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也太小了!
  江城郊外桃林,十里桃花妖娆。
  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大咧咧停在官道正中央,十分嚣张。
  马车外的横梁上,顾明珠晃着小短腿坐在那里,小手捏着一柄精致的菱花镜,左看右看。
  看着镜中一袭嫩黄衣裳,梳着双平髻,粉雕玉琢似的小女孩,还是十分的不适应。
  穿越就穿越,穿越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娃,这也太小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小得可爱,雪腮香肤,灵动狡黠,笑起来颊边有两个小酒窝,萌死个人。
  嗯,她看得都有点爱上自己了。
  抬起胖嘟嘟的雪白爪爪捏了一把自己的小脸。
  “姑娘,那边好像来人了,快进马车吧!”
  青莲焦急的嗓音响起,完全不知道自家姑娘为什么要跑到这片荒无人烟的桃林来,姑娘长得漂亮可爱,万一被人劫了怎么办啊。
  顾明珠听罢,把菱花镜收进了怀里,拍了拍小手道,“小乖乖,你先进马车里头等我。”
  说罢,不但没有进马车,还手脚利索的爬上了马车顶。
  青莲一阵脑壳痛。
  她真的觉得姑娘摔了一跤摔坏脑子了,最近几天简直换了个人似的。
  “姑娘,小心,别摔着了啊!”
  “乖,别说话。”
  顾明珠小手放在唇边“嘘”了一声。
  嗓音是小姑娘娇声娇气的嗓音,可是却莫名有着不容置喙的气势,青莲蓦的住了口。
  官道那边,一蓝衣锦袍男子策马而来,后面跟着一众随从,扬起一大片烟尘,端的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看见前头有人挡道,吁的一声,勒住了马,为首男人颇为好看的眉眼微蹙,不耐的打量着站在马车上的小姑娘。
  小姑娘站在上头,衣袂飘飘,像只会飞的小黄鸭,脆生生的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
  啊哈哈哈……
  场面寂静了一会,一众随从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学人家拦路抢劫,差点没笑死了。
  这莫不是个傻丫头吧!
  为首的男人却是认出了她,白皙如玉的面容流露出一丝错愕,继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和鄙视。
  果真是见识浅薄,毫无规矩,堪比村野莽夫!
  端傲的拍马上前,冷声道,“顾明珠,你做什么?”
  顾明珠伸出嫩白的小手指朝他勾了勾,示意他走近些。
  宋恒哲面上闪过一抹不悦,看见她站在车顶上,还是拍马走近了些。
  顾明珠穿着一双淡粉色的绣花鞋,绣花鞋上头缀着莹光流彩的珍珠,有一搭没一搭的踩在马车顶的横梁上。
  俩小手坏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男人,嗓音极冷,“宋恒哲,你真的要跟我退婚?”
  宋恒哲蓦的一惊。
  她知道了?
  她怎么知道的?
  不过转念一想,她是怎么知道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此时就是要去顾府退婚的,当即点头道,“是。”
  顾明珠粉色唇瓣微挑了挑,明明是一张粉嫩团子脸,却莫名流淌出一股摄人的冷意。
  耐着性子淡淡问,“可不可以等一年后再退婚,一年后各自婚嫁,永不争执。”
  “不能。”宋恒哲一口回绝。
  他与嫣儿情投意合,一刻都不能等了。
  “这样啊……”
  顾明珠垂下了眸,细声细气的叹了一声,搭在横梁上的小脚微动,小脚上精致的绣花鞋“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啪——”的一声,直接拍在了宋恒哲的俊脸上,就这当儿,她雪白的小手一抬,有几丝寒光闪过。
  小手顺势落在了自己的鬓边,抚了抚自己鬓边毛茸茸的碎发,细声细气的道,“宋公子如此欺负我一个小姑娘,怕是会遭天谴呢,回到城中你怕是就会被雷劈住,然后手不能动口不能言了。
  当然,到时如果你带上一万两银子来求我不退婚的话,我这个小福包或许可以亲自上门给你冲冲喜,救你一命的。”
  说罢,手脚利索的爬下了马车顶,钻进了马车里,抬手朝他挥了挥,娇声娇气的道,“宋公子,城中再见啦!”
  说罢,转向一旁呆愣愣的青莲,愉快的道,“回府。”
  青莲已经彻底傻了眼,转向马车夫,呆愣愣的机械重复,“回府。”
  马车夫一扯缰绳,飞驰而去。
  扬起一堆尘土,喷了后面宋恒哲一脸。
  宋恒哲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被小姑娘的绣花鞋拍了一脸!
  拍,了,一,脸!!
  完全搞不明白,特么这绣花鞋是怎么拍到自己的脸上的!
  明明都没见那粗野丫头有任何动作!
  宋恒哲抬手抚了抚自己被拍得火辣辣的脸颊,垂眸看着落在自己脚边的绣花鞋,心头火起,一脚将绣花鞋踢飞了出去……
  桃林那边,一黑衣绘金的少年端坐白马上,革带束腰,脚蹬军靴,眼如寒星。
  却不知他驭马立在哪儿多久了,容颜绝色俊美,犹如娇阳飒飒燃烧,像立在三州六府神州大殿之上,俯瞰人世,贵气凌人,身后是一色的黑衣短襟少年随扈。
  墨眸无波无澜,沉肃冷漠的看着直飞而来的绣花鞋,蓦的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一把夹住了。
  宋恒哲顿觉后背微凉,微微转眸,这才发现一旁林中有人。
  一种被窥见的羞愤,让他忘了要道歉的礼仪,一扯缰绳,策马疾驰而去。
  这种村野姑娘,他一定要退婚,一刻也不能等了!
  而林中的少年,看着两指间不够自己手掌大小的精致粉色绣花鞋,被上头光华灼灼的珍珠晃了一下眼。
  随手塞进了怀里,若无其事的拍马往前。
  他身后的一众随从看得全都傻了眼,惊得差点没一头栽下马去。
  塞,进,怀,里!!
  主子什么时候,竟然对,对一只小姑娘的绣花鞋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