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这车不兴要
  赵守时远远的就看这车有些眼熟,开始还以为是这车的颜色跟自己开来的那辆帕拉梅拉相同而产生的错觉。
  但等他走上近前来,却终于发现‘眼熟’的真正原因。
  说起奔驰旗下cls四门轿跑,大家可能没有印象,更没有概念。
  但要是说起xi安某女士坐在发动机盖上维权,大家肯定记忆犹新。
  没错,这辆CLS四门轿跑,就是同款。
  发动机漏油,是小概率事件,这确实是事实,要不然也不会有百年benz的说法。
  但有的事情知道与不知道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就像墨菲定律说的那般,如果一件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个可能性有多大,它都一定会发生。
  直白点翻译过来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直接把这车给pass掉的赵守时直接摇头:“不行。这车不能要。”
  裴幼清听得出来赵守时话里的坚定意味。原本她不想在劝的,可她实在太喜欢这配色了。扯着赵守时衣角的她小声劝道:“这车、、空间也挺大的吖。”
  哈哈~~
  赵守时忍不住的笑了,即便安希以及销售顾问看傻子一样,即便裴幼清羞的直跺他的脚。
  他听得出来裴幼清话里的‘暗示’,也明白她是真的喜欢这车。可先入为主的赵守时对这车实在爱不起来。
  不想让裴幼清过于失望的他也暗暗决定,不管今天买什么车。尽量买个跟帕拉梅拉配色相近的车型。
  赵守时正要开口解释解释。一旁站定的销售顾问还当两人是对价格有些‘敏感’。也对,cls低配版也要60W+,对一般家庭来说,还真不是个小数额。
  于是,走上前来的她轻轻将车门打开,做邀请动作的她开口道:“先生,女士,我说的再多不如您上车亲自体验一番。只要您真心喜欢,价格方面我们还可以多些让步。我们老板说过买车不为赚钱,只为交朋友。”
  交朋友?这话有些耳熟啊?赵守时问道:“你们老板是不是姓雷。”
  销售顾问下意识啊了一声,诧异的问道:“您认识我们老板?”
  赵守时点点头,“认识, are you ok 的雷俊,雷布斯嘛。”
  呃、、、销售顾问略一犹豫,还是纠正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老板叫雷老福。”
  啊?有些意外的赵守时反问道:“以德服人雷老虎?”
  “不是,是雷老福,f~u,福。、算了,不重要。”无奈的销售顾问一摆手,继续说道:“您放心,不管您认不认识我们老板,我都可以给您一个最低报价。”
  赵守时抬头看了眼车背上挂着的指导价牌:56.8万起——车展让利2W元···附赠价值····
  这价格、、简直了。让原本就不想买的赵守时更是坚定本心。
  既然不会买,那也就没有耽误人家时间的必要。赵守时吊直气壮的直接摆手道:“还是算了吧,要是别的车我倒是可以上去体验下,这车嘛,啧啧。”
  销售顾问一听这话里有话啊。好奇的问道:“这位先生,我听您的意思对这款车好像有意见,我冒昧的问一下,您方便告诉我是那一方面的问题吗?”
  销售顾问只是没有背景的北漂,要不然也不至于混到来卖车。生怕引起赵守时不满的她连忙解释:“您别误会,就是公司让我们做一个销售调查,帮助厂家改正提升嘛。”
  赵守时笑着上前两步,站在车前的他轻轻拍了拍这车的发动机盖,笑着问道:“你们这车发动机漏油吗?”
  销售顾问瞪大眼睛不明白赵守时这话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耐着兴子回答一句:“当然不漏油,我们还是有职业道德的,有故障的车辆怎么可能、、拿到车展上来买。”
  好嘛,车展上不卖,留四儿子店卖?
  赵守时直接摇头:“买车我只买漏油的,买别的我咳嗽。”
  销售顾问气坏了,语气也有些不善:“我们倒是能给您找来漏油的车,就怕你不要。”
  “要,肯定要,谁不要谁孙子。你们有多少我要多少。”赵守时将摊开的手掌紧握,桀笑道:“订个小目标,我先赚你们一个亿。”
  binggo、、
  裴幼清打了个响指接话道:“巧了,苏姐姐前几天刚成立法务部门。虽然才两位法务,但他们可都是有律师证的。缺点就是刚毕业,没有太多的实战机会。
  赔不赔偿的不重要,就想借这这个机会磨练一下。要是他们不行,咱们还有一整个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法学院做靠山。”
  销售顾问张了张口,还是没说话。主要是不敢说话,瞧瞧人家说的,自家有公司,有带律师证的法务。这就是说人家跟耗不起时间的普通人不一样。人家有时间与精力去跟你打日久天长的官司。
  至于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听着挺low的,但那是清华啊。
  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是把漏油的车卖出去,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销售顾问只是没背景,但好歹也是大学本科毕业的她当然不傻。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延伸下去的她快步走向一旁的一辆凯迪拉克,介绍道:“这辆是凯迪拉克ct6,这车、、、”
  不等对方说完,赵守时便直接打断,“这车也不兴要。”
  销售顾问都要哭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以为的优质客户竟然这般难缠,真想给年轻不懂事的自己一巴掌,让你抢。
  裴幼清好奇的问道:“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如果说售价高达60W+的cls是价格问题,那现在这两ct6的价格是40W。虽说有点超过预期,但差的并不多,咬咬牙也就买了。
  而且,凯迪拉克现在的地位那是扶摇直下,几乎沦为二线豪车品牌。逼格连雷克萨斯都不如。
  赵守时神秘兮兮的摇头,在众人质疑的眼神里,他指着这车的前挡风玻璃,道:“这车方向盘不行,控制不住的往洗浴中心跑。”
  凯迪拉克车主=洗浴中心VIP是段子,但这个段子也是取材于现实生活的。
  某闲的无聊、不务正业导航依靠大数据发布【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其中统计了各个汽车品牌车主比较热衷的场所。
  奔驰车主爱去别墅、酒店、机场、火锅店。
  宝马车主爱去住宅区,商业园区、步行街、购物中心。
  奥迪车主爱去景点、高等院校、机关单位、三甲医院。
  凯迪拉客车主就厉害了,挚爱洗浴推拿会所等场所。
  花有花语,茶有茶语,这车自然也会说话。
  所以,这车赵守时还是不能要。
  赵守时觉得理所当然,裴幼清觉得好笑,可同为当事人的销售顾问差点要气爆炸。
  职业道德让她压住火,环顾一周的她快步跑向一辆奥迪A6,“这辆、、、”
  “不兴要。”赵守时再次打断,然后解释道:“奥迪一般是公务用车。我要是开这车,弄不好就要被人举报公车私用。要只是被有关部门询问还好说,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要是闹上新闻,那才是真要命。
  最关键的是,我现在坐这车合适,要是开这车出门,肯定被人当成某位的司机,我怎么跟合作单位商谈业务。天生差人一等嘛。”
  裴幼清摸着下巴连连点头,一副赞同的意思:“确实是这样。再说你的级别肯定可以随意调车使用。要是上班坐这车,下班开这车,那也忒没劲。”
  销售顾问打量了眼赵守时,不由的白眼一番。
  玛德,今天算是碰见装β先锋队员了,还是捧哏、逗哏全齐活。
  二十五六的年纪,估计也就是刚毕业的应届大学生吧。
  还坐奥迪出行?还被人举报?还随意调车使用?还闹上新闻?扯犊子前,你们问过人家犊子的感受了吗?
  心中画了10086个圈圈诅咒赵守时的销售顾问走向一辆宝马,这次不再介绍车辆功能的她直接开口道:“这车、、、也不兴要吧?”
  “嗯,不兴要。”
  “这次是因为个啥呢?开宝马的都是暴发户?”
  赵守时摇头道:“我不想让我的女人在宝马车里哭。”
  几乎快要爆发的销售顾问走上前来,语气都有些尖锐的她问道:“老板,我冒昧的问一下,您买车的预算是多少。”
  比了个‘耶’手势的赵守时说道:“二十万、、呃,最高上限。”
  二十万?二十万!还是最高上限!!
  销售顾问都要气炸了,怪不得自己推荐什么,人家都是一句‘不兴要’呢。
  瞧瞧,奔驰cls低配60W+,凯迪拉克ct6、奥迪A6都是40W+,宝马M3更贵,要100W+。
  喘息如风箱抽动一般的销售顾问终于决定放弃眼前的这组客户。不用再陪笑脸的她竖起双手的大拇哥,称赞道:“大哥,您是真的牛。我见过没钱的,见过装β的,见过口灿莲花能扯淡的。
  但真没见过像你这样既没钱还爱装β,还装的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大哥,您真的是见过最难带的客户了,求求您去别家看看吧。”
  赵守时指了指门口方向,“你的意思、、赶我们走?”
  “不是,绝对不是。”销售顾问当然否认,抬手划了一圈的她露出虚伪的笑:“您也看到了,我们这里销售的都是高档豪车,您、、明白吧?”
  “明白什么?我们不明白!我们凭什么明白?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我们没钱,还爱装?什么叫你们这里都是高档豪车,请我们离开?怕我们买不起啊?你们别开门做生意啊!”
  原本站定一旁捂嘴娇笑看笑话的安希被销售顾问的惹怒了,哗的掏出一张银行卡的她递给懵逼了的销售顾问:“你给我查查这张卡里有多少钱,看我们能不能买得起你这里的所谓的高档豪车。”
  被训的狗血淋头的销售顾问噤若寒蝉,想起了入职两个月业绩为零时被领导训斥的时光,下意识接过银行卡的她颠颠跑向柜台。
  不多时,就再次跑了回来,这一次的她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双手把卡递回给安希,“这位女士,您的卡。”
  安希顺手接过卡,波澜不惊的问道:“我这卡里还有多少钱?”
  “二百、、二百六十四万。”
  一听这数,赵守时先惊了,“我去,你怎么有这么多钱。”
  安希刚要开口说话,却察觉身旁还有外人在场,想了想的她说道:“我声,我歌。”
  “哦,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赵守时点头做明白状。外人只知道安希获得《好声音》的冠军,却不知她冠军还有百万奖金。
  如果说《我是好声音》是一场选秀节目,是养蛊一样的厮杀,普通参赛选手没有什么话语权。那《我是歌手》就完全是一场竞技类的节目。安希参加这档节目是有报酬的。
  一期25W的酬劳对于其他业内前辈可能并不高,但对于还算是新人的安希来说,这份酬劳已经非常的可观了。
  三个半月时间,总计14期节目,就可以获得获得收益350W。简直就是真香系列之还要什么自行车。
  当然这不是纯收入,作为嘉宾之一的安希需要投入很多在表演舞台上。例如服装、团队、舞美以及比赛环节中需要邀请的嘉宾等等开支。
  各个方面的开支在100W左右,这还是裴幼清担任安希的帮唱嘉宾而省了一块支出。
  剩下的250W是拨给安希所在的青雨传媒的。她与青雨传媒签订的演艺合同基本不具备约束性,而且分成比例也很好,她可以获得收入的70%。
  青雨传媒从安希的收入中获得30%用作她的团队组建、维护运营以及各类宣传、推广。例如韩君送的那辆价值百万的埃尔法挂在清雨传媒名下,但这车等于是安希的座驾。
  真正归于安希手中的是250W*70%=175W。加上《好声音》的100W,那就是275W。
  就这,还没缴税呢。虽然有合理避税的方式,但也只是合理,而不是全免。现在卡里的264W估计还有安希以前的积蓄在里面。
  不管如何,260W都不是小数,尤其这还是现金,一般情况下,卡里有这般金额的身家都在千万以上。
  打个比方,260W就可以全款买一套房子,或者贷款购入一套别墅。
  不用别的投资,等五年以后,价值绝对在千万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