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把他爸请来
  有人在看书吗?好像有三个收藏。
  敢吱一声或者投下推荐票吗?
  支持下萌新啊。
  ——————————
  “收音机前的听众们好,刚才这位先生...这位同学给我们分享的这个故事非常的典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这位同学的感同身受,但我要说一句,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我们要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听众:“主持人,我有点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下面我说的话,你们可要好好听啊,说不定就被掐断信号了。”对着麦克笑了笑的赵守时说道:“刚才大家听到这位同学口中的这位女孩的故事。肯定有许多的听众会觉得‘幸亏我上学时没有遇到这么坑的女同学’。
  这是人之常情嘛。但我要说,如果你真的有上面的想法,那你要么还是学生,要么就是还没有过恋爱经历。
  在守时先生...也就是我这种老司机的眼中,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傻的可爱吗?在我看来这个女孩完全就是上天赐予的绝世珍宝啊。是最佳女友的顶级配置。
  你想啊,这个女孩她漂亮、认真还听话,最关键的是她笨啊,简直完美。”
  “主持人你简直就是个魔鬼。竟然把我给说心动了。”语气明显轻松许多的听众说道:“你说我以这次考试成绩为契机,跟她交流,然后追她,怎么样?”
  “早恋这件事情并不太手支持。但是吧...现在的社会,有的东西还是从小自己带大有意思。我的意思是坚决抵制早恋,非常坚决...你们听得懂吧?”
  口是心非的说了几句的赵守时话题一转:“让我们欣赏一首歌《有这样一个女孩》。”
  轻缓抒情的音乐在广播间里响起,并通过设备传达到电台覆盖范围内所有听众的耳中。
  [有这样一个女孩,她傻的有一点可爱;]
  [有这样一个女孩,她平时不爱说话,却一整天都对我闹;]
  [有这样一个女孩,她平时笨笨又可爱,还总说我是她的依赖···]
  四分三十八秒之后,音乐结束,第二通热线电话接入。
  一股刻意压低的的声音响起,声音有点嘶哑与稚嫩,像是处于变声期一般。
  让赵守时心中一愣,自己主持的明明是档情感节目,咋受众都是在校生啊,而且还是初高中的。
  是功课不够难?还是游戏不好玩?还是减负减的太多了,让他们精力这么充沛?
  “喂?有人在吗?我的电话接通了吗?怎么没有人说话?”
  “你好,我是主持守时,可能信号有点延迟。”解释了一句的赵守时问道:“我听你的声音挺年轻的,你还是个学生吧?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呃,我是一名高中生,现在藏在被窝里面偷偷给你打电话。我非常赞同刚才的‘从小带大’的理论。我也是这么执行的,这也是我打电话的原因。
  我是来求助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跟体育委员是发小,我们都喜欢班里的文艺委员。
  因为我跟文委的恋情曝光,发小体委跟我翻脸了,我们打了一架。然后他约我明天下午去后山决一死战,他是学校体育队的,随便找找都有二三十人,我怎么可能打的过他们。”
  “学生斗殴是绝对不会得到支持的,你可以告诉老师。”
  “不行,这绝对不行。”第二位听众略显焦急,但声音一直压制着:“我不能让老师知道他最看重的班长跟文委违背了不准恋爱的规则。”
  “那你的情况有点难办了。”想起一个段子的赵守时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调侃道:“我记得你说过你跟体委是发小,那你肯定知道他家,说不定还认识他家长吧。”
  “认识啊,我们一个小区的,可这有什么关系吗?”
  “有关系,关系大了去。”拖着长音的赵守时说道:“对方说明天下午约架嘛,你也不去管他叫了多少人茬这场架,你就把体委他爸请来。”
  “可以吗?”
  “简直太可以了。别忘记明天晚上来反馈下战绩。估计大家都很关心你。”
  想要笑一下表达情绪的赵守时连忙一推桌子,让自己往后一滑,捏着嘴角不笑出声来后,他再次凑过来:“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应该对这位同学的后续反馈非常感兴趣吧。
  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野猪佩奇把话撩在这里,要是明天晚上的听众没有今天多,我顺着无线电过去捶死在座的各位。一首《勇敢者的世界》送给大家。”
  将音频切入到播放的赵守时抻了个懒腰。
  他第一次做电台主持人,也不太清楚自己的表现如何,但总体来说,还是蛮爽的。
  从前两位听众的问题看来,大部分电话需求的是一个诉苦的通道,把自己的秘密说给一群永远不会有接触的人群,可以宣泄自己的不满。
  而赵守时可以将一些有建设性但无法应用在自己身上的建议告诉别人,有一种另类的快~感
  而正大光明的挺别人的秘密,对于被无线电串联起来的数十数百乃至成千上万的听众来说,这是相对于电视节目的优势。
  首先,这是个人人都可以亲自参与的节目,与电视机里看似亲和,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节目完全不同。
  只要你想,随时可以参与,阻止你的只有自己的羞耻心以及几毛钱的话费而已。
  其次,这档节目只分享故事,不分享自己的资料,人人都是虚拟世界的一股电波,谁也别想探听谁,谁也别想介入谁的生活。
  这或许就是电台虽然存在感不强,但依旧可以留存的一个原因之一。
  就像互联网有明面,有阴暗面。
  电台就是电视节目的一个对立面,一个让许多人乐此不疲沉浸入其中的世界。
  说实话,赵守时觉得这个行业还有点意思。
  前两名听众都是学生,可能他们的话题引起了电波里的其他听众们的青春回忆。
  后续的热线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了一般,小美早已忙的不可开交。
  很多人带着自认为不错的话题,却迟迟无法与主持人交流。
  赵守时不知道婉拒以及漏接了多少电话,但播音室里的他用他一贯轻松诙谐的语气送走了三位听众。
  现在的时间也来到了凌晨00:45,以这个进度,只能听两位听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