮露,没吃任何东西。
  这么多年了,西王母又岂能不知众神心思?当下也不耽搁,人一到齐,就带着玄华到达白玉台,以前从不啰嗦的开场白,今日也多了两句,笑眯眯道:“感谢各位神僚事务繁忙还赶来捧场,为我庆生,真是开心之外加开心!”
  东华帝君配合笑问:“敢问清灵元君,你这第一个开心,所指为何啊?”
  人间供奉者都尊称西王母为金母、祖母、圣母,但神界却都叫她清灵元君。
  为何?
  当然是这个称呼显年轻啊!
  西王母虽万岁之寿,相貌脸庞却始终保持在凡人二十多岁的年纪,你一口一个祖母、圣母,谁特么乐意?
  何况她此时还正与玄华热恋,私下里不知有多娇嫩,若当着玄华的面称她为金母,回头怕是得被她活活掐死。
  西王母对懂事的东王公很是满意:“人界秀橙、黄石、大正等国发生骨刺疫的事,想必早已是众所周知。而在此次事件中,一心修道的玄华仙人为了拯救万民,以身献祭而白日飞升。”
  东华帝君颔首赞许:“有此道心,前途无量。”
  众神闻言,心中皆道:成了西王母的枕边人,能不前途无量么……
  “正是如此,”西王母看向立在身侧的玄华,表情和语气里,不由自主地带上一丝温柔,“玄华与我缘分深厚,特许在我昆仑修行,算我昆仑中人。来日方长,以后他若有言行失当之处,还请各位神僚看在我的薄面上,多多海涵!”
  众神心里一阵嘀咕:我滴个喵喵咪耶,他还什么都没干呢,你就先放言袒护,这到底是有多宠啊?
  但暗想归暗想,面子还是要给的。
  众星之母斗姆元君温声道:“清灵元君治下的人,我可从未见过有失礼的。”
  大地之母~~后土皇地祇笑道:“清灵元君看好的仙人,即便偶有失礼之处,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需担心。”
  民间俗称月神或月光娘娘的月宫主人~~先天之神太阴元君亦道:“只要玄华仙人愿意,月宫可任你观览行走!”
  “这可厉害了,”东华帝君打趣道,“你们月宫仙子个个能歌善舞,尤其是那叫嫦娥的姑娘。玄华仙人独去月宫,万一被某个仙娥迷上怎么办?”
  “乱说,”太阴元君故意瞪眼,“月宫里的丫头再如何厉害,还能比得上昆仑山的仙娥?你看看她们,哪个不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能手?尤其是那~~”
  “黄素天尊这话说得极好,”一道声音从众神身后传来,不用回头,便知是战神中的特殊存在~~九天玄女,“师尊手下,还真没几个怂人。”
  黄素天尊乃太阴元君的简称,全称为太阴元君孝道明王灵宝净明黄素天尊,共有三种神职在身,见西王母麾下弟子~~掌管神秘天机密典的玄女来了,便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性刚好动的玄女快步上前,双膝噗嗵一跪,伏身就拜:“弟子玄女叩见师尊,祝师尊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与天同寿,与地同龄,青春永驻,万年不老,爱之海域,独领风骚,执子~~”
  “停!”西王母巴掌一伸,“打住!”
  玄女呲着一口白牙冲她笑。
  西王母对自己最信任最宠爱的弟子无奈嗔道:“这稀奇古怪、胡乱堆砌的祝寿词,都哪儿学来的?”
  玄女嘿嘿乐:“人界。”
  就知道!
  西王母轻哼一声:“空着手来的?”
  “哪能呢!”玄女说着,就往袖里摸,摸了半天没摸到,脸色一变,“糟了!”
  她噌地站起,风风火火往外跑,“师尊,礼物丢了,我出去找找!”
  西王母扶额。
  众神一脸惊诧。
  给师尊的礼物还能丢,这是什么奇葩?
  凡人口中的九天娘娘、九天玄女娘娘,英姿飒爽、神气十足的来,匆匆忙忙、慌慌张张的跑,让众神忍俊不禁。
  西王母不再等她,吩咐上蟠桃。
  一声令下,早已做好准备的仙娥们,立即将美酒、蟠桃端来,一一呈上。
  众神为客,昆仑之主未开口,他们也不好自己动手。
  西王母含笑说了声:“各位请!”
  率先从银碟中取一仙桃。
  然而,她并不是送入自己口中,而是先递给身边人:“玄华替我尝尝味道。”
  众神:“……”
  你家蟠桃,还都吃了几万年了,你能不知什么味道?分明就是……
  矮油我咧个喵喵咪诶,这是要宠夫上天的节奏吗?
  不不,不对,他已经上天了。
  那上哪儿?
  天外穹顶?
  听听她那不自觉温柔许多的声音,啧啧!
  再看看玄华仙人那原本微红、此时更红的俊脸,啧啧!
  玄华修道时再如何云淡风轻,如今再怎么希望所有仙神都知晓他的存在,可同时面对这么多天界大佬,且多是先天神,还是有点小紧张。
  西王母当众将第一颗蟠桃递到他手里时,他的心虽快乐甜蜜犹如飞在云霄,脸却是轰的一下大红了,接过蟠桃时,都不知道该怎么下口,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轻轻咬下一小块儿。
  西王母最爱看的,就是男人害羞的样子,尤其是自己心爱的男子。
  见他羞成这副模样,不由笑出声来,附耳道:“美人师父,蟠桃可甜?”
  玄华红着脸点头。
  “那也给我尝尝,”西王母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抿唇轻嚼几下,“嗯,甜!真甜!”
  然后又低声私语,“甜到我心里去了!”
  玄华看着她,恨不得立马抱回家,亲个够。
  可是不行。
  不行怎么办?
  憋着?
  不,要先释放一下。
  如何释放?
  玄华看了眼西王母咬过的地方,狠狠咬下一口,望着她咀嚼。
  西王母又是扑哧一声笑:“夫君太可爱,好想夫君抱回家!”
  正有此意而被生生压制的玄华,被撩得当场爆发,扔下蟠桃就将她打横抱起,腾身离开。
  “各位慢用,一切照常,”西王母随口胡诌了个理由,“突感身体不适,回去休息片刻,很快就回来!”
  两人同吃一果,还专挑留有口水的地方互咬,又有玄华凝视她西王母时的深情目光,诸如种种,已经令众神不忍直视:如此旁若无人,是当我们不存在吗?能不能换个地方恩爱?
  没想到,还真换地方。
  直接丢下他们,走了。
  相熟的大神面面相觑,摇头失笑。
  什么身体不适,分明是……
  咳咳,回家亲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