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九叔是吃哪一套啊?
  顾离墨身高腿长的,眨眼便消失不见。
  顾明珠奔进去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最后在祖母院子那边的花厅里找到了。
  她蹬掉鞋子,蹑手蹑脚的跑到紫檀木刺绣花鸟屏风后,踮着小脚丫,伸出一只小脑袋,悄悄朝厅中观望。
  祖母正襟危坐,端着脸,重重将白玉茶盏搁在花几上,正在训斥九叔,让他出去后要谨言慎行,不要丢顾家的脸面云云……
  顾明珠一听,跺了跺小脚。
  九叔果然是个雷厉风行的,果真是要离开顾府了。
  她拎起裙子立马奔了过去,抬起小手,扯了扯男子的衣袖,仰脸,娇怯怯的看着他道,“听说九叔武艺过人,在军中威望甚高,我想跟九叔学射箭,可不可以呀?”
  晶晶亮的大眼睛满是期待。
  少年眸光锐利如刀,凉薄的落在了她揪着他衣裳的小手上,周身的威压骤然悉放……
  顾明珠心尖一颤,更紧的揪住了他的衣裳。
  金大腿她是不会放的。
  小姑娘嫩嫩白白像一只小黄鸭,还没长开带点胖嘟嘟的小手揪着他的衣裳。
  少年黑如曜石的深眸里掠过一抹冷意,毫不留情的拍开了那只小手,嗓音沉冷无温,“不可以。”
  顾明珠白嫩嘟嘟的小手立马浮现出红痕,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九叔会不会怜香惜玉啊,下手这么重!
  被拍开的小手一下子又揪了回去,仰脸,瞪着晶晶亮的眸子十分坚定的道,“九叔一定是嫌我麻烦,没关系的,我可以跟九叔去军中学,我很能吃苦的。”
  顾老夫人坐在上头,正错愕珠珠小丫头怎么跟这个九叔这么亲近了,听得这话,立马道,“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去军中,你想跟你九叔学射箭,那就让你九叔继续留在府中便是。”
  顾明珠一听,立马奔过去搂住老夫人的颈脖,黏腻的亲了一口老夫人的脸颊,娇声道,“祖母真好,祖母是世间最好的祖母!”
  顾老夫人宠溺的抚着她的发丝,笑眯眯的道,“你这丫头,就是嘴甜。”
  说罢,转向顾离墨,不容置喙的道,“既然明珠要跟你学剑,那么搬出去的事,以后再说。”
  顾离墨看了一眼顾明珠,眸光晦暗不明。
  顾明珠甜甜一笑,梨涡浅浅,小虎牙闪亮,“九叔也是世间最好的九叔!”
  少年冷漠如山,没有再看她。
  看向老夫人,淡淡应了一声“是”,然后沉冷告退,出了花厅。
  顾明珠看见九叔离开了,生怕自己借祖母的威压强留他,九叔会生气,当即站起身子道,“祖母,发愤图强要从今日做起,我这就去跟九叔学射箭啦!”
  说罢,拎着裙子,像一只黄蝴蝶般飞奔了出去。
  老夫人看得宠溺的碎碎念,“别跑那么快,小心摔着,学射箭什么时候学不得,不可累着了……”
  “知道了,祖母放心!”
  顾明珠娇滴滴的一句,转眼消失在了花厅。
  九叔身高腿长,走得很快,顾明珠走到花园才追上自家九叔。
  变戏法一般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红苹果递了过去,甜甜的讨好道,“九叔从军营回来,风尘仆仆,一定饿了,要先吃个苹果充饥吗?”
  顾离墨斜眼睨了一眼她递过来的苹果,再看一眼她的心口。
  果然一边高一边低了。
  他刚刚还觉得小姑娘小小的一团,那里怎么那么大呢,却原来……
  前一刻还去桃林拦路闹事不许人家退婚,下一刻就敢光天化日之下在大门口狂揍人,敢拿绣花鞋打在男人的脸上,也敢往心口塞苹果装女人……
  视线微微往下。
  嗯,还敢赤着脚一路走到现在……
  他竟不知,这小侄女天真烂漫的面容之下,竟然有一副如此深沉的心机!
  顾明珠看见九叔视线扫过自己的脚,立马踢了踢裙子把小脚藏了起来。
  刚刚蹬掉了鞋子,忘记穿上了。
  九叔不愧是未来的秦王,果然明察秋毫。
  漾着两个小酒窝,笑盈盈的道,“九叔,听说赤脚走路接地气,比较容易长高,所以我试试,感觉长高了不少呢!”
  顾离墨看了一眼她粉嫩嫩的小脸,嗯,小姑娘还能睁眼说瞎话。
  顾明珠脸蛋上甜甜的笑容有点尬,只能用力笑得更甜些。
  少年看着只到自己心口的小团子,五官精致,稚气未脱,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充满灵气,巧笑嫣然。
  不由得抬手,揪了揪她头顶上绾着的小揪揪。
  嗓音清润淡漠,“不要试图用这么庸俗的手段来勾搭九叔,嗯?九叔不吃这一套。”
  说罢,放开了她的揪揪,抬脚大踏步离开了此处。
  捻了捻手指,小姑娘的发丝冰凉清爽带着淡淡茶花香,没有抹厚重的头油,倒也不令人生厌。
  顾明珠呆愣。
  庸俗?
  勾搭?
  未来生杀予夺的秦王,她哪里敢勾搭啊,她只敢讨好好么!
  拎着裙子立马追了上去,细声细气的问,“那,九叔是吃哪一套啊?”
  男人转身消失在了转角,留给了她一个清冷矜贵的背影。
  顾明珠把手上的苹果塞进嘴巴里啃了一口,叹气,果然是大BOSS,好难讨好啊!
  不过,来日方长,她总归会想办法让九叔留在顾府,不叫九叔与顾府断了关系的。
  不吃苹果是吗?
  她奔回了自己的院子,命人准备了一盅鸡汤,然后亲自拎着鸡汤去了九叔的麒麟院。
  麒麟院在顾家大宅的西边,是最偏僻之地,不过极大,环境清幽。
  顾明珠拎着鸡汤进去,便见九叔正在临窗的大书桌上写字。
  可能是写什么要紧的信笺,站在那里写的。
  少年黑衣革带,容色极盛,就这么站在那里,便让满屋子生辉,可逼退世间繁华。
  “九叔……”
  顾明珠甜甜的叫了一声,拎着食盒踢着裙子小碎步走了进去。
  看了一眼九叔的字,马屁脱口而出,“九叔果然文武双全才华盖世,让侄女好生佩服。”
  少年还在写字,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像没听到似的。
  顾明珠一点都不介意,十分殷勤的端出鸡汤,继续巧笑倩倩,“九叔文韬武略,为国为民,一定十分辛苦,侄女亲自做了鸡汤,九叔一定要好好补补才行。”
  一边说,一边端了出来。