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说点电视不让播的
  “守时,不要紧张,去吧。”看了眼手表,范阳说道:“你还有八分钟的准备时间。”
  赵守时莫名的感觉自己有点像小智扔出精灵球大喊一句:“去吧,皮(赵)卡(守)丘(时)”的既视感。
  如果可以,他想用自己的十万伏特电死范阳·····
  “大哥,最紧张的你没有资格安慰别人吧。知道的知道你脸上这是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被人打哭了呢。”
  贫了一句的赵守时不给范阳反击的机会,快步小跑上前,直接跑进主播间。
  一个广播节目的职务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种就是主持人,是一档广播的门面人物。是向听众传达节目思想与个人观点的“话筒”。
  另外一种职务是编辑,这个编辑分为好几类,其中有确定每期节目的内容与主题。
  采集可能需要的素材,邀请需要的嘉宾,还要负责每期节目的音频的剪辑存档的内容编辑。
  例如杜涛。
  还有就是小美这样的电话编辑,她的工作就是在节目播出期间,在导播室里负责调度,配合主持人工作,比如接线切进节目中。
  做一些当时要做的记录,或者处理一些突发状况。
  电话编辑是主持的助手,帮助主持接听听众电话,并选取电话接入直播间;帮电台主持过滤掉和节目无关的电话、骚扰电话、与国家法律法规相违背的电话。
  记录听众电话;提醒主持电话接收和挂断;帮助主持人在节目出现问题时和技术部门联系;帮助主持人处理直播间外的其它事情。
  肖空则要把控整体的运转,审核提前准备好的各类素材,在某个职务需要帮助的时候共同参与,以及应对可能出现的问题等等。
  《你的月亮我的心》这档节目的播出时间,代表它不会受到台里的太多关注。
  临危担任主持的赵守时来到主播室,坐在主播位上听着杜涛给他介绍主播台上的设备以及各个按键的功能。
  作为一名预备役的主持,对于设备的功用都是有些了解的。
  主要设备就是一台高品质无损音质的麦克,可以清晰的将电台主持的声音最精准的传送给观众的耳中。
  一台有数十个开关的调音台,一台关联的电脑用来播放各种提前准备好的素材。
  还有一些其他的设备,例如音响,绝大多数都是通过调音台控制的。
  按下通道下的【ON】键,开关亮红灯则开启该路,再按一下【ON】键,开关灭则关闭该路。
  通道很多,观众拨打热线电话就是进入这里,电话编辑接入,初步筛选下通话,合适的接入给主持。
  当任意一路话筒通道打开后,播音室内监听音响哑音。
  每一路都有一个推子,可以控制该路音量的大小,按下推子通道下的【PFL】键,则可通过耳机预听该路信号。
  再按一下,可以关闭。
  还有【LOSS】代表音频丢失警告。还有【PHASE】代表音频反向警告。
  还有与导播通话、屏蔽电话功能。
  当然,开关通道的几个键会经常用到,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功能基本跟没有一样。
  留给赵守时的时间不多了,五分钟的时间基本了解后,坐好的他等待着节目的开始。
  在苝京时间00:00时分,小美准时将信号切入到主播室内,早已将专属通道打开的赵守时用符合国标的普通话开腔。
  【苝京时间零点整,感谢您倾听《你的月亮我的心》,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赵守时,你们可以叫我守时先生,守时哥哥,我都OK的。】
  【世界真的很小很小,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会遇见谁;世界真的很大很大,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谁会消失;
  此时的你,正在错过谁,此时的你,又将遇见谁。今天我们的主题就是‘情感’,欢迎与大家分享你的故事。在这之前,我们先欣赏一首歌《遇见你的夜》】
  四分钟后,在《遇见你的夜》即将结束的那一刻,终于有第一通电话打进来。
  小美都不敢耽误,连忙将信号切入到主播室里,要不然就要出现事故了。
  这个世界与赵守时所在的世界在各项发展上基本相差不大。
  电视机以及互联网的发展,将广播电台的生存环境挤压的日益艰难。
  有人愿意在大半夜打电话进来那绝逼是真爱党无疑。
  看着小美比划的OK手势,赵守时说道:“好的,一首美妙的歌曲带我们进入一个奇妙的世界,下面让我们接听第一位听众的来电。”
  将电话通道的开关打开,赵守时对着话筒说道:“这位听众您好,我是主持人赵守时,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听众:“主持人你好,我打电话实在是忍不住要吐槽一下今天遇到的一个奇葩事件。我真的要被一个傻叉给气炸了。”
  “今天的主题是‘情感’,看样子这位先生的故事跟今天的主题不符合呢。”
  语气轻缓的赵守时稍停片刻,话题一转,语气上扬:“但是...这又怎样?让所谓的主题见鬼去吧。今天晚上我们怎么高兴怎么来,我们可是广播节目,这就是优势啊。
  朋友们,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咱们的节目,我要奉劝几位一句,把外放关了,把耳机带上,今天晚上的守时给你们说点电视台不让播的。”
  “这位先生,请您开始吧,我跟全世界60亿人都在倾听。”
  “你这个主持人是真能扯。不过我喜欢。”
  听众略一沉吟后,说道:“是这么回事。前几天学校的一次考试,考英语,我前面坐了个妹子,超漂亮的那种,写卷子也认真。
  再说说我,我跟二十六个字母很熟,但它们凑在一起的话,我就有点抓瞎。看女生这么认真,我就让她给我抄一下,很意外,她居然没有拒绝。
  很顺利的抄完了,为了防备被发现,我就随便改了几个选择题的答案,今天刚刚公布成绩,她倒数第一,我倒数第二。
  你说她明明一个学渣,考试睡觉不好吗?那么认真搞毛啊。”
  赵守时:“这个故事还真的有点让人无语凝噎呢。”
  “对啊,你们都是大人可能不明白倒数第一是个什么概念,我这么简单一说,你把答题卡往地上一放,狠狠的踩上一脚,然后什么都不动,直接交卷,都不可能全校倒数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