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就说个ojbk吧
  裴幼清有些激动,深呼吸几口的她调节情绪,看着赵守时的她异常严肃的说道:“750W的年收入很多。
  但我爸也做点生意,我虽然没见过这么多钱,却也知道家里有。倒也不至于太吃惊,更不值当生出某些阴暗的想法。
  但这个数字升为5000W时,就有点骇人听闻了。清雨传媒成立还不到一年,但公司的年收入已经抵得过我家所有生意的价值。那可是我爷爷打的基础,我爸妈忙了一辈子才打拼下来的家底。
  而我却只要轻飘飘一句话,就可以掌握同等级别的巨舰。你说,这么大的诱惑摆在面前,我会不会心动?或者说有几个人能够不心动?
  我不知道别人,但我知道我还没有这份定力去平静的面对这些。我清晰的记得那天当我得知这份数据时,连续三遍向苏姐姐确认真伪,搞的她都有些厌烦。
  震惊与亢奋是一对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表兄弟,这导致我整整两天两夜没有睡觉。
  赵守时,求求你不要这么信任我好不好?求求你不要这般考验我。因为我真的对自己没有太多信心。”
  迎着裴幼清凄凄惨惨戚戚的眼神,赵守时也有些汗然。他没有计算过清雨传媒今年的具体效益。但他预估这个数额在三四千万上下。
  至于最高能够达到五千万的事实也让他有些惊讶。
  5000W诶?还不够多吗?只要你不是败家子,基本可以富足的过一生,甚至给后代留下不菲的遗产。
  但它同时又很少,清雨传媒下半年的计划列表里面要同时参与《心花怒放》、《请给一顿饭》以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三个项目。
  《心花怒放》制片投资3000W,这是今年清雨传媒的拳头项目。为了把控话语权,至少要占50%的比例。那就是1500W的投资。
  《请给一顿饭》是正在与央妈以及紫禁城洽谈的综艺节目。制片成本约为4000W,清雨传媒占30%。那就是1200W的投资。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是章谋、章勋的技艺传媒出品的院线电影。制片投资4000W,清雨传媒占20%,这又是800W。
  1500W+1200W+800W=3500W。这基本跟赵守时预估清雨传媒的营收吻合。
  是以,赵守时的心态是一种老父亲给闺女攒够了嫁妆一般的欣慰:【终于把成本给攒足了!】。
  而不是裴幼清这般人在家中坐,彩票十注一等奖的那种不真实感:【我艹,怎么这么多钱!】
  赵守时是男人,他的野心比裴幼清更盛。在他看来,钱放着不动等于白瞎,将这部分盈利作为投资进这三个项目。这样才有机会将雪球越滚越大。
  而裴幼清的性格比赵守时要保守的多,不免有小富即安的心态。对她来说只要投资就是有风险的,若是把这五千万留在手中,后半生基本无虞。
  就算要投资,也可以投资些风险低的项目。至于电影、综艺这种高风险的投资机会,不说放弃,起码要慎重再慎重。
  两种不同的性格,让他们的处事态度有偏差,造成他们现在的不同表现。
  不管如何,裴幼清毕竟只是一个在校大学生,社会经验几乎丁点没有。让这样的她去承担这份压力,确实有些为难。
  认识到事情严重性的赵守时知道自己以前想的太简单。他的【信任】给裴幼清造成了很大的苦恼。
  既然如此,那便不能再这般听之任之,赵守时看向裴幼清,轻声问道:“那你们现在想要怎么做?”
  ‘你们’用的重音,就代表赵守时明白这件事不只是裴幼清一个人参与其中。苏宁作为清雨传媒的实际管理者,肯定参与进这件事情当中,还有财务负责人,法务部负责人都知晓或者至少提供过建议。
  裴幼清怯怯的说道:“苏姐姐多方考量后,给我出了个方案,我觉得挺合适的。就是有点风险,我本来想处理差不多了再跟你说的。我主要是怕你生气不同意。”
  赵守时想要开口劝说几句,却被裴幼清一手封住嘴唇。只听她继续说道:“说起来很简单,我准备在引入苏姐姐成为股东时,引入第三位股东——你。不过,你现在还多有不便。我就像把属于你的股份交给你的家人代持。
  我、苏姐姐还有财务负责人跟法务部多次开会磋商
  按照我、苏姐姐以及财务部门负责人的商议,为了不落人口实,为了尽量不对你产生影响。为了以后公司可能存在的上市提前做准备,财务上的账目必须要合理、合法。
  因此,这一次的我们不采取【赠予】的方式,而是改以融资。你的家人就是我们找到的【天使投资人】。
  【融资】必须要做资产评估。在评估之前,我们要尽可能的降低清雨传媒的估值。首先是公司账面上的资金不能太多。我们制定好计划时,公司账面上有接近1000W的现金。
  其中五百万被苏姐姐以以合作的方式交由章大哥,再由他以改编费的方式转交给你。另外五百万以其他名义转到我个人的卡上。后续会陆续用提取为现金。
  第二,是目前投资项目的回报。《铁拳》基本可以收回2000W的款项。这一块资金我们准备用作《心花怒放》,《请给一顿饭》以及《路过》的前期投资。
  按照第一期投资占总投资40%的比例,第二、三期投资各为30%计算。三个项目的总投资为3500W,那第一期投资就需要1400W。这样我们还可以留有500w-600W的流动资金用作正常运转。
  但第二期投资的1050W是肯定拿不出来的。更别说还有第三期投资也需要上千万的投入。
  《好声音第二季》的预计收入在1520W~2800W之间。倒是正好补足清雨传媒的资金缺口。
  可现在才是五月底,《好声音第二季》要等到七月中旬才能播出。收官怎么也得等到十月份。
  这档节目牵扯的账目是非常庞大且繁琐的。想要分割清晰,没有一个月是绝对不可能的,甚至两三个月也是可能的。
  这样的话,《好声音》的收入就远水解不了近渴。现金链‘断裂’的清雨传媒迫切的需要资金保证参与的项目可以正常推进。而‘融资’是摆在清雨传媒面前最方便、简洁的方式。
  我们准备的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把卡里的收入陆续的转给你的父母。算是你作为儿子,对他们的一番孝敬之情。、
  我问过律师,这是完全合情理的。咱们国家提倡的就是父慈子孝。别说现在的你没有个一官半职,就算你是一方大员,这也是无可指摘的。
  等清雨传媒遇到‘危机’的时候,你的家人就是出现的时候。”
  越说越流畅的裴幼清终于把憋在心里许久的话全都倾诉给赵守时。
  近乎卸下一座大山的她轻松了许多,深吸一口气的她双手一背。闭上眼睛、仰着脸就准备迎接自己的命运:“我说完了,你要骂就骂吧。”
  现实就是一场梦,醒不醒来都很感动的赵守时被裴幼清这突兀的一句话给整笑了。点着裴幼清的额头推了一下的他气道:“深井冰啊,你也是为我着想,我为什么要骂你、、、”
  醒悟过来的赵守时自嘲一句:“这好像也算是一种‘骂’吧?”
  “这个不算的。”裴幼清连连摇头替赵守时辩解。然后她又怯怯的反问:“你就不生我的气?我可是瞒着你这么大的事情呢,我还让苏姐姐冒着被你怀疑的风险,不许她跟你透露。
  我这样是不是很任性啊?而且,这件事情没有我说的这么简单。操作起来很有难度,几乎是走钢丝一样危险。
  如果操作过程出现什么纰漏,不仅会对你现在的工作造成影响,更有可能把前途无量的清雨传媒推入深渊。”
  赵守时宠溺的摸了摸裴幼清的脑袋,“你处处为我考虑,我要是还生你的气,那我还是人吗?至于风险什么的无所谓。现在这世界连吃个泡面都能死人,还有什么事情没有风险。而且不是还有我嘛,只要我不倒,清雨传媒就倒不了。”
  裴幼清有些感动,目光熠熠的看着赵守时,欲言又止,止又欲言。
  “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赵守时问道。
  裴幼清想了想,问道:“吃泡面出人命是怎么回事?”
  呃、、、赵守时无语一拍额头,叹道:“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啊?”
  “人家好奇嘛,你就说说嘛?”裴幼清摇着赵守时的胳膊,撒起娇来,看的出来现在的她真的轻松了。
  赵守时无奈,却也解释道:“服了你了。就是有个哥们吃泡面,家里没有就只能出去买,然后被车撞死了。”
  裴幼清瞪着眼睛,气道:“这是什么劳什子吃泡面出人命啊!你这也太挂羊头卖狗肉了吧!”
  “那你还要我怎么样?难不成真说吃泡面会死人?那我还不得收律师函收到手软啊,要是被跨省,你给我送饭啊?”
  赵守时摊手表示无奈。那谁说药酒不好,被跨省。那谁说奶不好,被发律师函。
  谁敢说这世界不神奇??我?一拳捣断你肋叉骨。
  不想再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赵守时问道:“对了,你跟我说了这事,就不怕我反对?”
  “反对无效,驳回。”
  双臂交叉做X字符的裴幼清莞尔一笑:“你现在反对也晚了。我们的计划已经执行到一半,已经退无可退。再者说,清雨传媒名义上的老板还是我。你呀,最多算是个打酱油的路人甲。要是想说就说吧,别把你憋坏了,反正我们也不听。”
  “那我就说个ojbk吧、、、”
  比了个OK手势的赵守时突然想起什么事,他连忙追问道:“对了,你还有没有其他事瞒着我的?”
  “没有,没有!”连连否认的裴幼清下意识的弓腰,拍打着胸口的她猛下保证:“绝对没有,我可以发四。”
  成年人的艺术不是听别人说什么,要看她做什么。
  撒谎必然心虚,具体表现为某些多余的动作。就像裴幼清现在莫名其妙的弓腰就可以看做是在防备。
  她为什么防备赵守时呢?就是心虚。
  为什么心虚呢?就是有事瞒着赵守时呗。
  为什么瞒着呢?就是这事不对,怕他知道呗。
  多简单——福尔摩斯·赵·柯南·守时如是说道。
  赵守时也不来虚的,直接掏出手机来做威胁状:“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都有谁参与?你要是老实交代,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活路,否则、、桀桀桀、、”
  “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那些情节。”一旁一直沉默是金的安希终于忍不住出口吐槽。
  赵守时长大嘴巴,就跟断电的机器人一样。他在问裴幼清,恼人的却是安希,这说明什么?
  真想只有一个:这是做贼心虚吧?不,这就是做贼心虚!”
  赵守时以为自己的敏锐,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正准备要撬开安希的嘴以求证自己的猜测。
  就听见她主动承认:“是我让幼清瞒着你的。”
  赵守时有些挫败,就跟刚买了一本柯南,准备脑洞大开时,却发现有人将一个人头圈起并标注——这是凶手。
  这种感觉,你明白吧?反正赵守时有一万句吐槽的话想说,却不敢说出口。
  赵守时的状态并没有被安希察觉,或者察觉但没有在意。
  只见她枕着双手,望向头顶的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想去国外进修一段时间。”
  赵守时反问道:“进修什么啊,都是浪费时间。要不要考虑下自修?很香的,赵老师蜜汁小课堂倾情为您服务。”
  安希狠狠瞪了赵守时一眼:“别人都支持,偏你反对,就是事多。”
  赵守时无话可说,也没有了劝阻安希的想法,甚至没有了勇气。
  他从安希的眼神里面看到了一丝幽怨、、、赵守时也希望是自己的错觉。
  裴幼清看到赵守时的脸色有些为难,还当他这是不高兴,推了推他的胳膊,解释道:“咱们不是把《好声音》版权交给东方传媒推广嘛,他们将版权卖给了好几个国家、地区。还有一些正在接洽。
  按照他们的计划,未来两年很有可能办一场《世界好声音》。姐姐作为第一届的冠军是有纪念意义的。这才想要出国进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