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娇娇女怎么变成了金刚葫芦娃了?
  顾崇光看见自家姐姐出来了,眸中的狠劲消散,换上了担忧,急急道,“姐,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
  青莲哭着说宋府来退姐姐的亲了,爹爹,大伯,哥哥们都不在家,他是府上唯一的男子汉,理应他来处理这种事情。
  “姐回去,你又打不过他们。”
  顾明珠淡淡一句,嫩白的小手慢悠悠的卷起了自己的衣袖。
  退不退亲另说,敢揍小八,她十倍奉还。
  “谁说我打不过,我这就揍得他们满地找牙!”
  顾崇光被激出了潜力,反手就挣开了男人的禁锢,挺身而起踹了男人一脚。
  男人被踹了一脚,彻底冷了脸。
  二公子突然手不能动,口不能言,府医又找不出原因,满府上下急得团团转,公子最后用脚写出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让他过来接顾府七姑娘上门。
  他这才到门口呢,这臭小子就冲出来对他们一阵拳打脚踢。
  他可是太守府堂堂大总管,竟然被一个小屁孩踹,简直反了天了!
  当即一手捉住了顾崇光,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
  不想,巴掌还没落下,他便被两根雪白的小手指擒住了手腕。
  “啊——”
  一声短促的尖叫响起。
  男人脸色骤然煞白,垂眸看向自己的手,只见自己的手好像不是自己的手了,像一根猪蹄一般挂在那里摇摇摆摆。
  被生生卸掉了!
  钻心的痛让他发狂,厉喝道,“把这姐弟俩抓住,给老子好好教训教训!”
  “是。”
  随从们应了一声,立马就朝顾明珠围了过来。
  顾崇光小小身躯一把挡在了自家姐姐的面前,稚嫩的嗓音豪气万丈,“姐,我来对付他们,你先进去。”
  顾明珠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眼眶发红。
  想起前一世他才八岁,为了救她却被江城太守献进宫净身做了一名小公公,不到一年时间就被凌虐至死。
  也不知为何,原主的感情像是刻进了自己的灵魂里,那种刻骨的恨和痛压都压不住,有时候她都有点恍惚,分不清那是原主的前一世还是自己的前一世。
  太守府的人,从上到下,个个残忍如斯,个个该死!
  顾明珠漂亮的眸子危险微眯,唇角勾起一抹邪气,可爱的小虎牙在太阳之下散发着点点寒光,看向顾崇光温柔的道,“顾小八,看清楚了,打架是这样打的。”
  话音落下,嫩黄色的身影像只花蝴蝶一般飘了出去。
  衣裙翻飞,伴随着“啊啊啊”的尖叫声响起……
  压根看不出她是怎么出手的,围在她周围的人便一个一个倒下,嗷嗷吼叫着,身子卷缩成一团,再也起不来了!
  那宋家大总管看得傻了眼。
  顾明珠小脚一抬,直接将他踹倒,绣花鞋碾着他的颈脖,眉眼张狂桀骜,“回去,让宋恒哲抱一万两银子亲自上门求姑奶奶,不然,他活不过今晚。”
  大总管吓得心肝都快要爆了,粉团子一般的小姑娘竟然是只小恶魔!
  颤巍巍的道,“是,是……”
  顾明珠这才优哉游哉的收回了小脚,嫩白的小手十分矜贵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裙。
  顾崇光看得眼珠子都直了,像见鬼一般看着顾明珠,满脸的不能置信。
  这是他那个看见一条毛毛虫都会哭的姐姐吗?
  娇娇女怎么变成了金刚葫芦娃?
  吞了吞口水,擦擦眼睛,喃喃道,“我不会是看见了一个假姐姐吧?”
  顾明珠小手一点他的脑袋,娇滴滴道,“假什么假呀,回家。”
  顾崇光:“……”
  这嗓音,这娇滴滴的模样儿,确实是她的那个姐姐啊!
  啊,姐姐一定背着他练功了!
  转头,照着颤巍巍才抬起脑袋的大总管,上去就是一脚,踩住他的老脸摁在地上狠狠摩擦了几下,稚嫩的嗓音多了一丝玩世不恭的痞气,“你们宋家还敢上门退婚吗,嗯?”
  “不,敢,不敢了……”
  大总管弱弱的一声求饶,嘴角蜿蜒出了鲜红。
  他本就不是要上门退亲的啊,他只是奉命上门请顾七姑娘,哭唧唧……
  “嗯,想要好好活着就别作死,我姐可是金刚葫芦娃,你们家公子娶到我姐,那是积了几辈子阴德了!”
  顾崇光冷哼着,小小的靴子又碾了男人几下。
  正狐假虎威得开心呢,一道娇滴滴带着谴责的嗓音响起,“顾崇光,你又打架了是不是,还把人都打残了,我要回去告诉爹爹。”
  顾崇光愕然抬眸。
  却见自家小姐姐成了一个姿态端庄优雅的小姑娘,走得弱柳扶风,笑不露齿,一步一步像是用小尺子丈量过似的,步步生莲,朝着那边大门口走去。
  门口那边,站着一个黑衣美少年。
  顾明珠看着俊颜冷傲,薄唇微抿,气度雍容,五官似精心雕刻,每一寸都恰到好处的男子,美眸微垂,甜美乖巧,细声细气的道,“九叔,小八又跟人打架了,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顾崇光:“……”
  脚一抖,又把脚下的人碾了一下。
  难道把人打残的不是自家金刚葫芦娃姐姐么?
  怎么成了自己?
  黑衣少年披风已经解下,锦衣华服勾勒出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身子挺拔修长,明明是立在阳光之下,却像披着一层亘古不化的寒冰。
  正冷漠矜傲的看着她。
  那目光太具侵略性,如同锋利的手术刀,要将她一寸一寸解剖开来看看里面长的是什么似的。
  顾明珠莫名打了一个冷颤。
  粉嫩嫩的小脸堆起笑,又细声细气的试探叫了一声,“九叔?”
  男人唇角仿若勾起了一抹冷嗤,迈开大长腿大踏步从她身旁走过。
  顾明珠:“……”
  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分明是九叔啊!
  她的九叔,顾离墨。
  九叔是祖父的老来子。
  听说是祖父当年上京城的时候,与一个外室女生的,外室女在顾离墨七岁的时候一病去了,祖父便将他带回了江城。
  祖父和祖母鹣鲽情深,一把年纪突然带一个外室子回来,祖母为此闹了好一阵。
  但是架不住祖父心意已决,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从来对他不闻不问。
  九叔在顾府就像一个寄人篱下的外人。
  几年前,祖父一病去了,九叔便从了军,从此便一步一步高升,前世原主在京城的时候,他就已经立下赫赫军功,成了权倾朝野的秦王。
  是唯一能与摄政王抗衡的大人物。
  前世,顾家要是稍微对九叔好一些,抱住了九叔这条金大腿,怕就不是此等下场了。
  她记得有一次,九叔从军中回来,就是要彻底搬离顾家的,离开之后,他就再与顾家没什么交集了。
  从城郊回来,还穿着军靴,风尘仆仆,这次不会就是从军中回来要搬离顾家的吧。
  既然要搬离顾家,当然就不想理她这个小侄女了。
  金光闪闪的金大腿就这么丢了,这不可以!
  顾明珠立马拎起裙子追了上去,娇声娇气的道,“九叔,九叔,等等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