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拯救国足靠企鹅
  与进来的端正坐姿不同,现在的赵守时把几乎是躺在座椅上的,两条腿搭在工作台上。
  麦克被他拉伸到最长,让他可以用这种最舒服的姿势与听众交流。
  左手一个巨无霸鸡腿堡,右手一杯加冰的快乐肥宅水。
  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不期而至。
  赵守时正享受着肥宅的简单快乐,第六位幸运听众的电话被接通。
  嘴里还在咀嚼的赵守时尽量语气清晰的说道:“这位听众你好,我是赵守时,你们的守时先生···”
  现在的他的脸皮已经很厚了,不要脸的话张口即来。
  听众:“我是节目的忠实观众,前几天就听说最近会有神秘嘉宾代班主持,说句冒犯的话。
  刚才的我用‘赵守时’,‘守时先生’‘守时哥哥’分别做关键次,很抱歉,完全找不到你的信息,请问你算什么神秘嘉宾?”
  “这是你对神秘两个字的力量一无所知。”被小瞧的赵守时开发着自己的大脑。
  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想着瞎话:“‘神秘’两个字的释义是难以捉摸、高深莫测。你想啊,全网都搜不到我的信息,这样的我都不算神秘的话,谁还有脸说自己是神秘嘉宾?是吧?”
  对面略有停顿,然后才开口道:“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年轻时的风范。我再问一句张蔷还回来吗?”
  张蔷是原先《你的月亮我的心》的主持,三十岁,长相五分,重心非常低,但声音清甜。
  只要不看本人,能把男人迷得魂不守舍的。
  如果你的心中没有画面感,就幻想按F就可以进入驾驶状态的坦克乔碧萝殿下。
  要不就想象下《缝纫机乐队》里面的甜甜。
  是不是超有画面感?
  如果不出意外,现在的张蔷应该在泰果度婚假,也因为这个契机,范阳才找孙小花来撑局面。
  但也因为这个,造成今天晚上的差点开天窗事件。
  “首先谢谢这位先生对节目的支持,也希望以后的您也能多多支持。”
  说了几句套路话后,赵守时顺便解释了一句:“至于蔷姐的事情是这样的,她这不是新婚嘛。正在泰果度蜜月,不出意外的话,回来之后还会为大家服务。
  这位先生有什么困惑或者有什么好事想要与我们分享···”
  赵守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电波对面的动静给打断了,嘭的一声,像是摔了什么东西一样。
  还有一种如老牛喘息一般的粗重声响传来,赵守时心中‘咯噔’一声,只当对面突发了某些不好的事件。
  连连比划播音室外的他们别忘记录制以及时刻打电话报#警。
  不明白对面发生什么的赵守时生怕自己坏事,正准备倾听一下再做应对。
  就又听见‘啪’的一声摔杯子的声音。
  然后刚才的听众的声音传来:“为什么又是泰果,她去哪里度假不行,为什么偏偏去泰果,不知道我们现在最不想听的就是泰果吗!我对她太失望了。”
  赵守时试探的问道:“这位先生,您那边没事吧?需不需要我们···”
  也许是发泄出怒火来,对面的情绪明显稳定了许多:“今天我打电话就是想说说憋心事的。我们国足球迷太难了。
  今天上午,我们国足主场迎战泰果队,面对几乎雪藏了全部主力的泰果青年队,被我们寄予希望的国足最终以1:6的成绩把底裤都输掉了。
  面对一支国际排名百名开外,而且雪藏了全部主力的青年队,我们最强大的阵容的国足竟然踢出这样的成绩,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感受吧?”
  “我明白,心很疼。简直就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低沉语气的赵守时回道。
  其实他心疼个毛线啊,他根本不看足球的好嘛。
  是游戏不好玩,还是妹子不好撩,去粉国足。
  不怕臭死啊。
  这年头做国足的球迷是最沙比的一件事情,男子国足也是全世界最沙比的一只队伍。
  他只是没想到这个时空的国足竟然丝毫不弱于自己原先的时空。
  果然是一脉传承,就像他穿越前的几天,刚从热搜上看到了国足客场1:2不敌叙利亚,还有一个是己方的乌龙球。
  而后国足教练里皮辞职的消息。
  这个消息多劲爆,占了数条热搜前十。
  输球与辞职先不说,还有在朋友圈与QQ群里疯狂传播的:为了庆祝叙利亚击败国足,政#府军与叛军决定停火48小时,以庆祝此事。
  还有一个视频,是一个外教在更衣室里对身穿球服的球员扇耳光,配的旁白是:因华夏援助叙利亚1500吨大米以及100辆公交车,叙国足教练要求球员放水。
  可叙国足还是赢了,因此叙教练大发雷霆,在换衣室狂暴。
  当然,这都是段子,但可以看得出国足的尿性。
  做国足的球迷,太难了,没有大心脏绝对英年早逝。
  据统计,从国足第一次参加世界杯预赛的1957年,整整六十年,国足只踢过一次世界杯。
  50年代的国足曾8:1灌射茚度,近年却被茚度0球逼平。
  这种牛短熊长,震荡下跌的走势,原本是只有华夏股民才懂的,现在国足球迷也开始体验了。
  如果你又是股民,又是国足球迷...节哀吧。
  “不,你不懂。这是耻辱啊。”电波对面的听众的语气都带着哭腔:
  “我们球迷毕生的愿望就是国足能够拿下世界杯冠军,2002年的世界杯,国足晋级32强,我们曾看到希望,以为未来会越来越好。
  可谁想,我们心中的起点,竟然就是巅峰。从那以后,我们竟然连世界杯的门槛都摸不到了。什么世界杯冠军啊,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啊。”
  心中莫名对国足球迷产生一种可耻的同情心的赵守时忍住快要憋不住的笑声。
  平缓的说道:“其实还是可以想一想。如果按照我的计划,说不定有希望呢。只是这个计划只能是个玩笑,绝对不可能实现的,算了,不说了,别在伤了你们的心。”
  赵守时受过专业训练,绝对不会笑,他还可以坚持。
  听众:“我去,你这卖关子我还非听不可呢。再者说,我就不信还有比被踢1:6更伤心的消息。”
  赵守时:“好吧,既然我今天一直在说电视上不能播的,也不差这一会了。”
  灌了一大口快乐肥宅水的赵守时咔嚓一声把一块冰块咬碎,感受着凉气透体的舒爽。
  缓缓的开口:“在我的计划里,国足进入世界杯仅需要五步。第一,拿出一年的费用来运作,让国际足联分配给南极洲一个名额。
  第二,把种花家国足分配到南极洲赛区。
  第三,种花家国足与企鹅以及海豹争夺出线权。
  第四,客场逼平企鹅与海豹。
  第五,主场安排在三亚,热死企鹅、海豹,咱们直接出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