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伤心…哈哈哈…
  因为对这群“陌生人”的熟悉,让赵守时了然到传说中的“穿越”好像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要么是喝酒喝多了当场嗝屁,要么就是泡澡的时候睡着了,直接淹死的。
  好可怕…好伤心…
  哈哈哈…
  赵守时并没有觉得多么的沮丧,原时空的他算不得大富大贵,也没落魄到如何。
  多了不敢说,至少算的上衣食无忧,事业成功,但总觉得那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
  也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要如何如何。
  既然这个愿望已经满足,那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整理思绪,自然明白当前面对的情况,再加上眼前这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三张有些谄媚的笑脸。
  结合脑海中的记忆,赵守时就知道他们这群人的目的,心中暗叹一句:原主认识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小赵,刚才我说的~”
  没等肖空说完,赵守时点头答应:“行。”
  “什么⊙?⊙?”
  赵守时的痛快回应,让肖空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不信的他掏着耳朵,期待的看着赵守时。
  “我先去洗把脸再说。”言简意赅的赵守时不在理会他们,也没多解释,直接起身就向门外走去。
  别人生怕背锅的事情,可对赵守时来说,还真的不是个事情。
  首先,对于现在的这个还未转正的职务,他并不在乎。
  什么是实习生?那可是连社畜都不如的职位。
  社畜累一些,总有工资啥的回报。
  可实习生累死累活的都不一定得到一个转正的机会,说不定不用三个月就会滚蛋走人。
  反正都是要离开的,用什么方式离开又有什么差别呢?
  其次,原时空的赵守时就属于那种靠嘴皮子生活的存在,所谓的电台主持不就是跟听众吹牛皮侃大山嘛?
  这一点,赵守时真的不要太擅长。
  最后…原主加入电台就是为了主持人这个位置,可谁想连麦克都没摸到就嗝屁了。
  就算替他体验一下吧,如果他在天有灵的话想必在沮丧之余会有点高兴吧。
  …………
  现在是半夜时分,脑袋还有些昏沉的赵守时虽然看不见自己面貌,但想来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你的月亮我的心》这档电台节目很普通,就是一档情感交流节目。
  观众打进电话来与主持人分享自己的或高兴或悲愤的人生经历,主持人点评几句,然后送上一首歌。
  。。。
  。。。
  半夜的广播楼寂静无声,畅通无阻的赵守时来到洗手间。
  拧开水龙头,急促的水流声响起,把洗手盆的排水口的给关上。很快的整个洗手盆里就充盈着清水。
  直接把头伸进洗手盆中的赵守时感受着凉爽的清水全方位的刺激着自己的大脑。
  头疼欲裂的感觉消退了不少,思维能力恢复,整个人也有了些许的精气神。
  猛的把头抬起来他长吁一口气,头发上带起的水珠把对面的玻璃弄得是迷蒙一片。
  看着满是水珠的镜子折射出来的“自己”,赵守时将心中的郁结全部吐出,默念一句:“人生的后半程,看我的。”
  赵守时所在的洗手间在这一层楼的最深处,毗邻的便是楼梯通道。
  谁想就在他迈步出来的时候,有人着急忙慌的从楼上下来,或者说,是一步三个台阶的跳。
  两人直接撞了个满怀。
  抱着肩膀的赵守时抬头一看,是范阳,嘴里的会被哔哔哔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倒不是忌惮范阳的职位高,说实话,今天之后的赵守时就没打算再在这里干下去,自然不会忌惮任何。
  主要的他脑海中的记忆告诉他,这位范阳脾气确实急,但对原主还是非常照顾的。
  赵守时调侃道:“阳哥,您着急归着急,下楼梯的时候可得小心点,可别怕咱们这老爷楼给撞塌了。”
  被撞了个七荤八素的范阳,作势就要去踹赵守时:“你小子还TM给我贫,要不是今天真急眼了,我非躺地下讹你五万块钱不可。”
  “对了。”抬腿就要走的范阳似乎想起什么来着,指着下楼的楼梯说道:“你小子不是失恋了嘛。赶紧滚回家休息。马上走,别回办公室。”
  “得嘞,我马上就走。”伸出食指与中指做了个‘敬礼’姿势的赵守时没有下楼,反而跟在范阳的身后。
  他们的方向是办公室。
  说实话,赵守时还是有点感动的,他明白今天的局势,自然明白范阳的意思。
  范阳是独身一人回来的,就代表他找不到顶替的电台主持,那么在场的几人当中必然有人要顶上去。
  不让赵守时回去,自然就是不让他趟这个雷。
  不管出于什么想法,至少这个情谊是要铭记的。
  范阳是真的着急,走路不赶趟的他几乎是跑起来的。
  赵守时自然也要跟上步伐,重重的脚步声引起了范阳的主意,落后一步的他骂道:“你小子喝了多少猫尿,晚上不开电梯你不知道啊。”
  范阳哪里知道赵守时想法,只当是喝醉了要做电梯下去。
  “阳哥,我想主持今天的节目。”赵守时直接阐述自己的想法。
  “是不是肖空要挟你的?艹他个甩锅侠。你才来电台不到三个月,哪里懂流程。你直接走,明天有我。”
  “是我主动要求的,你也知道,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胆子大。”
  “那脱裤子看看大小?”
  “?”
  赵守时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开车了啊,摆着手的他一副嫌弃的样子:“对不起,不搞~基。”
  这一说一笑的时间,两人就到了办公室的门口。
  范阳拍了拍赵守时的肩膀:“兄弟。你的心思哥哥都明白,相信我,咱们以后的好日子多着呢。”
  往一旁挪了挪的赵守时还作势拍打着被范阳拍过的肩膀:“阳哥,你的话让我很感动,但我对你真的没兴趣。你要是有心,把你妹介绍给我吧,我愿意叫你一声‘大舅哥’。”
  差点噎死的范阳这次是真的想要当场踹死赵守,不带好气的开口:“怎么感觉你小子有点不一样了呢,比以前贫多了,难道开窍了?”
  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的范阳,一把推开办公室门直接下达任务:“肖组长检查一遍设备,杜涛你跟赵守时复述下设备开关的使用方法,小美...检查下电话通道是否畅通,顺便叫点外卖。”
  拍了拍手的范阳继续说道:“各位,今天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守时是主动站出来的,这种勇气可嘉。
  就算节目过程真的出现什么问题,那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当然,我们也要相信守时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