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的月亮我的心?
  2012年 8月22日;
  阴历:7月初6;
  明天就是华夏传统情人节的七夕;
  半夜时分:23:35;
  有情有义的男女们会在这一天共同走入酒店......
  在这一天里,最惨的绝逼是在兴致勃勃订好了酒店与鲜花,却被发了好人卡的新晋单身狗。
  如果非要安慰这群人,那可以评选出第二惨的聊以慰藉,那就是要通宵达旦工作的加班狗。
  但老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就有那么些极端的情况,有人在情人节的前一天悲催的解锁‘单身狗’与‘加班狗’的成就。
  他的名字叫赵守时,一个人如其名,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但命运常常捉弄他的普通人。
  —————————
  苝京,恋家广播电台六楼的某间办公室里。
  即便半夜时分,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但屋内的工作人员其实不多。
  在某张办公桌上摆着几类速食小吃,有花毛一体,有烧烤以及周黑鸭的各种配件。
  在桌子底下凌乱的放着几个啤酒瓶子。
  赵守时躺在椅子上的姿势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葛优躺。
  脸色绯红,打着强劲的呼噜声。
  窗外一个闪电闪过,似乎要将连绵不断的雨幕给一击即溃。
  不多时,一阵风云压城的轰隆隆声传来,吓得熟睡的赵守时一个激灵,差点跌落在地上。
  完全不为外界情况所动,揉了揉眼睛的赵守时继续睡的香。
  偌大的办公室里人数并不多,但也绝不是只有赵守时一个人。
  在远处,有三五人正围成一团。
  寂静的夜晚,即便丁点的声音都可能被扩大成无限,更何况,这里的吵闹声本身就非常的大。
  一个粗矿且盛怒的声音在那频频的发出质问:【我叫你孙姐还不成么,有的事情我懂,你也别来搪塞我。前几天咱们就说好了,今天晚上12点准时进行节目录制。
  可你一天不接电话是怎么回事?现在距离节目播出只有半个小时,你必须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
  【范阳,姐姐真的无能为力,航班延误我也没有办法啊。苝京下雨了吧。魔都下的也不小啊。】
  【孙小花,我就一句,你也是从咱们台里走出去的。哥哥以前对你还算照顾吧?你要挖坑埋人,兄弟不管,但你顺道我把踹进去,有点不地道了吧?
  还有,你真的以为老张护得住你?别以为傍着条大腿,小心竹篮打水一场空。】
  【范阳,你说的什么我完全不懂,我只知道我真的坐不上飞机。得了。这事我跟你说也没用。就这么着吧,等回京我设宴给你道歉,今天的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
  ‘啪’的一声,一部电话七零八落的被摔在在地上。
  被称为范阳的男人把手机摔碎了依旧不解恨。
  狠狠的一拍桌子,骂道:“好你个孙小花,什么玩意。这才红了几天,就把自己当成个角了?当初要不是我力捧她当主持人,她能有今天?”
  “孙小花实在可恶,肯定是记恨以前的事情,故意挖坑坑咱们呢。”
  “我就说三年前见她第一面就觉得那人一副小三样。”
  “有那闲工夫在这冷言冷语的,还不去给我想办法。要是台里今年开天窗的记录被我破了,你们也别想舒坦。”抬起头来的范阳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这群只会溜须拍马的下属们。
  也不知夜太晚,还是愤怒至极,眼眶布满了红血丝,看起来甚是骇人。
  范阳是一档叫做《你的月亮我的心》的电台广播的制片人。
  这档节目的名字很应景,是在半夜时分播出的,意思就是听完节目,你基本可以看到月亮。
  名字好没有用,这个时间段就决定了它的市场几近于无,业内地位与存在感与爱情公寓里的曾小闲的那版《你的月亮我的心》相差无几。
  属于那种没听众、没赞助、没支持的三无广播,是随时可能被停播的后娘手里的苦命孩。
  这也造成了这档节目的成员都是台里的老油子,基本属于养老的那种。
  范阳刚来台里时间不长,还有进步的空间,即便知道自己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另外的台阶镀金,但也不想这里的经历成为一个污点。
  而且之前的他也有想法想要把这档节目做出点成绩来。
  为了逆转这一切,动用私人关系邀请打造情感专家人设的孙姓主持人来参加几期节目的录制。
  谁想,这个娘们以前跟台里的某些人有非常复杂的关系,于是消息不通的范阳成了被涮的对象。
  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是半个小时之内想不出解决办法,《你的月亮我的心》节目就要开电台数年未有的‘天窗’。
  到时候他范阳就要沦为台里的话柄,弄不好还会让节目直接‘死亡’,踏板不在,那他暂时是别想更进一步了。
  本来还指望眼前的这群人能够提出什么建设性的建议,谁想就是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
  吃东西一个顶俩,一点动静就吓得作鸟兽散。
  啪啪啪的拍着桌子的范阳不想听他们在这胡扯蛋。
  怒目圆睁的看着他们,语气不善的他说道:“我现在去其他楼层看看哪位主持人还没走。要是没人,那你们给我顶上去。我不管,‘天窗’的先例绝对不能开。”
  “老大,可能不行。我们都没干过主持啊。”
  “那是你们的事情。”起身就往外走的范阳,说道:“不熟悉就赶紧熟悉,拿出以前的记录来,给我背。”
  一脚把椅子踢开,一甩衣袖的范阳扬长而去。
  留下《你的月亮我的心》的其他成员在这里面面相窥。
  其中一名总揽事务小组长肖空哭丧着脸。
  还有一名负责转接电话的小妹电话编辑小美在那强忍笑意。这是自信不会让她上台。
  还有一名是负责设备运维与栏目准备工作的专职编辑杜涛,也有点丧。
  再加上一旁睡的正香的闲杂人员赵守时以及制片人范阳,再加上一名今天没有出现在这里的常驻主持人张冬。
  这六人就是《你的月亮我的心》的全部班底。
  范阳刚走,赵守时在睡觉,肖空、杜涛以及小美则不敢对视,都怕被强行推到主持的位置上去。
  傻子都看的出来,形式已经无法逆转。
  表现好是应该的,但表现不好,那肯定是接受惩罚的,谁主持今天晚上的节目,就代表着明天早上要成为背锅侠,弄不好就要滚蛋。
  《你的月亮我的心》这档节目不怎么样,但作为电台的成员,那都是企事业单位的正式员工,是非常好的养老位置,谁舍得放弃。
  很快的,三人就把目光放到了呼噜打的震天响的赵守时的身上。
  一言不发,只对视一眼,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也是,一个实行生而已,能够得到一次锻炼自己的机会是多么的难得。
  即便第二天就得离开,想来也会是一种非常难得的体验吧?
  三人来到赵守时的身边,你推我让的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而正在熟睡的赵守时烦躁的很,忙了整整一天的头昏脑涨的,可睡在椅子上是真不舒服。
  尤其是耳边充斥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搅得人心烦意乱的。
  赵守时有点不懂了,是平日里给这群人脸了吗?
  要只是声音也就罢了,还有人抓着自己的肩膀死命的摇。
  他感觉现在已经到了外婆桥,下一站指定是外婆桥下的公墓·····
  “你TM的摇你爹呢。”赵守时的语气十分恶劣,完全与他现在一点就着的心情相映照。
  昨天晚上的他刚刚结束了一次谈判,对方很难缠,并没有任何的进展。
  在酒宴上就喝了不少的酒,回到酒店后依旧烦闷,就又开了一瓶。
  可能真的喝多了,现在还有非常想吐的感觉。
  “小赵,你发什么酒疯呢,告诉你个好消息。那个孙小花今天不来了,范制片决定让你主持今天晚上的节目。快醒醒。”
  孙小花是谁?这么土的名字?范制片是谁?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龙套吗?
  还有,说话的这孙子是谁?怎么一副热衷但透着虚伪的语气?
  皱着眉头的赵守时,非常勉强的睁开眼睛,然后就被近在眼前的一张皱皱巴巴的丑脸给吓了一跳。
  “我艹,你是谁?”赵守时下意识的说出口。
  刚才说话的是肖空,其实他快要气死了,尤其是赵守时那句“你TM摇你爹呢”。
  几乎要让他打着鸣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当场爆炸。
  要不是要怂恿赵守时上‘断头台’,他恨不得当场就要让他滚蛋。
  现在嘛,还要废物利用一下,于是拍着赵守时肩膀的他语气非常的和蔼:“小赵这是喝的有点多,不过酒壮英雄胆嘛,快去洗把脸,你梦寐已久的机会来了。”
  不等赵守时回应,肖空就对另外两位同事说道:“小赵这就叫情场失意,事业得意。你们说是不是?”
  “可不是嘛。要不是我水平不够,我肯定毛遂自荐。”
  “对对对。要不是我家里黄脸婆厉害的紧,我都想离婚冲冲事业心呢。”刻光盘的杜涛与接线员小美迎合着肖空的话。
  反正主题思想没变:死道友不死贫道。
  他们在这自说自话着,可赵守时却皱成了地铁大叔皱眉.gif
  他的头很疼,这是酒后的征兆,但并不影响他的思维,直觉告诉他事情有点不简单啊。
  在他眼前的是是三张明明应该完全陌生,但偏偏非常熟悉的面孔。
  赵守时非常确定自己人生三十年并不认识这几人,但脑海中偏偏有关于这群人的记忆。
  心中‘咯噔’一声,直觉有些不妙的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一间非常普通的办公室,最大的特色就是毫无特色。
  这让赵守时开始恐慌,心中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旋转:这TM是哪啊,鈤你个仙人板板就算做梦也有点太逼真了吧。
  心中还有一丝侥幸的他偷偷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龇牙咧嘴的确定这TM还真不是梦。
  牙关紧咬,在不明白情况下的他一个字都不敢说。
  即便脑袋疼得很,依旧拼命的回忆脑海中的记忆。
  脑海就像是混沌一般,一些完全不同的记忆交杂,让他分辨不清,到底哪些记忆是他经历的人生。
  例如他明明不认识眼前的这群人,却知道他们的信息。
  肖空,《你的月亮我的心》的小领导,一个没有能力的庸人,做到这个职务完全因为他老婆的交际能力。
  完美契合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带点绿的环保理念。
  小美,节目接线员,农村出身,目的就是在苝京找一个年薪50W,180M2,180CM,180mm,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对象。
  她的条件也不错,至少在她自己看来是这样的,年薪五万,企事业单位的聘用合同。
  杜涛,深谙中庸之道的普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