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我这么有钱?
  裴幼清看着安希双手抱臂,刁刁的样子,觉得特别帅。
  心中一动的她从包里翻出一张崭新的银行卡,嘿嘿笑着的她揽住安希的胳膊:“姐姐你上次不是说这卡的密码给忘了嘛。”
  啊?安希茫然,忘记密码了?可刚才查银行卡余额时刚说的啊?这两分钟就忘?出门没带脑子吧?
  看着裴幼清期待的眼神,安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把卡揣进兜里的她直接点头:“啊,对。你不说我还忘了来,最近记性确实不太好。。”
  “姐姐你那是贵人多忘事。”舔了一口的裴幼清把快要被自己攥热的卡递给销售顾问,怯怯的开口道:“麻烦你帮我查下这卡里还有多少钱。我想买辆车,又怕不太够。”
  呃,倒不是裴幼清心虚,她肯定知道自己的卡里有多少钱。只是现在的她还不擅长装β,毕竟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没有这个社会阅历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了前车之鉴的销售顾问哪敢再无视眼前这群人,只得老实的跑去查询。
  一分钟不到,再次回来的她满脑门的汗,眼神里也是惶恐不安,“这位女士,您卡里还有、、、还有四百零三万。”
  赵守时狗眼瞪的好大,对于裴幼清比安希有钱这点,他是有心里准备的。
  但这也太有钱了趴?青雨传媒进项虽然不少,但投资的支出可也不少。
  而且青雨传媒的基本户跟裴幼清私人的卡号是应该泾渭分明的,苏宁作为清雨传媒的总经理,不应该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懂、、、
  赵守时心中有疑惑,却也只得压在心中。
  裴幼清没有察觉赵守时的担忧,还在尽量熟悉这种氛围的她惋惜的开口:“啊,才这么点啊,我还想给我爸买辆好车做生日礼物呢。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毕竟豪车那么贵。”
  嘴巴嘟嘟有些委屈的她晃荡着赵守时的胳膊:“把你的卡拿出来看看还有多少钱吧。”
  赵守时十动然拒,主要是他很有自知之名,自己卡里多少是有点钱的,但也只是有点而已。
  跟安希的二百六十万没法比,更别说裴幼清的四百万。
  裴幼清权当看不见赵守时的为难之意,继续央求道:“看看嘛,看看嘛,说不定有很多呢。再说今天我们是来陪你买车的,臭女婿早晚要见丈母娘。”
  呃,这一语双关用的很有灵性啊。
  赵守时无奈却也掏出钱包,准备把自己的工资卡给拿出来。
  可谁想,竟然被裴幼清给摁住了,只见她笑着把卡给塞回去,从钱包的夹层里拿出另外一张银行卡。
  轻轻晃了晃后递给销售顾问:“再麻烦你一下,你、、、明白吧?”
  嗬~这是上#瘾?还是一时装β一时爽,一直装β一直爽?
  心中苦涩犹如嚼黄连一般的销售顾问哪敢再接卡,脸上满是忐忑的开口:“您几位就别那我开涮了,我承认刚才态度不好,我认错还不成么。”
  “不用认错,你又没错。我们更不会怪你滴。麻烦你跑一趟,最后一趟。”裴幼清坚持把卡递给销售顾问。
  后者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接卡,不过她跑去柜台把POS机给带了过来。
  输入密码后,小数点前的以‘九’开头的七位数字赫然昭示赵守时这卡里的余额竟然达到900W+。
  别人如何想,赵守时不知道,但他自己是完全懵逼的。他完全想不到自己的卡里为什么有这么多钱,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要知道,现在有钱的这张卡基本处于闲置状态,要不是以备万一。赵守时都有心把它给注销了。
  此时的赵守时心中的疑惑比刚才怀疑苏宁还要更胜,迫切的想要问明白缘由,可当着销售顾问的面,只能按下不提,以眼神示意。
  裴幼清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要不然她也不会怂恿赵守时查询余额。
  没有回应赵守时的裴幼清若无其事的收回银行卡,无奈的叹息:“哎,你比我也多不了几块钱啊。就带这么点钱,你好意思来买豪车?走吧,走吧,别搁着丢人了。”
  说着,裴幼清双手各搀着赵守时与安希的胳膊:“姐姐,今天咱们带的钱不够,豪车是买不起了,要不咱们买辆低档车凑合着开吧?”
  “也是,这么点钱还不够丢人的。那就走吧?”捧哏专业户的安希朝门外一努嘴,便迈步往外走去。
  三人现在正在手挽手,一人离开就等于三人离开。赵守时早就想走了,自然紧跟二人的步伐。
  被留在原地的销售顾问满是苦涩,有心招呼人家留下,却清晰的知道眼前这组扮猪吃老虎的客户算是失去了。
  苦涩之余,还有些庆幸。
  查询了三次卡,看了三次余额,余额一次比一次多。但真正冲击她的是这三人的名字:安希!裴幼清!赵守时!
  查安希的时候,她还没有察觉这一点。查到裴幼清的时候,她的心里就非常的忐忑,甚至有些发毛。
  直到查到赵守时时,她终于松了一口气。事实就是如此,眼前这带着口罩的三人就是她脑海中的那三位。
  自己要如何做已经不重要了,直接躺平任嘲吧。
  她可是听说娱乐圈里的人都是性情古怪之辈,没理都给你搅三分,要是得理那是不饶人。
  要是这三位闹起事来,吃不了兜着走的只能是自己。
  现在他们愿意直接离开,这样对自己的影响也可以降低到最小。
  充其量算是丢去一组客户而已,再发挥下阿Q精神:这组客户本来就不是自己的。那不就等于自己什么都没有失去?
  (⊙o⊙)…,好像真的是这样。
  阿Q,赛高。。
  ~~~~
  下午,三点整;
  距离首都国际机场不算远的一处公园里,有一个面积还算可观的人工湖泊。
  湖泊四周有不少人,钓鱼的,赏景的,还有单纯消磨时光的。
  在湖泊一角的一处被草坪拱卫着的区域,立着一柄太阳伞。伞下铺着两张郊游必备的防潮垫,垫子上是柔软的毛毯。
  这样的景色在这个湖泊周围随处可见。这是生意。太阳伞租赁:1小时/25元,童叟无欺,谢绝讲价。
  太阳伞大同小异,伞下的人却大有不同,就眼前这把伞下并排摆着、、、三个人。
  正是从郭嘉会议中心离开的赵守时一行。
  此时躺在防潮垫上的他们微眯着着眼睛,享受着这静谧的假日时光。身旁四周是一片绿意盎然的环境,是初夏远远算不上炎热的温煦阳光,是几乎没有任何噪音的绝佳休息地。
  他们的郭嘉会议中心之行也不算是无功而返,至少把该花的钱花了出去。在距离他们有点远的停车场,应该有一辆天蓝色的雷克萨斯es。
  呃,不是SUV,是普通家用轿车。
  原本一心想要买辆大空间SUV的赵守时在分别试乘了家轿与SUV后,终于还是跪倒在“真香”面前。
  实在是轿车的乘坐体验以及舒适度秒杀同级别的SUV。
  五米的车身与一米九的车宽,带来的是极大的车内空间。让人在其内可以获得足够的辗转腾挪空间。
  甚至以赵守时的身高,后排座几乎足够他躺下。
  即便不躺,只是坐着也很舒服。坐在驾驶座上,就能感受到真皮座椅从四面八方拱卫着整个身体。
  柔软、省力且不说。
  主要是这玩意、、、对腰好。
  very good一级棒。
  唯一的遗憾就是价格有点超出赵守时预算。四十五万的价格甚至比豪车中普及度最高的bba的入门款还要贵。
  要是贵也就罢了,偏偏在在相当数量人的眼中,这车的价值是不如BBA等豪车品牌的。
  因为绝大多数人的认知或者说首选里,同样价钱的情况下,肯定优先购买BBA。这全都源于三个字——认知感。
  更确切的说是来自别人的认知感,这也是买车的一种成就感来源。
  当绝大多数人的想法一致时,购买小众车的行为就显得有些异类。这类车主也常备冠上‘装β侠’。
  对别人来说,这是缺点,但对赵守时来说,这正是他需要的优点。
  买车容易,刷卡就行。但买车还有许多后续工作要进行。
  例如挂牌、保险等事宜。就算这事全交给四儿子店办理,同样需要一定的时间。
  赵守时定下买车的时候已经不算早,更何况他们下午还要去郊外的机场接人,根本没有时间去车管所挂牌。
  只能选择一张临牌闯天下,甚至因为时间紧张,连原本打算吃顿好的庆祝,顺便再去shopping的计划都只能推迟乃至取消。
  赵守时开着他的新玩具直奔郊外的首都机场,本来打算在路上找家农家乐的。可见识了这一路上的风光,他们莫名的生出郊游的想法。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吃饱喝足的赵守时的心中再次浮现疑惑。
  他对卡里莫名其妙多出的九百万一直非常好奇。问过裴幼清,可后者支支吾吾的不可说,理由也很敷衍,要么说有外人不方便,要么说自己忙没时间。
  反正就是不肯给个正面的积极回复。
  准备再刷副本的赵守时昂起头来,确认距离自己最近的也在二十米开外。确认裴幼清就在自己身边,哼哼唧唧舒服的快要睡着的样子。
  他这才轻轻推了推她:“我卡里的钱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裴幼清连身都没翻,晃了晃的她有些不耐烦;“哎呀,你这人真有意思。在你卡上的钱就是你的,你安心用行了。放心,这钱来路清白,绝对没有问题。”
  嗬~,赵守时视线往下,看到被包裹住的那两瓣正朝向自己,要不是安希在场,他一定要好好的蹂躏一番,让她们的主人吃吃苦头、、、或许,是甜头???
  赵守时是有毅力的,当然不会被裴幼清敷衍的态度给打发掉。
  轻轻掀起裴幼清的秀发,一口温热的呼吸吐在裴幼清白皙的脖颈上、、然后是第二口,第三口。
  没一会儿,某人就痒的受不了。生气的挠了几下的她终于转过身来,不带好气的开口道:“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赵守时昂着头,抬手戳着裴幼清的他一副吊吊的样子:“我想要干什么,你心里就没点AC数吗?”
  赵守时一句话把裴幼清给问虚了,语气瞬间下落好几个分贝的她弱弱的说道:“就这么点事,至于这么穷追不舍嘛。”
  犹犹豫豫裴幼清眼看赵守时要发火,连忙摆手:“我说,我说。其实很简单的,章大哥不是从你的《路过》里挑了三个故事嘛。
  以目前的行情来说,单个故事的价值在100W到150W左右。章大哥就给凑了个整数,给了五百万。章大哥怕你不要,直接把钱拨在公司的账户上。”
  说罢,裴幼清气呼呼的给了赵守时一下,“这下明白了吧。好心当成驴肝肺。”
  赵守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别说,老章这小子还挺仗义。”
  说起这事还得回到去年,就在赵守时履新紫禁城当天,章勋带着章谋的御用摄影师赵述良来到紫禁城影业寻找赵守时以谋求改编《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赵守时跟赵述良通过拍摄《铁拳》认识,倒也有些交情。虽然不是很深,但比点头之交强多了,再加上章勋出面,他当场便答应下来。
  甚至连改编费用都没有要,当场承诺随便挑。
  倒不是赵守时大方,实在是那时与今日不可同日而语。
  那时候的《铁拳》还没有上映,票房爆炸更是空中阁楼一般的虚妄。
  那时候《路过》的销量还不错,但也只是在出版圈有点名气,俗称的【没破圈】。单个故事的电影改编权也就值个二三十万。而且还得是精品,一般的故事人家直接看不上。
  章勋带来的赵述良有过执导经验,加上成熟的团队,是有实力拍摄出一部好片的。
  只要项目创立,清雨传媒就可以得到投资机会。赵守时自然是乐见其成。
  为了促成这次合作,三个故事的改编费不要也就不要了。应了雷老板那句话:【不为赚钱,就为了交个朋友】。
  章勋也没有跟赵守时客气,对他来说,为了五十万的去跟赵守时推让、拉扯忒没劲。想要钱,合作挣外人的钱,挣票房,那才带劲呢。
  三五十万无所谓,但三五百万就很有所谓的。
  三五十万,章勋可以一人担下因果。反正也不多。
  三五百万,他依旧可以一人担下因果,但没有必要。这份受益不是他一个人,是《路过》的所有投资方。
  同理,若是支出改编费,需要所有投资方共同出资。
  说句泄气的话,一部电影是否能够盈利,谁都不敢打包票。
  就算盈利,盈利是否超过五百万也不敢保证。
  若是达不到这个标准,就等于让赵守时一人替大家托底风险。对赵守时来说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
  说亲兄弟明算账也好,说为了长久的合作也罢。
  章勋都没有必要为了维护别人的利益去伤害对他更重要的赵守时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